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亞太的經濟“陰謀”

2012.07.04 10:11
來源: 人民論壇雜誌     作者: 傅夢孜
字號:【

  奧巴馬上臺以來,扛起“重返亞太”大旗,對亞太地區給予全新的關注與重視。奧巴馬政府強調拓展盟友關係,發展與新興大國關係,接觸緬甸、密切與東盟政治、外交和軍事關係等等,重返亞太的動作頻頻,但美國的“重返”也包括經濟。事實上,美國“盯住亞太”的經濟佈局已經日益顯山露水並逐步成型。

  “重返”戰略加注經濟元素

  奧巴馬當年提出“改變”,在今年的大選年,為尋求連任再提“前進”口號。這意味著奧巴馬至少在口頭上會繼續推進各項政策目標。美國從政治、軍事與外交上重視亞太,自有試圖維持其全球霸權地位與影響的大戰略目標,但經濟上的考慮絕不能低估。奧巴馬政府上臺,幾乎與一場嚴重的金融危機同步,經濟衰退,失業率居高,主權債務信用降級,國債再破上限。金融危機使世界戰略力量消長悄然生變,2010年中國超過日本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新興市場充滿活力,亞太地緣板塊推升,美國要想維持其所謂的“世界領導”地位,光靠空喊口號或搞幾個軍事動作顯然不行,維持其超級大國地位還得把經濟搞上去。因此,密切與亞太地區的經濟關係,自然是重要的一環。為此,美國強化了與其“重返”戰略相配套的經濟戰略,使“重返”戰略目標更為全面,“重返”戰略的經濟內涵日見清晰。

  亞太地區經濟充滿活力,地區合作與機制不斷發展,美國如何進一步擠身其中,TPP成為美國找到的新支點。TPP被稱為“亞太戰略經濟夥伴合作框架協定”,亦稱“亞太夥伴關係協定”。2011年夏威夷APEC峰會期間,美國在會議框架外另起爐灶,拉住澳大利亞、秘魯、越南、馬來西亞,組成“九國框架”。至此,一個曾幾乎不為人知、但在美國的推動下突然成為一個具有潛在影響的自貿框架逐步成型,並引發各方密切關注甚至跟進。

  美國的推動使TPP的談判進程加快。美國加入後迄今才兩年多,20個工作小組已進行了九輪談判,決定協議的法律文本,以及TPP成員對彼此産品、服務和正在出現的開放市場的具體承諾。九國曾設定三階段目標:即首先在2011年前完成現有9個成員間的談判,然後圍繞吸收日本和南韓的加入展開談判,最後在APEC內吸收更多成員參加,主要是菲律賓、印尼、香港和中國台灣地區。目前九國已達成“框架協議”,計劃于2012年完成所有談判,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已表明加入談判的意願。

  美國設置新制度框架能成氣候嗎?

  奧巴馬政府在經濟上佈局亞太時,為何對TPP格外傾心?原因很多,一是現有多邊機制關於貿易自由化談判無果。美國對多哈回合談判已經失望。由於各方利益難以協調,短期內難以推進談判。APEC則過於空泛,投資與貿易自由化進程約束力也不盡如人意。美國想通過確立TPP,重新確立全球貿易自由化新規則,即其協定中所言“為全球貿易確立新標準”,以在戰略上謀求掌握引領全球貿易自由化的主動。面向亞太的TPP當然不會只針對亞太,而有可能複製放大運用到其他地區。二是而亞太地區經濟活力最為突出,且地區經貿合作機制發展更快,東盟10+1、10+3、10+6機制或運行多年,或在發展之中,中國東盟自貿區已啟動,中日韓FTA談判也在推進,而美國在這方面卻進展不順,美國僅與東盟成員中的新加坡簽有自由貿易協定。如繼續沒有作為,美國擔心被邊緣化或被進一步擠壓到局外的危險前景。美國彼得森研究所估計,沒有美國參與的亞太自貿區將使美企業年出口額至少減少250億美元,損失20萬個高薪崗位。三是從國內政治需要看,TPP有助於落實奧巴馬“五年出口倍增計劃”,通過建立一個零關稅(為期10年)的自貿區,增加美國的出口,緩解美國居高不下的失業狀況。2012年美進入大選年,推動TPP將是奧巴馬提振美國經濟的應景之作。

  TPP雖獲得不錯發展勢頭,但其成員規模大小懸殊,美國一頭獨大,優勢突出,主導地位明顯。能否順利完成談判與擴員還是未知數。而美國今年是大選年,奧巴馬能否連任也可能影響TPP的命運。

  從推動全球貿易自由化的能量上看,美國也是今非昔比。當年關貿總協定置換成世界貿易組織時,正處於冷戰結束,全球化迅速展開之際。美國資訊通訊技術解密並轉向民用領域,以此迅速確立起“新經濟”優勢,美國成為全球化的引領者和推動者,克林頓前總統時期曾有過長達近10年國內經濟繁榮,主導國際經濟機制能量最大。而時下,美國經濟復蘇緩慢,産業不斷外包或轉移使國內失業率居高不下,美國對全球化熱情不再,甚至保護主義情緒不時出現。奧巴馬在這個時候搞TPP,在時空背景上,與當年引領世界經濟時的影響力相比,可謂此一時彼一時也。

  TPP中一條“與時俱進的新協定,註定新成員的加入不只需要接受既定的框架要求,且會因時因勢抬高加入門檻。如日本,對日本是否加入TPP一直存在激烈爭論,首相野田曾稱日本準備加入談判被認為“太過草率”。2012年6月初,剛被野田任命為農林水産相的郡司彰,就為此事于6月5日會見記者時與野田唱反調,公開拒絕TPP。南韓已與美簽訂了FTA,加入TPP談判的緊迫感不會過於突出。在東盟,越南可能更多是出於外交考慮親近TPP。其他成員並未顯示什麼熱情。東盟更擔心一旦TPP擴大,其在東亞合作機制中,大國推動、東盟主導的地位受到影響。俄羅斯剛入世,且重點放在區域一體化上,沒有顧及TPP。2011年10月18日,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哈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摩爾維亞、塔吉克8國簽署自由貿易區協議。相較TPP而言,俄政府更關注推進普京“歐亞同盟”的設想。普京于2012年5月日再任總統,其歐亞同盟設想自然會有獲得推進的動力。

  中國經濟保持快速增長,市場容量進一步擴大,與亞太各方經貿關係日益密切。如,以泰國為例,從2000-2010年國外市場份額佔其出口比重看,美國市場份額由21.3%下降到10.3%,歐盟由16.9%下降到11.2%,中國則從4.1%上升到11%。南韓對美依存度從1990年的27.7%下降到2010年的9.3%,對中國則由2.9%上升到20.4%。中國已成為東盟最大的貿易夥伴。2010年1月,中國與東盟自貿區生效,中國對東盟平均關稅從9.8%降到0.1%,6個東盟老成員(汶萊、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和新加坡)將對中國的關稅由12.8%降到0.6%。到2011年前10個月,中國與東盟雙邊貿易同比增速達26%,達到2960億美元。到2015年中國與東盟間幾乎將實現零關稅貿易。中國與同盟之間已形成巨大的利益捆綁。顯然,一個排除中國的TPP不會太有前途。何況,奧巴馬促進出口無可非議,目前的TPP成員中,美國與其他8國的貿易僅佔美國外貿的5%,實現奧巴馬的提振出口的目標仍將有限。而且,在講求互利多贏的今天,在其他國家或地區對美依存下降的情況下,光有條條、有規則、有框框而沒有明顯好處難以得到廣泛認同。

  中國對各種區域合作均持開放態度,與TPP成員也有過接觸。2012年5月3日-4日在北京舉行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達成了60多項重要成果。其中,雙方就國際經濟規則和標準問題進行了戰略性研討。同意就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等區域性貿易安排保持資訊溝通,共同研究國際貿易統計方法新趨勢。這説明儘管以加入TPP條件而論,美國對中國特別抬高門檻,但中美在TPP問題上並非是相互排斥的。

  與美國軍事、政治、外交“重返”相比,在各方均在深化與亞太經貿關係的同時,美國“重返亞太”在經濟配套佈局可能變得越來越緊迫,越來越具有戰略性。美國重返亞太的步調與目標是多重的,總目標仍是維繫美國實力受損的全球領導地位,但其效果如何還得觀察。一種基本的判斷是,美國早已告別所謂“空前絕後”的“單極時刻”,已無力主導世界,也無力主宰亞太。

  (作者: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分享:
相關文章

歡迎廣大網友留言點評!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不代表求是理論網立場和觀點。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

《求是》簡介 | 關於我們 | 聯繫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網 | 意見反饋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English

ICP備案編號:05083839 | 京公網安備110101001873號

求是雜誌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