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倡“綠”共贏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近日在北京召開,會議圍繞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五方面的倡議展開。聯合國環境署也在這期間舉行“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高級別介紹會,對綠色發展進行了進一步闡釋。在環境問題日益突出的今天,各國政府、非政府組織、企業都在積極搭建平臺,尋求合作機會,謀求綠色發展。

    攜手建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

    自2013年中國發起“一帶一路”倡議至今,合作範圍覆蓋已超過44%的世界人口,生産總值超過23萬億美元,佔全球生産總值22%,對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而言具有巨大的潛力。聯合國環境署非常重視“一帶一路”對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重要意義,和中國環境保護部積極開展合作。在2016年12月,雙方簽署了《關於建設綠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組建了綠色“一帶一路”國際研究小組,探討“一帶一路”對於沿線國家實現可持續發展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並提出相應對策。

    在這次高峰論壇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開幕致辭時倡議建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和中國環境保護部作為共同發起方,將攜手各界共同落實這一倡議,讓綠色貫通整個“一帶一路”。

    具體來説,綠色發展國際聯盟的建立是為了搭建國際平臺,分享各國綠色發展的理念、政策與實踐;開展國際和區域層面的研討與對話,提供多層次、多領域,統籌兼顧、注重成效的政策建議;支援“一帶一路”生態環境數據平臺的建設,為綠色投融資活動提供資訊支撐和對接服務。

    芬蘭交通與通信部部長安耐·伯納參加了本次高峰論壇。她表示,希望更多的國家借由這個平臺發展更加智慧、綠色的交通。她補充道,數字化正在給人們的生活帶來巨大變化,自動化機器人還有數據使用,將給以客戶為導向的創新型移動出行帶來新的可能性,有助於提升交通的智慧化和環保程度。

    聯盟還強調各國企業發揮積極作用,提高互聯互通和國際産能合作的綠色化水準,並共同為沿線國家的綠色、包容、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提升沿線各國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環境目標的能力。

    聯合國副秘書長兼環境署執行主任索爾海姆表示,“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的建立體現出了中國對國際合作的遠見,歡迎“一帶一路”沿線各國、商業部門、聯合國機構、社會組織參與進來,集思廣益,獻言獻策。

    能源基金會首席執行官艾瑞克·海茨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連同建設生態文明、推進綠色低碳發展戰略的主張,與全球共識高度一致,是構建人類利益共同體的具體體現。其中,優先發展綠色能源與綠色基礎設施的倡議,將會對沿線國家可持續發展乃至對全球可持續發展和應對氣候變化進程産生深遠的影響,為沿線國家人民帶來顯著的經濟與社會福祉。

    “一帶一路”綠色發展面臨哪些環境管理難題?

    “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是開放的、包容的,不僅有國際組織、沿線國家政府部門的加入,也鼓勵企業、研究機構、社會團體等參與。成員可在聯盟框架內根據各自工作重點開展專項合作與交流。國際合作的平臺建立是起步,接下來聯盟成員如何共謀發展,仍然面臨實際的考驗。那麼,當前綠色發展需要面對哪些管理難題?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有關專家對此作出了分析。

    首當其衝的是自然環境的差異問題。“一帶一路”倡議涉及範圍較廣,自然環境複雜多樣。在陸地上,途經區域範圍廣闊,既有世界最高的高原、山地,又有富饒的平原、三角洲;既有雨量豐沛的熱帶雨林,又有極度乾旱的荒漠、沙漠和異常寒冷的極地冰川。在海上,覆蓋西太平洋、印度洋和東大西洋區域,沿岸國家幾乎全是發展中國家,面臨著節能減排壓力和環境問題困擾,長期存在自然海岸線大量喪失、來自陸地的排放過量、生態災害頻發、漁業資源枯竭,以及由於全球氣候變化而導致的海平面上升、海水溫度、鹽度異常變化而引發的海洋災害頻發等問題。

    因此,在各國謀求綠色發展之前,應注意分析項目所在區域的生態環境狀況,找出限制因素,採取預防、減緩、補償措施來加速生態恢復。

    其次是管理標準差異問題。因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不同,環境意識也存在差距,所以在統一化環境管理上有一定難度。

    目前,沿線國家環保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建立兩級分化現象較為嚴重,有些國家由於經濟發展和環境管理等問題,缺乏完整性、科學性和協調性的環境法律法規,甚至至今尚無一部完整的環境保護法,相關領域的環境保護主要依靠自然保護法規來實行,例如南亞地區的孟加拉國、尼泊爾、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但是也有一些國家的環境標準、法律法規高於中國,比如俄羅斯的飲用水標準、大湄公河次區域一些國家的水體重金屬標準。

    儘管短期來看,可以對部分國家降低環境保護標準,但隨著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環境管理加嚴,治理所需的成本會更高,甚至超出組織或者企業的承受範圍。因此,充分了解當地環境法律體系尤為必要,並且應當鼓勵參與投資發展的企業實現差異較小的環境管理,從而逐步統一標準。

    第三是能否在開發時注重保護當地環境。對當地環境進行了解、實行標準化管理固然重要,而一旦落實到具體行動,仍然需要重視環境保護。如果沒有考量環境保護、及時對投資行為進行約束,就可能會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難以估量的影響。比如巴拉普庫利亞煤礦開採就造成地面坍塌、水資源污染等一系列問題。

    所以,在進行投資經營活動時,應在遵守當地環境法律法規的同時,處理好生態破壞與環境污染等問題。同時,應尊重當地社會群體,保持充分溝通與資訊公開。

    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城市規劃專家組成員林振聰曾指出,綠色可持續發展要素是堅持綠色、堅持可持續性,只有這樣,各個沿線國家才能真正得到“一帶一路”建設的好處,要不然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發展問題。

    中國綠色環保技術及經驗走出去

    雖然面臨諸多問題,但綠色發展依然給各國帶來機遇。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經濟快速發展,也遇到不少環境問題,為此積累了幾十年處理環境問題的經驗,這為中國的先進經驗走出去提供了基礎。借助“一帶一路”綠色發展聯盟這一平臺,中國將會與更多的沿線國家分享綠色發展、環境治理方面的技術和經驗。

    環境保護部近日發佈的《“一帶一路”生態環境保護合作規劃》,結合我國生態保護工作的優勢,提出從6個方面重點推進生態環保合作。即深化環境污染治理、推進生態保護、加強核與輻射安全、加強生態環保科技創新、推進環境公約履約,鼓勵分享重點領域的成功經驗及良好實踐,積極開展示範合作項目,為開展重點領域的生態保護合作提供了明晰的路徑。

    屆時,將會有更多企業和各國組織機構一起分享來自中國的先進技術與成功案例。事實上,近幾年在中國經驗走出去方面,我們已經有一些成功的例子。

    在荒漠化治理方面,我國的庫布其沙漠治理經驗可以提供借鑒。據中國億利資源集團董事長王文彪介紹,30年前的庫布其,飽受沙漠之苦,可以説是如今伊朗、埃及、撒哈拉沙漠等地區的真實寫照。但在科學的規劃下,27年來億利資源集團堅持在沙漠裏種樹,致力於生態環境修復,通過綠色化經濟手段修復生態,如種植甘草制藥,種植沙柳製作肥料和飼料,用沙子開發環保建築材料。在“一帶一路”沿線的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十多億人口的生存與沙漠相關,相信庫布其的治理經驗將會造福更多國家和人民。

    除此之外,中國和印尼在水資源方面也進行了良好的合作。目前,印尼只有39%的城市人口可以飲用到清潔的自來水,只佔印尼全國人口18%。據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資源研究所所長、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浩介紹,我國現在已參與了印尼水資源管理的頂層設計,從全流域的廣度管理水資源,促進水資源系統規劃以及地表水、地下水污染全方位治理,致力於保證清潔飲用水。同時,還參與了印尼水資源基礎設施建設,並且提出了巴厘島南部水庫城市水廠和管網建設方案,以保障未來十年巴厘島供水的安全和水生態環境的安全。

    哈薩克總統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葉弗哥尼·霍認為,綠色物流可以成為哈中兩國有關“一帶一路”合作的重要內容之一。最近幾年中國政府和其他相關組織借鑒國際經驗,積極減少交通物流對環境的破壞。哈應認真借鑒中國在建設生態安全交通基礎設施方面的實踐經驗。

    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表示,“一帶一路”倡議必將成為激發馬來西亞真正潛力的強大經濟引擎。當前馬來西亞正在轉型建設中,不論是在跨境鐵路還是在港口建設方面,都將從中獲得實惠和便利。

    當然,不僅是我國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較為成熟的技術和經驗,相信通過綠色發展國際聯盟的建立,將會有更多國家的生態環保先進經驗及技術得到傳播和分享,各國共同成長,讓綠色發展貫穿整個“一帶一路”。

標 簽:
  • 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
( 網站編輯:錢坤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