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有林海 山間藏碧湖

    “我們都是自帶乾糧進山去巡護,有時候一天行程得有500公里。”孫福林是青海大通北川河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寶庫管理站的站長,在此之前,他在東峽林場工作。從伐木工到護林人,他見證著這幾十年來保護區的變化。

    北川河源區地處黃土高原與青藏高原過渡帶,特殊的氣候和地理區位,孕育了豐富多樣的野生動植物資源。自2013年升級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來,這裡森林覆蓋率持續提高,野生動植物資源得到有效保護。

    伐木工成了護林員,林區開始恢復增長

    河水清、草地綠,夏季的保護區內森林蔥蘢。

    “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白唇鹿、馬麝,我們保護區都有!”説起保護區裏的“寶貝”,陳永國如數家珍。

    陳永國是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1988年大學剛畢業的他被分配到了大通縣林業部門。“那時候,生態保護意識很淡薄,保護力量也很薄弱,盜採、盜獵的情況比較多。”陳永國説,當地人蓋房子就地取材,伐木做檁條、椽子;燒火做飯,也是進山砍樹當柴,“還有寶庫和東峽兩個林場,每年大約要伐木1000立方米左右”。樹伐倒,鳥獸散,生態鏈瀕臨斷裂。

    上世紀90年代,隨著天然林保護工程啟動,大通北川河源區的兩個林場停採,伐木工放下電鋸,成為護林人。從那時起,全面禁採,林區開始恢復增長。近年來,保護區森林覆蓋率已達65.4%,其中98%為天然林。

    家在寶庫鄉張家灘村的寶庫管理站五間房護林隊隊長李連德,是1989年當上護林員的。“當時聽説寶庫林場招護林員還給發工資,就去了。”李連德回憶,當時盜採、盜獵現象很常見,根本管不過來,“一是護林人員少,二是林場還承擔著採伐作業的任務,我既是護林員,也是伐木工。”李連德説,現在,伐木工都成了護林員,“光我們隊就有20多個人,幾乎天天巡山”。

    省市縣均安排專項資金,對保護區周邊3個村實施生態移民搬遷

    據了解,自2013年升格為“國字號”保護區以來,保護區制定工作制度、明確管理崗位職責,建立起了管理局、管理站、管護點三級管理體系。去年,環境保護部、國土資源部、中國科學院等七部門組成的聯合評估組,到保護區實地考察後進行集體評估,結果為優秀。

    保護區現有兩個管理站和12個管護點,各類管護人員160人。按照區域面積分片管護,管理站每月進行大查山一次,主要針對轄區內的野生動植物資源進行巡護。

    管護員都是當地的村民,公開選聘、簽訂合同,每月工資1000多元。

    在管護員的帶動下,當地群眾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明顯增強。 孫福林告訴記者,以他轄區內的巴彥村為例,群眾就曾多次救護國家級保護動物。

    為進一步強化對自然資源的保護,2016年,省、市、縣均安排專項資金,對保護區周邊寶庫鄉寺堂、俄博圖、孔家梁3個村504戶群眾實施了生態移民搬遷。陳永國説,這些地方以傳統畜牧業為主,草場嚴重超載,一度發生野生動物和家畜爭奪草場的情況,給環境承載力帶來巨大壓力,“通過易地安置,實施草原獎補,不僅恢復了生態,而且增加了牧民收入”。

    據了解,前年保護區管理局進行了一次生物多樣性監測。結果顯示,野生動物物種資源明顯增加,野生植物物種資源得到有效保護,植物群落處於健康狀態。

    與周邊單位開展共管,啟動專項檢查打擊採礦等違法行為

    護好一方水土,單靠保護區的力量還不夠。

    保護區管理局與周邊相關單位和鄉村建立社區共管關係,與大通縣森林公安局聯合開展專項行動。在野生動物主要棲息地寶庫鄉巴音村,進行了保護野生動物資源巡山執法檢查,與巴音牧民群眾簽訂了《野生動物保護承諾書》。

    同時,管理局與保護區內的巴音、五間房兩個村子以及黑泉水庫管理處等單位分別簽訂了共管協議。“設立檢查站,嚴禁無關人員和遊人等進入保護區、水源地旅遊,自然資源得到了很好保護。”陳永國説,去年保護區管理局開展了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專項活動,重點檢查自然保護區範圍內的違法佔地、採礦等違法違規行為。

    “我們還完善了鄉、村兩級撲火隊伍,成立了半專業化撲火隊,並且建立健全了野生動物疫病疫源和森林防火監測報告制度。”孫福林説。

    有了這些措施,保護區的綠色正變得越來越濃。

    小檔案

    大通北川河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於青海西寧市大通縣境內,是湟水河一級支流北川河的源頭,海拔在2690—4622米之間。2005年設立自然保護區,2013年確定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總面積10.8萬公頃,主要保護對象為高原森林生態系統。

    《 人民日報 》( 2017年07月17日 15 版)

標 簽:
  • 北川,河源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 網站編輯:錢坤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