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態文明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2018年11月08日 17:04:57
來源: 人民政協報 作者: 潘岳

  生態文明是指以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社會和諧共生、良性迴圈、全面發展、持續繁榮為基本宗旨的文明形態。進入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生態領域取得了重大進展,形成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綠色政綱。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戰略組成部分。一是在戰略定位上,揭示出生態文明是關係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關係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關係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凸顯生態文明建設是鞏固黨的執政基礎,實現民族復興的重要內容。二是在戰略部署上,將生態文明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將“綠色”納入五大發展理念,將“美麗”作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奮鬥目標,要求建立健全社會主義生態文明體系,勾勒出從目標到原則到行動的路線圖。三是在戰略舉措上,將“污染防治”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攻堅戰,與此同時實施生態扶貧戰略、健康中國戰略、鄉村振興戰略、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形成了全方位的生態文明建設整體方案。為此,強化了生態文明的意識形態屬性,要求供給更加優質的環境公共産品,以佔據意識形態領域新高,建構了法治化保障,如首次創設生態環境損害責任的“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終身追責”等制度,頒布史上最嚴格的環保法,確保生態文明理念的最終貫徹落實。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創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生態理論。一是繼承了馬克思主義自然觀,凸顯人與自然的“生命共同體”,主張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體現了對馬克思主義關於人與自然關係理論的繼承。二是豐富了馬克思主義生産力理論,把自然生態環境納入到生産力範疇,揭示了生態環境是生産力的內在重要屬性。三是指明瞭人類必然經歷原始文明、農業文明、工業文明,而生態文明是相較于工業文明更高級別的文明形態,符合人類文明演進的客觀規律。四是強調生態文明建設是一個綜合指標體系,不僅僅將生態文明視為環保與技術、與經濟的問題,而將其作為體現社會主義公平正義原則的綜合問題。五是提出了生態文明建設的路徑和方向,致力於構造一個以環境資源承載力為基礎、以自然規律為準則、以可持續社會經濟文化政策為手段的環境友好型社會,同時要求人的生活方式應以實用節約為原則,以適度消費為特徵,追求基本生活需要的滿足,崇尚精神文化享受。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彰顯了生態文明的“共同體”責任。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以其鮮明的全球視野和開放品格,揭示出工業文明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後,人類社會必然走向生態文明共同體的特殊運作規律。從人與生態環境的關係考察,農業文明的共同體,其目的是解決生存挑戰,表現為生活共同體;工業文明的共同體,追求的核心是財富,表現為利益共同體;而生態文明的共同體,由於生態系統的不可切割、生態後果的不分疆域,則是真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所以,生態文明必將會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時代的主體文明。這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對當代中國和世界文明發展的獨特貢獻。

  如何認識以生態文明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一是生態文明將成為社會主義交流的平台。文明的轉型決定社會政治經濟制度的變革。農業文明帶動了封建主義的産生,工業文明推動了資本主義的興起,生態文明將促進社會主義的全面發展。中國的生態文明實踐不僅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還根植于中國的傳統生態倫理,這為生態文明的真正實現提供了可靠的制度保障和成功範例。如果説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是人類文明觀的超越,那麼生態文明最能成為各派社會主義理論在更高層次的融合平台,必將有助於增進不同制度背景下的環境公平與社會正義,必將成為全球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

  二是生態文明是中西文明的平台。生態文明是人類社會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安定身心與靈魂的文明,是世界上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最大公約數,可以為淬煉人類共同價值提供重要內涵。我曾經説,東西方文明在幾千年前驚人相似地同時崛起,又在幾千年後驚人相似地會師,會師在哪?生態文明就是這樣一個會師點。當今世界很多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其中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在完成初步現代化後,都在反思西方傳統工業文明的意識形態,都選擇在自身古老文明傳統中尋找新的價值觀。而很多西方發達國家一邊反思傳統工業文明帶來的種種弊端,一邊到其他文明中間尋求生態智慧。他們發現:基督教文明要求人類對生物群的尊重和保護應成為自然法的內容,包括生物自然多樣化存在的權利、健康生活的權利、自由進化的權利、不受人類侵害的權利、共用于地球的權利等。伊斯蘭文明主張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應該合理適度地利用自然,反對窮奢極欲和浪費。印度文明重視內在精神,推崇隱居於森林之中的聖徒,是現代印度“抱樹運動”(防止林業工人砍伐森木)的重要生態倫理依據。當然,他們在中國傳統裏找到了更多。從思維方式到道德倫理,中華傳統文化與西方文明具有相當的不同,西方在不斷地切分,越分越細;中華則不斷地求合,越合越強。西方有機械主義自然觀,中華則有中和有機自然觀;西方有人文主義倫理觀,中華則有和諧生態倫理觀;西方有二元對立進化論,中華則有天道人道融通論。正是這種互補性使得生態文明成為一個理想的理念平台,人類文明可以跨時空交流互鑒,從而更好地推動人類社會超越制度、種族、信仰、政治意識形態的藩籬,理性選擇我們共同的綠色未來。

  三是生態文明是講好中國故事的平台。生態文明是最容易引起共鳴、凝聚共識的執政理念,針對西方社會對我們的非議和誤解,從生態文明角度切入,傳播中華文明“中道”“包容”“和合”理念,講清楚中國崛起為什麼是綠色崛起與和平崛起的歷史基因。比如,一些西方老牌帝國主義認為自己是工業文明的“過來人”,他們按照自身國強必霸的邏輯來預設中國,認為中國在資源上必然會與各國發生爭搶衝突,必然會庇護向中國提供能源的反西方極端國家,必然會為保護戰略能源通道推行炮艦政策,必然會像他們當年那樣搞新殖民主義,必然會與沿海資源蘊藏豐富的地區和鄰國發生糾紛,必然會在高喊“崛起”與“復興”的過程中實現新的帝國復興。但實際上,我們從來沒有搞過殖民主義和霸權擴張;我們從來沒有建立過基於血腥征服的軍事帝國,而是秉持自信,憑藉自身力量埋頭髮展經濟和文化,並潤物細無聲地包容吸納異質文化,最終形成民族共同體;我們從來沒有進行強加於人的文化輸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我們重要的文明定律。這就是我們的自尊和自信。我們的綠色崛起絕不會是新殖民主義,註定只能依靠“自力更生”實現自身發展。全球化時代,我們會通過國際分工緩解能源資源緊張問題,也將通過和平、公正、符合多邊貿易規則的方式獲取能源資源。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引領者;與此同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卻退出了凝聚國際共識和全球行動的《巴黎協定》。我與諸多西方人士交流時,大家共同認為:那些近乎陳詞濫調的普世價值宣傳,已經不能成為和平、穩定、可持續的全球治理的價值來源。中國共産黨人的“四個自信”不是教科書式的結論,而是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在理論與實踐之間的現實支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為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了理想的實驗通道,無論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還是為世界人民謀大同,抑或為了人類文明的可持續繁榮,世界需要中國的成功。

標簽 - 生態文明,共同體,傳統工業文明,融合平台,生態環境損害
網站編輯 - 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