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訪談
第 167 期

準確把握我們黨最大的制度優勢

訪談嘉賓 :
齊彪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
訪談主持 :
蒲韜

  編者按:民主集中制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於其他性質政黨的根本標誌,是我們立黨立國的基礎制度,它像一條紅線一樣貫穿于黨的歷史和世界社會主義歷史。那麼,什麼是民主集中制?為什麼説民主集中制是我們黨最大的制度優勢?國內外對於民主集中制又有哪些錯誤的解讀,我們該如何回應這些誤讀?求是網特別邀請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齊彪老師為我們答疑解惑。

 

  訪談嘉賓:齊彪(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

  訪談主持:蒲韜

  

  精彩觀點:

  ■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性在於,它既是我們黨的組織原則,也是以人民代表大會為核心的國家機構的組織原則,黨和國家領導體制因此而有效地組織起來。

  ■在目前的國內外形勢下,我們必須在民主的基礎上實現高度的集中,才可能動員國內的人力財力物力等各種資源,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創造人民美好生活。

  ■民主和集中的結合點要依據形勢和任務的需要而變化。民主集中制的具體執行,需要我們堅持馬克思主義方法論,堅持唯物辯證地看待問題。

  ■對於詆毀民主集中制、散播亂黨禍國言論的一些噪音雜音,不能聽之任之,不能讓他們得逞,否則我們國家可能會出現和蘇聯一樣的政治災難。

  

  訪談實錄:

  求是網:齊老師您好,歡迎來到求是訪談。我們黨歷來非常重視民主集中制。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論述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性。那麼,請您談談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性都有哪些。

  齊彪:習近平同志十分重視民主集中制對於我們黨發展的重要性。早在2012年6月28日,習近平在全國創先爭優表彰大會上的講話中就已指出,民主集中制是我們黨的根本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是我們黨最大的制度優勢。2012年11月16日,在習近平當選為十八屆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第二天,他在《認真學習黨章 嚴格遵守黨章》一文中就強調,各級領導幹部要嚴格執行黨章關於民主集中制的各項規定,並落實到制定決策、選人用人等領導工作各個環節。此後,總書記也在許多講話中多次強調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性。在十九大報告中,他也強調了要堅持民主集中制,並完善和落實民主集中制的各項制度。作為習近平總書記黨建的主要思想,民主集中制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首先,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性在於,它既是我們黨的組織原則,也是以人民代表大會為核心的國家機構的組織原則,黨和國家領導體制因此而有效地組織起來。

  從我們黨來説,8900多萬黨員的中國共産黨,從中央到地方怎麼有效地組織起來?靠的是民主集中制;個人與組織之間的關係如何才能理順?同樣也要靠民主集中制。一些黨員在理解民主集中制的時候,往往認為只是委員討論、委員民主、書記集中,僅此而已。其實不然,民主集中制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方式,它規範了我們黨的方方面面。用劉少奇同志的話來説,民主集中制是我們黨的組織規律。所以應該從規律的高度上去認識民主集中制。

  從我們國家來説,民主集中制同樣是一個根本性的組織原則。比如説,一府一委兩院的提議,都是必須通過投票,通過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來確定;各級政府的議事規則,也是實行集體領導和行政首長負責相結合的制度。

  第二,民主集中制是中國實現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需要。有統計顯示,目前已實現現代化的國家的人口加起來不到十億,中國如果實現了現代化,那將直接增加14億到15億,可以明顯感到我們的壓力還是比較重的。在目前的國內外形勢下,我們必須在民主的基礎上實現高度的集中,才可能動員國內的人力財力物力等各種資源,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創造人民美好生活。

  第三,民主集中制是意識形態鬥爭的一個焦點。西方進行意識形態滲透,目的之一就是想其他國家實行他們的制度。民主集中製作為我們立黨立國的一個基礎性制度,作為我們最大的制度優勢,自然也被西方視為政治制度上的威脅之一。要知道,意識形態工作是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在習近平總書記看來,導致蘇聯解體、蘇共垮台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蘇聯、蘇共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全面失守,以致歷史虛無主義思潮長期、惡性氾濫。因此,我們必須認識到堅持民主集中制對意識形態工作的重要意義。

  總之,民主集中制對我們黨和國家都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習近平總書記對民主集中制的重視,不僅來自於我們黨的歷史發展的經驗總結,也是我們現實發展的必然要求。

  求是網:民主集中制是我們黨的根本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可以説,民主集中制在中國的産生、應用與發展,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不斷取得重大成就的一個重要因素。那麼,您能否為我們詳細解讀一下什麼是民主集中制?

  齊彪:黨章總綱裏面,對民主集中制有一個明確的定義。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相結合的制度。如果拆分下來,這個定義有三層意思。一是強調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和集中相結合,兩者缺一不可;二是強調集中是以民主為基礎;三是強調民主是在集中的指導下進行的。那麼,問題就在於民主和集中怎麼樣相結合?結合點在哪?民主佔多少、集中佔多少?對於這個問題,學術界也有不同的認識。我認為,對此不能機械地去理解,民主和集中的結合點要依據形勢和任務的需要而變化。比如在戰爭年代,在一些關鍵時刻,我們就需要集中多一些,而和平年代,則需要民主多一些,需要讓大家討論地更充分一些。因此,民主集中制的具體執行,需要我們堅持馬克思主義方法論,堅持唯物辯證地看待問題。

  此外,黨章還規定了民主集中制的六項基本原則。這六項基本原則是從1982年,也就是中共十二大黨章開始就規定下來的,一直到現在沒有改變。我們各級幹部要貫徹民主集中制,就要認認真真、原原本本地學習這六項基本原則。

  關於民主集中制的發展進程,我們得從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開始説起。馬克思、恩格斯雖然沒有明確提出過“民主集中制”這個詞,但是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民主和集中的基本思想,為民主集中制形成奠定了基礎。之後,列寧進一步創立了民主集中制,將其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建黨的原則和制度,並科學的回答了無産階級政黨建黨管黨一系列重大問題。

  中共共産黨從1921年成立,就是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則來組織和領導的。但是正式提出民主集中制一詞則是在1927年6月,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了中國共産黨第三次修正章程決案,決案的第十二條規定“黨部的指導原則為民主集中制”。之後,我們黨不斷豐富和發展著民主集中制。例如,毛主席提出的“六有”政治局面,即“努力在全黨形成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政治局面”,也是對民主集中制的豐富和發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性,包括制定各種規範來嚴肅黨內政治生活等等,都是推動民主集中制進一步發展的舉措。未來,我們也要毫不動搖地把民主集中制原則貫徹好落實好。

  求是網:您的文章裏提到,民主集中制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於其他性質政黨的根本標誌。請問這種區別具體體現在哪些地方?民主集中製作為我們最核心的制度優勢又是如何體現的?

  齊彪:是的,民主集中制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於西方資産階級政黨一個根本性的標誌。從制度層面來説,民主集中制也是我們社會主義國家區別於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一個根本性的標誌。這種區別的具體體現有很多,我著重講以下兩點:

  一是我們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公開聲明實行民主集中制,既講民主、又講集中。但是西方資産階級政黨是只講民主,不講集中。具體來看,它的實行結果是各個方面都是分散的。比如一些政黨的入黨流程是個人自己登記就可以了,不走像我們加入中國共産黨所需要進行的組織程式。再比如,西方資産階級政黨的主席也不一定就是黨的最高領導人。對於執政黨來説,誰執政誰就是黨魁,就是當家人。而這種分散制的國家中,由於權力屬於分散狀態,就會出現地方不一定會輔佐中央的情況。所以有些事情我們能辦到的,他們辦不到,這就是我們的優勢所在。

  二是從實踐上可以看出,一旦馬克思主義政黨,或者社會主義國家放棄了民主集中制,那必將變質變色,並滑向西方的政治制度。蘇聯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1990年7月,戈巴契夫在蘇共二十八大上就宣佈取消“黨的組織機構、全部生活和活動的指導原則是民主集中制”這一條文。蘇共的亡黨由此而註定,1500萬黨員的大黨基本上成了一盤散沙,到1991年蘇共被解散前已有420萬人退黨。蘇共的亡黨在一定意義上説是背離民主集中制原則的結果。在2006年,戈巴契夫在接受中國記者的採訪時表示,不要搞什麼“民主化”,那樣不會有好結果。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多次説到,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為嚴重的地緣政治災難。蘇聯的教訓,是值得我們認真吸取的。

  民主集中制的最大優勢就是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為像中國這樣過去經濟文化落後的國家,趕超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提供了一種可能。我們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堅持包括民主集中制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以舉國之力辦成了許多大事、難事、喜事,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進入強起來的新時代的過程。所有這一切,都是與我們的制度相聯繫的,而“中國模式”最核心的制度優勢就是我們的民主集中制。 鄧小平同志曾經説過,“民主集中制執行得不好,黨是可以變質的,國家也是可以變質的,社會主義也是可以變質的。”丟掉了或否定了這樣一個根本原則制度,不僅我們黨和國家會變質,甚至可能會出現國家四分五裂的悲劇。所以我們對於詆毀民主集中制、散播亂黨禍國言論的一些噪音雜音,不能聽之任之,不能讓他們得逞,否則我們國家可能會出現和蘇聯一樣的政治災難。

  求是網:民主集中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特點,也是中國共産黨的最大制度優勢。但是對於民主集中制本身,國內外還是存在一些錯誤的解讀和思潮。請您梳理一下關於民主集中制的誤讀都有哪些,我們又該如何回應這些聲音呢?

  齊彪:前面我們説到美國推行民主化,就是想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組織方式和領導方式。而包括歷史虛無主義在內的各種錯誤思潮,實際上是西方思潮在歷史領域的一種表現。在民主集中制問題上,各種錯誤思潮可以説是形成了一個“大合唱”,而歷史虛無主義表現最為突出。我認為有三個方面的錯誤最值得我們高度警惕。

  一是挖根斷源,從根本上歪曲革命導師的歷史性貢獻。例如,有的學者認為馬克思恩格斯更多強調的是民主制,對集中制論述不多。實則不然,恩格斯在總結巴黎公社失敗教訓時就説道:“巴黎公社遭到滅亡,就是由於缺乏集中和權威”。此外,還有一些人否定列寧對民主集中制的創造性貢獻。有的學者指出,1905年11月孟什維克派單獨召開的代表大會上就使用了“民主集中制”,而列寧主持召開的布爾什維克派代表會議在同年12月才“確認民主集中制原則”。據此,他們説民主集中制的發展權是這個孟什維克,不是列寧。我認為這種觀點不僅在政治上危害很深,在學術上也是站不住腳的。不能説誰提出一個詞,他就是奠基人。照此邏輯,“社會主義”一詞,在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科學社會主義之前就有多人提到,能因此否定馬克思恩格斯作為科學社會主義創始人的地位嗎?在李大釗宣傳馬克思主義之前,也有人介紹過馬克思主義學説,能因此否定李大釗是中國共産主義先驅的地位嗎?

  二是滅史去本,否定民主集中制的巨大歷史作用。一些人以社會主義國家發生的失誤為由,把包括新中國在內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歷史描繪成“專制”“獨裁”“集權”“黑暗”的歷史,抹黑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人,企圖以此為突破口,從根本上否定共産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

  包括中國在內的社會主義國家犯過錯誤,我們不能否認。鄧小平同志也説過,在過去我們出現了“離開民主講集中,民主太少”的情況。但是,我們不能用制度執行過程中出現的偏差,去否定整個制度;不能把歷史長河中出現的一些片段,去當做歷史的全部。任何一個新制度的出現,都會經歷一個從創始到完善,再到成熟的過程。西方民主制的發展,從英國資産階級革命到現在已經300多年了吧,哪個國家不是經歷過曲曲折折?甚至在發展了300多年之後,西方資本主義民主這樣一種可以説是很“完善”的民主,還是出現了民粹主義盛行等問題。苛求一個制度在發展進程中不出現問題,基本是不可能的。我們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經過改革開放的40年,基本上是走向了一個坦途,展現出了包括民主集中制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強大的生命力,這是難能可貴的。

  三是數典忘祖,就我們黨的歷史方位的變化,散佈“民主集中制過時了”的言論。一些人認為革命黨和執政黨性質不一樣,而民主集中制是戰爭年代的産物,是計劃經濟的産物,不符合現代政黨建設的規律,所以民主集中制是落後和過時的。什麼是現代政黨建設的規律?實際上在他們眼裏就是西方政黨那一套。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黨一直是態度鮮明的,不能把從革命黨到執政黨這樣一種歷史方位的變化,看作是性質的變化。

  我們看到一個時期以來,在各種因素的作用下,特別是各種錯誤思潮的影響下,我們黨內一些人的思想被掌握了,一些人脫離集中講民主,搞任人唯親、團團夥夥、收買人心、封官許願、自行其是那一套,有的甚至到了肆無忌憚、膽大妄為的地步,與民主集中制原則背道而馳。這樣發展下去,我們的黨內民主就會變成西方的民主,就是脫離集中的民主;我們的政治就會成為投機政治、派別政治、金錢政治、寡頭政治、政客政治,我們黨就有可能像蘇共那樣分崩離析。

  所以黨的十八大以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果斷提出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的重大政治要求,堅持和完善民主集中制,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通過全面從嚴治黨,嚴肅黨內政治生活,堅決反對個人主義、分散主義、自由主義、本位主義,糾正了一個時期以來在堅持民主集中制問題上出現的一些模糊和錯誤的認識,實現了全黨思想上統一、政治上團結、行動上一致。這也可以説是對歷史虛無主義等錯誤思潮在民主集中制問題上散佈的錯誤觀點的有力回擊。

  求是網:您認為,當前我們堅持民主集中制還應該注意哪些問題呢?

  齊彪:這個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很多具體要求,我給大家劃幾個重點。

  第一還是要認真學習、好好把握。關於民主集中制的一些錯誤觀點能夠散佈的原因之一,是很多人對民主集中制仍然不了解。特別是作為黨員,一定要好好學習黨章,黨章中關於民主集中制的內涵和六項基本原則都寫得很清楚了。現實中,有些黨員同志連“三會一課”是哪些都不知道,實際上“三會一課”也是民主集中制所要求的。

  第二是要增強自信,增強對包括民主集中制在內的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自信。有了自信,自然也就有了定力,而不是像墻頭草一樣兩邊倒。

  第三是要有正確的立場。“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立場和站位不同,看同樣一個景色是不一樣的,一千個讀者眼裏還有一千種哈姆雷特呢。那麼,我們應當堅持什麼樣的立場和站位呢?我認為有以下四點:第一個立場是要實事求是,不能説我們沒出現過問題、我們沒犯過錯誤。黨的十九大,我們還列了那麼多問題呢。要知道任何時候問題都不會多,也不會少。但是,從國家的總體發展來看,對比今昔、一目了然。總不能把白的説成黑的吧?也不能抓住大象的尾巴就説是大象吧?所以我們要尊重事實、實事求是,這是我們要堅持的第一個立場。第二個立場,是要堅決維護黨和國家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國家發展到現在不容易,鄧小平曾説過,“垮起來容易,建設就很難”“垮起來可是一夜之間”。諸如伊拉克、敘利亞這些國家,原來都很富有,如今人民卻生活在災難之中。像中國這樣一個泱泱大國,如果不執行民主集中制,很可能就會像蘇聯一樣,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第三個立場,是要不斷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我們之所以取得那麼多的成績,是因為我們走了一條正確的道路,可我們不能説我們的制度已經相當完善了,我們要堅持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推進包括民主集中制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不斷完善。第四個立場,是要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當今世界,很多成熟的西方國家內部依然紛爭不斷,一些地區都在鬧獨立,比如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加拿大的魁北克等。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中國是一個大國,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一旦出現就無法挽回、無法彌補。嚴格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原則,也是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必然要求。

  第四是要強化意識。民主集中制的意識其實並不複雜,説到底就是一個聽黨話、跟黨走的紀律意識。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另外,還要有團結的意識。我們在擁有自己的民主權利的同時,要應當尊重別人的民主權利。特別是領導幹部,要認真聽取別人的意見和建議,讓別人説話天又不會塌下來,這也是貫徹民主集中制的表現。

  第五是要努力踐行和不斷完善民主集中制。“單位好不好,關鍵在領導;班子行不行,就看前兩名。”各級領導幹部應當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要作風民主、決策科學。還要提高政治生活的原則性、戰鬥性,黨組織不能成為“俱樂部”“大賣場”,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此外,對於貫徹民主集中制過程中出現的不足,我們要努力補齊短板,有針對性地拿出解決辦法。

  總之,只要每個黨員幹部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把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則、具體要求和操作規程不折不扣地貫徹執行到位,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優勢就一定能得到更大發揮,我們黨就能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創造出新的輝煌。

  求是網:謝謝您!

嘉賓列表

邢賁思
邢賁思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孫熙國
孫熙國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陳燕楠
陳燕楠 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常務副院長
莫紀宏
莫紀宏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
王振民
王振民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

版權聲明:求是網原創策劃,歡迎轉載或報道,但請註明出處。違者必究
出品:求是網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網志

求是微網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