豎起祖國北疆綠色生態屏障

2018年12月06日 15:33:58
來源: 人民政協報 作者: 王碩

  “三北工程建設是同我國改革開放一起實施的重大生態工程,是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重要標誌性工程。經過40年不懈努力,工程建設取得巨大生態、經濟、社會效益,成為全球生態治理的成功典範。”近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對三北工程建設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繼續推進三北工程建設不僅有利於區域可持續發展,也有利於中華民族永續發展。“要堅持久久為功,創新體制機制,完善政策措施,持續不懈推進三北工程建設”。

  三北工程,被譽為“世界生態工程之最”,為何受到如此的矚目與重視?歷經40載春秋的辛勤建設,她為中國帶來了哪些改變?

  在近日舉辦的三北工程建設40週年總結表彰大會上,經中共中央批准,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授予北京市林業工作總站等98個單位“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先進集體”稱號,授予趙洪林等98名同志“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先進個人”稱號,授予張啟生等20名同志“綠色長城獎章”稱號。

  在這些獲獎地區及個人之中,記者選取了幾個典型,從他們的故事裏,您或許可以找到上述問題的答案——

  延安:依靠人民走出“下一場雨,脫一層皮”

  延安,位於陜北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是中國革命聖地。歷史上曾是“水草豐茂、牛羊塞道”的富庶之地。

  滄海桑田,世事變遷。隨著人口的劇增、過度放牧、屯墾、戰爭的綿延以及氣候的變化等因素影響,綠色漸漸遠離這片古老的土地。

  上世紀90年代,延安年入黃泥沙量一度佔全國入黃泥沙總量的1/6。“下一場雨,脫一層皮,累死累活餓肚皮”。這句廣為流傳的話語成為當時延安的真實寫照。

  1978年,隨著三北工程的啟動,歷屆延安市委、市政府堅持一座山接著一座山治、一條溝接著一條溝綠,一代接著一代幹,一張藍圖繪到底,走出了一條依靠人民群眾推進工程建設的成功之路,推動延安大地實現了由“黃”到“綠”的歷史性轉變。

  據陜西省延安市市長薛佔海介紹,40年來,延安累計完成造林面積3500余萬畝,森林覆蓋率由建國初不足10%恢復到現在的46.3%;年降雨量由300多毫米增加到550毫米以上;累計治理水土流失面積1.56萬平方公里,年入黃河泥沙量由2.58億噸減少到0.31億噸。

  生態狀況發生改變的同時,延安探索出了一條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有效實現途徑,通過大力發展特色林果業、林下經濟、森林旅遊等産業,不斷促進百姓增收致富。

  在黃龍縣,農民來自核桃産業的收入佔總收入的62%以上;在宜川縣,蘋果産業發展最好的村子戶均收入可達50萬元。

  薛佔海自豪地告訴記者,2017年,延安市林業總産值達到131億元,農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達1.15萬元,其中一半以上來自蘋果産業收入;同時林下經濟産值、森林旅遊業收入等都突破1.2億元。

  生態好了,百姓富了,延安並不滿足,打造美麗宜居環境是他們的更高追求。

  為了打造“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人居環境,延安不斷加快中心城區、縣城、重點鎮、農村社區綠化美化以及城鎮小區、水岸、道路等生態廊道建設。目前全市道路綠化率達98.5%,水岸綠化率96.1%,城區綠化覆蓋率42.7%,每人平均公園綠地面積14.5平方米。延安已先後獲得“國家森林城市”“國家園林城市”等榮譽稱號。

  如今走在延安市,山巒疊綠,滿目蒼翠。曾經‘晴天一頭灰,雨天一身泥’早已成為過去時。

  城市裏是這樣,山林中也有了新的變化。“一些多年未見蹤跡的珍稀動物重現山林。”薛佔海舉例説,“迄今最大的華北豹種群,今年在我們的子午嶺林區就被多次發現。”

  》延伸

  延安的故事是三北工程在黃土高原區域造福一方百姓的縮影。

  統計顯示,從上世紀60年代初到70年代末的近20年間,在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每年每平方公里侵蝕模數達萬噸以上,每年沖走氮磷鉀肥2800萬噸。在每年流入黃河的16億噸泥沙中,有80%來自這一區域。每年有3.2億噸泥沙淤積于下游河道,使下游河床每年以10釐米速度上升。

  40年後,通過三北工程,累計治理水土流失面積44.7萬平方公里,侵蝕強度大幅減輕。重點治理的黃土高原林草植被覆蓋度達到59.06%,年入黃河泥沙減少4億噸左右。不僅如此,通過在平原農區,營造帶片網相結合的區域性農田防護林,基本根除了危害農業生産的“三刮四種”現象,減輕了幹熱風、霜凍等災害性氣候對農業生産的危害。農田防護林的防護效應使工程區年增産糧食1057.5萬噸。

  阿克蘇:昔日風沙之源變身綠洲果園

  阿克蘇地處塔克拉瑪幹沙漠邊緣,沙漠離城區只有6公里。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每年沙塵天氣將近100天,人們一年有1/4時間在沙塵中度過。

  位於阿克蘇市東北部的柯柯牙,維吾爾語意思為“青色懸崖”,但卻和青色毫無關係,有的只是風大沙多、鹽鹼茫茫、黃土瀰漫,是阿克蘇的主要沙源。飽受風沙危害的阿克蘇人民,多次嘗試徹底治理柯柯牙,但都因風沙大、鹽鹼重、造林難,多次以失敗而告終。

  1986年,隨著三北二期工程實施,中共阿克蘇地委、行署下定決心要拔除柯柯牙這個沙源。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委副書記劉洪俊還歷歷在目。

  “1986年秋季,我們確定了3000畝荒地營造第一片防護林,人們頂風沙、戰酷暑,用挖掘機和鏟車、甚至炸藥爆破方式推倒鹼包、填平溝壑,在平整過的堅硬土地上一點一點開深溝,在溝裏挖標準樹坑,換土施肥,灌水洗鹽排鹼,再精心栽植、定時澆水、定量施肥、日夜管護。”

  在廣大人民群眾艱苦奮鬥和頑強拼搏下,1987年6月,柯柯牙終於出現了第一片綠色。

  柯柯牙第一片防護林的成功營造,讓人們流下了激動的熱淚,也堅定了阿克蘇人民治理沙患的信心和決心。

  在隨後的30餘年中,阿克蘇地區各族機關幹部、企事業單位員工、駐疆官兵及各界人士都堅持每年開展春秋兩季造林大會戰。

  “大會戰時,大家吃住在工地,天當被、地當床,喝渠水、啃幹馕,一年接著一年幹,一代接著一代幹。”

  面對鹽鹼板結嚴重的沙土地,人們用十字鎬砸,用渠水泡,一點一點地攻克;面對風沙太大,頭天栽植好的樹苗第二天就刮沒了,人們就一遍又一遍地反覆栽植;面對時代變遷和社會發展,人們不離不棄,竭盡所能地為工程出資出力;面對資金技術困難,人們不斷總結經驗教訓,創新管理機制,適地適樹,科學配置生態林和經濟林,推動工程建設跨過了一道道難關。

  在這過程中,“地委書記上卡車去植樹”“造林工地上的婚禮”“子孫三代同上陣”等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也不斷激勵著人們奮勇向前,鑄就出“自力更生、團結奮鬥、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的柯柯牙精神。

  就是憑藉著這樣的精神,32年來,阿克蘇人歷經54場390萬人次植樹造林大會戰,終於在亙古荒原上建起一片百萬畝“林海”。

  數據顯示,當地森林覆蓋率由1985年的3.35%提高到目前的8.8%,城市綠化覆蓋率達35.46%;鹽鹼化程度大幅降低,降雨量顯著增加,特別是風沙日由32年前的100多天降至30天。

  這個曾經的風沙之源,變成了“國家園林綠化城市”“國家森林城市”,並獲得了“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

  改善生態的同時,阿克蘇地委、行署堅持把三北工程作為推動各族群眾增收致富的重要平台。

  目前全地區林果總面積達450萬畝,年産值130.8億元,農民林果純收入4530元,林果業已成為農民增收致富的“搖錢樹”“幸福果”。此外,通過購買式造林,發展生態護林員,開發公益性崗位,林業已成為促進群眾就地就業的重要方式之一。據統計,全地區林果業和生態建設直接帶動1.27萬戶、6.35萬貧困人口穩定脫貧,群眾的獲得感明顯增強,建設綠色家園的動力更足、幹勁更強。

  》延伸

  之所以評價三北工程在世界生態文明建設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頁,其中重要的原因在於:40年來,三北地區人民用心血和汗水在祖國北疆築起了一道抵禦風沙的綠色長城。

  20世紀70年代,那時的三北地區分佈著我國八大沙漠、四大沙地和廣袤戈壁,沙漠化土地以每年15.6萬公頃的速度擴展,年風沙日數超過80天,萬里風沙線從新疆綿延至黑龍江,流沙壓埋農田、牧場和水庫,切斷了鐵路、公路。

  但在40年後,在我國北方萬里風沙線上,工程區沙化土地面積由2000年前的持續擴展轉變為目前年均縮減1183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連續15年持續凈減少。重點治理的毛烏素、科爾沁、呼倫貝爾三大沙地全部實現了沙化土地的逆轉。工程區年均沙塵暴日數從6.8天下降到2.4天。

  張國華:小小板栗鋪出致富路

  “我是一名來自‘中國板栗之鄉’河北省遷西縣的普通農民。非常幸運,我親歷了偉大祖國改革開放的40年;十分榮幸,我成為三北工程建設的參與者。”留著標誌性的銀鬚長髯,河北省遷西縣喜峰口板栗專業合作社理事長、63歲的張國華精神矍鑠,站在人民大會堂的講台上,向與會者們講述著自己通過三北工程,“和鄉親們一道,逐步實現著治山、植綠、致富的綠色夢想”。

  40多年前,張國華和鄉親們經歷過一段“人多地少缺口糧,砍樹開荒當柴燒”的歲月。

  當時,望著荒蕪的群山,他們都想像著也許哪天可以擺脫貧窮和落後,實現滿目青山、花果飄香的景象。

  懷抱著這樣的期許,張國華和鄉親們開始了一點一滴的努力。經年累月,大量的松樹和楊樹栽種下來,昔日的荒山開始增添了綠色。

  1986年,三北二期工程實施,遷西成為了重點建設縣。當時喜峰口鄉成立了青年造林突擊隊,因之前的造林經驗,張國華被聘請當了指導員。

  經過不斷地摸索改進,張國華和鄉親們創造性地實施了“山頂青松戴帽、山間板栗纏腰、山腳瓜果梨桃”的“圍山轉”造林新模式。特別是依託當地適宜板栗生長的實際,鄉親們的收益有了很大的提高,激發了鄉親們植樹治山、護綠管林的主動性和積極性。

  隨著生態經濟型防護林建設理念的提出,張國華堅定了栽樹致富的決心。

  2000年,不顧家人反對,他毅然關掉了收益很好的百貨商店,開始從鄉親們手中收購板栗,初步加工後進行外銷。

  然而,因市場因素影響,張國華發現,“栗賤傷農”現象時有發生。於是,2002年,他以石梯子村為試點,成立了全國最早的板栗專業合作社,提出社員的板栗林按有機農業標準種植,合作社對社員實行保護價收購。

  當年秋天,社員的板栗比其他地區每公斤高出2元錢,鄉親們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隨著要求入社的鄉親越來越多,2006年,張國華採取“公司+基地+合作社+農戶”“科教+服務+品牌+市場”的合作模式,與10多個村合作建設板栗生産基地。目前,合作社已擁有板栗基地3萬畝,輻射帶動農戶3萬餘人,年銷售板栗3000多噸,為社員增收3000多萬元。

  樹多了,山綠了,水清了,民富了,但張國華還覺得缺點啥。

  “小時候,總聽老人們講喜峰口長城抗戰的故事,能不能把紅色、綠色資源融合,唱一齣林業大戲?”2003年,他又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震驚的決定,賣掉當時最能賺錢的鐵礦,承包了抗戰舊址東側上千畝山場。

  經商賺到的錢,張國華一股腦都投入到大山上。他先後打造了長城抗戰紀念林、百年栗林保護區、博物館等15大景點,開始發展生態旅遊、森林康養,讓林區變成了景區,讓抗戰遺址變教育基地,讓鄉親們在家門口吃上生態飯、掙上文化錢。

  如今,喜峰口板栗旅遊觀光産業園已經成為了全國紅色旅遊經典景區、全國中小學生教育基地,年接待國內外遊客達30萬人次。

  “我們老家常説,60不種樹。就是説,人過60歲後,栽下的樹自己也看不到收穫了。”但63歲的張國華並不這麼想,“現在山上的每棵樹都是我的朋友,都是我的親人、我的孩子。在生命之餘,我覺得一定要把樹栽好,就算自己看不到了,也會給子孫留下一份‘綠色財富’。”

  》延伸

  張國華是千千萬萬通過三北工程走出貧困與窘迫的人們的一個代表。

  40年來,隨著三北工程不斷培育生態扶貧産業,促進了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現在的三北地區,已形成我國重要的核桃、紅棗、板栗、花椒、蘋果等幹鮮果品生産基地。年産幹鮮果品4800萬噸,比1978年前增長了30倍,年産值達到1200億元,約1500萬人依靠特色林果業實現了穩定脫貧。通過積極發展林下經濟、森林康養、遊憩休閒等,三北地區走出了一條“不砍樹也能致富”的新路子。

  王文彪:從“人進沙退”到治沙淘金

  在三北工程建設40週年總結表彰大會上,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億利集團董事長王文彪肩披鮮艷綬帶,收穫了“綠色長城獎章”。這是億利治沙人繼獲得中國“國土綠化獎”“脫貧攻堅獎”、聯合國“環境與發展獎”“地球衛士終身成就獎”等榮譽之後,獲得的又一殊榮。

  種種光環的背後,是億利治沙人幾十年如一日的艱辛探索。

  庫布其沙漠位於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境內,是中國第七大沙漠,每年沙塵暴災害天氣高達百場,曾是京津冀地區三大風沙源之一,被稱為“懸在首都頭上的一壺沙”。

  30年前,這裡風沙肆虐,缺水、無電、無路,經濟極度落後;農牧民在沙漠裏靠著一點沙生植物艱辛遊牧,生活極端貧困。

  1988年,年僅28歲的王文彪被任命為杭錦旗鹽廠的廠長。該廠位於庫布其沙漠腹地,不僅生産和生活條件簡陋,還受到四週流動沙丘的威脅,企業隨時都有可能被沙漠掩埋而停産,甚至發生安全事故。

  最初,為了保證安全生産,王文彪決定建立常規的沙漠治理團隊和穩定的投入機制:他發起了一個27人組成的林業工作隊;並從每噸鹽産品的利潤中拿出5元錢作為治沙基金。

  隨著周邊沙漠環境的改善,生産條件得到保障,杭錦旗鹽廠的經營狀況開始好轉,産量不斷提高,而落後的交通運輸條件,開始成為當時企業發展的主要障礙。

  為此,億利在政府支援下修築了65公里穿沙公路,並在兩邊形成了4公里寬的綠色保護帶,道路得到了良好的防護。

  道路的貫通,進一步提高了企業的效率,更打通了沙漠通向外部世界的便捷之路。

  在嘗到生態改善帶來的益處後,隨著國家不斷在土地和林業方面推出一系列鼓勵政策,以及治沙技術的不斷進步,王文彪和夥伴們認識到,治沙不再是一個不敢考慮收益的“公益事業”,而是一個極具前景、可以長期運營的“産業”。

  隨後,庫布其治沙團隊開始以甘草治沙改土生態修復為先導與核心,培育生態修復、生態農牧業、生態健康、生態旅遊、生態光伏、生態工業六大産業;創新出“平台+插頭”的模式,引入央企、民企與億利結成投資夥伴,共同致力於産業化治沙和生態家園建設。

  30年來,億利投入産業治沙資金300多億元、公益治沙資金30多億元,規模化治理沙漠910多萬畝,相當於1/4的以色列國土面積,帶動庫布其及周邊群眾10.2萬人脫貧,創造了治沙富民的億利庫布其模式,在三北“大綠色長城”中建起了一段“小綠色長城”。

  目前,庫布其模式已經走出內蒙古,走向西藏、青海、新疆、甘肅、雲南等地,並通過“一帶一路”走向非洲的尼日利亞、摩洛哥等地,為中國防治荒漠化事業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貢獻。

  》延伸

  王文彪是千千萬萬三北工程參與者的典型代表。

  40年來,三北工程建設區廣大幹部群眾積極投身建設綠色家園,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積極投身到改變自然的偉大實踐中,譜寫了一篇篇總把山河披綠裝的壯麗詩篇。

  通過三北工程的實踐,造就了一批作風紮實,熱愛林業,關注民生的黨政幹部隊伍;成長了一大批懂業務、會管理、敬業獻身的林業管理團隊;培養了一批潛心鑽研科學技術,勇於探索和實踐的林業科技工作者;更涌現了一批懂技術、善管理的農民帶頭人。這些不斷探索出的、適合三北地區區情的生態治理技術路線,形成了我國防護林體系建設的基本理論,確定了生態經濟型防護林體系的發展模式。

標簽 - 三北工程,生態經濟型防護林體系,1986年,板栗,生態旅遊
網站編輯 - 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