《辛亥革命的影像記憶》

發佈時間:2011年10月08日 18:39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作者:記者 盧歡
我要評論
字號:【 】【列印

  長江商報消息 辛亥革命前後的孫中山,你可以從眾多照片中領略孫先生招牌式微笑,但這是否一定是孫先生真實的心態流露,還得從當時的攝影術、攝影常識以及孫先生個人性格與具體處境來進行解讀。

  《辛亥革命的影像記憶(歷史回眸)“十二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一書近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該書從影像切入辛亥現場,試圖通過辛亥革命期間遺存的近400張圖片本身的豐富性和相關史實勾勒的趣味性,邀讀者進入歷史現場,從這些或優雅或冷峻、或大氣或逼仄、或溫煦或驚悚的歷史場景和氛圍中,捕捉這場革命的蹤跡與味道。

  關於這本書的編纂初衷,編者楊天石、譚徐鋒表示,他們希望用簡要的文字和豐富的圖片,為一般讀者普及辛亥革命的知識,並且這一知識又側重於歷史影像。“普及,並非簡簡單單地羅列史實。我們既不贊同‘告別革命論’,也不贊成有些歷史愛好者對晚清的‘盲目崇拜’,而是力求去揭示這一時代的風向,關注在各方角逐下,清廷如何一步步從主動走向被動,革命如何一步步由被動走向主動,立憲派怎樣一步步由樂觀走向絕望,最後甚至投袂而起、參與革命。”

  編者之一譚徐鋒介紹説,為還這段歷史以本來面目,該書充分注意到歷史的複雜多面性。書中不僅僅列舉著名人物,還留意到革命中各個陣營內部的分歧,以圖片揭示當時各個社會階層的生活實況,以及革命者豐富的生活世界與革命生涯,同時也將革命的對象——清廷及其代表者納入圖像世界。

  “革命的另一面,不僅僅是清廷與滿人,還有實力雄厚的士紳與官僚,也包括對中國瞭如指掌的西洋人與東洋人。帝國主義遠非時下受時髦西學蠱惑所謂的話語,作為強勢的侵略者,其在場使得清末民初的神州,亂象叢生中夾雜著莫大的屈辱。過去人們對辛亥革命前十年清廷的認識,除了慈禧與光緒以及顢頇的皇族內閣,對於其他人物似乎缺乏基本的認識,所以我們在此書中會將滿清皇族為首的袞袞諸公群像一一揭出,以便讀者可以一識其真面目。”

  影像對於歷史,遠不止于個別證據的佐證

  銳讀:你們所定義的,可用於歷史研究的影像都包括哪些東西?

  楊天石、譚徐鋒:我們這裡所説的影像不僅僅是照片和錄影,而且包括繪畫、書法以及木刻、版畫、影片,種類很廣。影像對於歷史研究的重要性還較少被學界所關注,運用於史學研究就更少了。我們要特別指出一點,那就是影像運用於歷史研究,並非像古代金石學偏重銘文的著錄和考證,用來證經補史,單純把金石作為另一種有字書。就如現代考古學對於考古發掘的革命意義,即充分考慮考古遺存的全貌,留意其土層變化、痕跡先後,除了有字的部分,無字的部分也特別值得留意。

  銳讀:那麼,關於影像對於歷史研究的重要性和價值,你們是怎麼看的?

  楊天石、譚徐鋒:我們認為,影像對於歷史研究的意義,遠遠不止于個別證據的佐證,更多的是通過豐富的歷史圖片的解讀,來凸顯各個歷史群體的風貌、儀態與氣象。比如辛亥革命前後的孫中山,你可以從眾多照片中領略孫先生招牌式微笑,但這是否一定是孫先生真實的心態流露,還得從當時的攝影術、攝影常識以及孫先生個人性格與具體處境來進行解讀。這裡面的問題非常複雜,此前還談不上多少研究,但近代以來豐富的影像資料給我們提供了廣闊的舞臺,在充分考察攝影術、攝影常識與當時的歷史環境的前提下,對其進行深入而細膩的探索,想必既有學術價值又有閱讀趣味。

  銳讀:都説如今進入了讀圖時代,你們覺得對歷史影像的挖掘能滿足普通讀者的什麼要求?

  楊天石、譚徐鋒:中國古代就有左圖右史的説法。現在留下來的不少古籍,相當重視圖文並茂,有著豐富的圖像資料,比如明朝人王圻及其子王思義編的《三才圖會》,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中及人物,堪稱當時中國人整個歷史世界與生活世界的百科全書,全都有豐富的圖案。這是中國史學的一個不那麼為當代人重視的傳統,但又一直存在。近代不少先賢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鄭振鐸就收集、刊刻了不少圖錄書籍,流傳很廣。

  現在人們生活節奏加快,各種新式媒體對於紙質閱讀的衝擊很厲害,人們更多帶些獵奇心理,或喜歡成為知道分子,追尋那些不斷演變、轉瞬即逝的東西。圖像就更好地滿足了讀者們這一方面的要求。這的確也讓讀者能夠看得更為真切,更具有參與感。不過,這種體驗與前讀圖時代是很不一樣的,以前的閱讀或許更有想像力,圖片氾濫了,或許就僅僅淪為視覺衝擊了,甚至會是視覺污染。

  外國人士的相關記錄或許更值得留意

  銳讀:這本書不求面面俱到,而重在就近四百幅圖片進行詳解。你們是如何考慮選擇標準的?會側重哪些方面?

  楊天石、譚徐鋒:圖片的選擇,我們首先考慮儘量清晰的,實在不清晰者也充分保留歷史原貌,不做“深加工”,原汁原味地呈現出來。哪怕其中有某道劃痕,也是歷史的遺存。其次,我們在解讀圖片時,並非僅僅羅列履歷,而是適當插入當事人的自述或回憶,還對重要歷史人物做多角度説明。這些便於一般讀者在一睹本尊真面目時,也對人物歷史有較好的了解。最後,我們在把著名人物納入視野的同時,更將社會、文化層面的一些影像收錄進來,尤其重視革命參與者的群體風貌。讀者通過其中一些圖片,會了解到當時革命者的生活實況,可能更會平添對革命的深入理解,以及對革命者的敬意。

  銳讀:辛亥革命這段歷史的研究和紀念也亟待來自視覺的佐證。據你們的研究,辛亥革命的歷史影像方面整體情況怎樣?是否很匱乏或還有待更多的發現?

  楊天石、譚徐鋒:辛亥革命作為一場舉世矚目的重大事件,加上當時西方勢力在華分佈很廣,新式攝影也傳入中國,所以有非常多的影像資料遺存。出自歐美、日本的記錄會更多一些,日本方面甚至全程關注辛亥革命,出過很好的畫集與圖片集,而且保存至今。中國方面也有記錄,也出過很豐富的圖片集,但外國人士的相關記錄或許更值得留意。孫中山的好友梅屋莊吉就攝製過辛亥革命的相關紀錄片,好像中央電視台資料庫就有收藏。類似的資料還很多,有心人大可放眼搜尋,肯定會很有收穫,對於讀者也是福音。

網站編輯:高霈寧
列印】 【糾錯】 【求是論壇】 【網站聲明
分享: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登錄求是論壇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 相關規定

《求是》簡介】【關於我們】【聯繫方式】【招聘英才】【投稿《求是》】【投稿本網】【意見反饋】【網站聲明】【網站地圖】【English

ICP備案編號:05083839 | 京公網安備110101001873號

求是雜誌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