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正文

“海歸”“海鳥”共棲蓮花寶地——聚焦澳門外鄉人的工作和生活

2019年12月18日 17:22:04 來源: 新華社
分享到:

  來自葡萄牙的安德烈·安圖內斯是澳門科技大學月球與行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一名副教授,他最常思考的問題是離地球幾億公里外的地方是否存在生命。

  安圖內斯主要從事行星生物學研究,他熱愛中餐,喜歡中國文化,還有一位愛好中文的妻子。不久前,他接到了澳門科技大學的工作邀請,便立刻決定搬來澳門工作、生活。

  澳門這座濱海城市讓安圖內斯十分嚮往,也讓他感覺格外親切。“澳門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我走在澳門的街上,有時仿佛覺得我就在葡萄牙,但又切實感覺是在中國。”安圖內斯説,得知他要到澳門工作後,他的親朋好友紛紛提出要來拜訪參觀。

  安圖內斯在20多年前就曾訪問過澳門。他説,現在的澳門與當時相比已大不一樣,第一次來澳門時,這座城市甚至都沒有機場,而他工作的澳門科技大學所在地當時還是一片汪洋。“這些年,這座城市發生了巨大變化。”

  和安圖內斯一樣,澳門大學的葡萄牙語教授萊昂諾爾·塞亞布拉也對這座城市懷有深情。這已是她在澳門生活的第32個年頭。

  來澳門前,塞亞布拉在安哥拉、莫桑比克和葡萄牙生活過多年。在有豐富跨文化生活經歷的塞亞布拉看來,澳門是一個非常開放包容的城市。“在這裡生活著來自印度、巴基斯坦、葡萄牙、莫桑比克等世界各地的人,澳門文化的多元與開放讓我感覺很舒服。”她説。

  在澳門生活這些年,塞亞布拉早已入鄉隨俗,很多人甚至以為她是澳門土生葡人。“澳門有很多葡萄牙人和土生葡人,你可以在澳門的超市買到葡萄牙各式各樣的食物,我常去的那家超市的老闆還會講葡語。”

  塞亞布拉的兒子在澳門出生長大,在英國學醫9年獲得博士學位後,也選擇回到澳門,在澳門科技大學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工作。

  “在英國上學時,一放假他就回來。對他來説,澳門是家鄉也是他最舒適的窩,因為他在澳門長大,家人和朋友都在這裡。”塞亞布拉説。

  澳門回歸以來,經濟快速增長,産業更加多元,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才到澳門發展。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澳門外地僱員總數已超過18萬人,比2017年底增加了近1萬人。

  如今,澳門就業人口月工作收入中位數已經由回歸之初的約5000澳門元升至2018年的約16000澳門元。

  澳門經濟的飛速發展、文化的開放包容,也讓很多內地居民找到了事業發展的新機遇。

  歌唱演員劉乃奇來澳門之前在北京從事歌劇表演工作,回歸後的澳門發展日新月異,特別是澳門文化藝術産業所展現的巨大空間讓劉乃奇看到了機遇。

  “剛來澳門,我遇到的困難可能和大多數人一樣,沒有朋友,粵語也聽不懂,甚至生活習慣、作息時間都不一樣。”劉乃奇説,通過工作他認識了很多熱心、真誠的澳門人,才逐漸找到了在澳門生活的節奏。

  如今,劉乃奇在澳門一家電視台工作,從演員轉型成了導演,參與策劃了校園歌手大賽、“雙慶”聯歡晚會等多檔大型節目。

  來到澳門後,事業上的收穫讓劉乃奇頗有成就感:“澳門在事業上給了我另一片天空。”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推進落實,劉乃奇的“天空”還在不斷擴大。他説:“大灣區給澳門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特別是橫琴的優惠政策,未來發展前景一定很好。將來,我的工作重心一定以澳門為中心,面向大灣區。”

  在澳門生活了25年的世界葡語企業家協會副主席、駐澳代表瑪麗亞·若昂也看好澳門未來的發展。

  在她看來,“一帶一路”倡議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會為澳門與葡語國家之間的合作注入更多活力,拓展更大空間。“澳門是連接中國和葡語國家的經貿平台、服務平台、人文交流平台,‘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讓這個平台更加廣闊,讓澳門的平台作用更加凸顯,也使得葡語國家可以對接更大的消費市場,共享中國發展的成果。”瑪麗亞·若昂説。

  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也在源源不斷地為安圖內斯的研究提供動力和支持,讓他看到了中國在太空探索領域的進步,看到了澳門在其中的機遇。“中國的太空探索正處在一個令人興奮的階段,我們的實驗室也有便利條件進行尖端研究,為中國的航天計劃和研究作出貢獻。”

  儘管年歲已高,塞亞布拉仍堅持在教學一線。受益於國家政策支持和“一國兩制”的新實踐,她所在的澳門大學已經遷至位於珠海橫琴的新校區,如今塞亞布拉在嶄新的教學樓裏給更多學生教授葡萄牙語。

  “澳門是我生活最久的地方,每次坐巴士回家,開到澳氹大橋最高點時,我都會凝望這座美麗的小城,不由感嘆我是多麼喜歡這裡,衷心盼望澳門能夠繼續和諧安寧地發展下去,而我可以一直留在這裡見證。”塞亞布拉説。(新華社 任垚媞 齊悅 胡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