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訪談
第 158 期

金燦榮:中國外交為什麼能贏得世界好評?

訪談嘉賓 :
金燦榮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教授
訪談主持 :
宋誠

  編者按: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積極推進外交理論和實踐創新,讓中國外交形成了鮮明的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黨的十九大報告在總結我國全方位外交佈局取得成就的基礎上,提出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如何理解十九大報告關於中國外交的這些論述?本期求是訪談特邀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教授為您解讀。

  訪談嘉賓:金燦榮(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教授)

  訪談主持:宋誠

 

  精彩觀點:

  ■2014年11月28日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習主席提出來要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從此,中國外交開始變被動為主動,也很明確的方向,就是要把中國變成一個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大國。

  ■在這樣一個西方權威下降,碎片化,而且內部、外部的分裂在加劇的國際背景下,習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可以説是抑制當前世界問題的一個“藥方”。

  ■中國的人口大致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中國在現代化方面做得很好,特別是在人民幸福方面做得很好,這不僅是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第一貢獻同時也是一個樣板,對世界其他國傢具有示範效應。

  ■近年來在中國教育部和推動下,海外孔子學院遍佈全球,從2005年至今已經有500多所孔子學院在海外“開花結果”

 

  訪談實錄:

  求是網: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形成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的外交佈局,為我國發展營造了良好外部條件。請問做出這一判斷的依據是什麼?

  金燦榮:2014年11月28日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習主席提出來要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從此,中國外交開始變被動為主動,也很明確的方向,就是要把中國變成一個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大國。自此以後,可以説中國外交“招數”疊出,新理念、新戰略、新方式、新實踐,層出不窮,充滿了開拓進取的精神。

  從黨的十八大發展至今,中國外交有了比較好的基礎,首先表現在我們有了像亞投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絲路基金、亞信會議等能夠發揮獨立自主性的機構。按照習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所指出的,這樣就給未來中國全方位外交佈局建設提供了一個基礎第二,中國的綜合國力比以往有顯著提升,我們從經濟、政治、科技、國防等方面的的進步是歷史性的,這樣可以更有力地支撐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第三,這幾年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上升了。相形之下美國反對全球化等行為使得美國變得“小氣”了,不像一個領導者。那麼,西方輿論明顯表現出對美國的期待下降,世界對中國的期待上升。2017年1月17號習主席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發表了45分鐘的講演,台下掌聲雷動。為什麼掌聲雷動?因為習主席給大家吃了“定心丸”。就在美國決定要從全球化退縮的時候,習主席表態中國會堅持開放,堅持推進全球化。

  所以,十九大報告這一判斷的依據,是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努力奠定的基礎、中國綜合國力的增強、中國國際影響力上升,再加上國際社會的期待和支援這三個方面的原因綜合作用的結果。所以,我覺得十九大之後,中國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這種外交方向會變得更加全方位,更加積極進取。

  

  求是網: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指出,新時代中國外交方面的基本方略是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如何認識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概念?

  金燦榮:習主席在不同的場合都提過人類命運共同體。在十九大報告中,最集中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在第十二部分: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首先,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義是針對當今世界分裂化的現實。當今世界,西方的“權威”在下降,變得更加碎片化。很多文明內部現在衝突很厲害,比如:伊斯蘭世界,現在什葉派、遜尼派的矛盾非常嚴重。在中東地區,伊朗和沙特的矛盾儼然有要取代以前的巴以矛盾佔據第一位矛盾的態勢。在西方國家內部,左右翼政黨鬥爭民粹與精英的矛盾很厲害。過去三十多年,西方世界在新自由主義思潮之下,精英賺得盆滿缽滿,民眾沒錢,按照馬克思主義理論,就是西方階級矛盾不斷增強。曾經西方國家通過從海外撈取鉅額利潤掩蓋這個矛盾但現在利潤越來越少了,矛盾就越來越突出。除了左右矛盾,民眾與精英的矛盾,現在還有傳統的實業集團和新興的金融集團之間的矛盾。因此,西方內部分化在加劇。還有拉美等發展中國家,如委內瑞拉、巴西,國內政局也是不穩定的,社會也在分化。在這樣一個西方權威下降,碎片化,而且內部、外部的分裂在加劇的國際背景下,習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可以説是抑制當前世界問題的一個“藥方”。人類命運共同體強調,不管具體的觀念、利益有多大衝突,我們作為人類是有人類共同命運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價值所在。

  另外,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在於反映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和合文化,就是不尋求一方壓倒另一方。這是中國文化的一個特點,是個中國文化的一個精髓這個文化價值有別於西方文化。西方文化經常認為西方所代表的這一方最後會獲得勝利。中國從來就沒有這個思想。中國認為世界就是陰陽並存的一個辯證世界,從古至今到未來都不變,這是我們老祖宗的哲學。所以,後來衍生出來和合文化,就是我們強調對立統一,而不是對立對抗。所以,我覺得習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概念,充分體現了中國文化特徵。

  當然,人類命運共同體還體現出了中國共産黨人的使命。中國共産黨要為中國人民謀幸福,也要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鬥,這是中國共産黨的使命。另外,人類命運共同體也表現出習主席的高瞻遠矚,以發展中國家的定位來倡導人類致力於共同的未來,這是一個很高的站位。這個站位本身就是跳出了一般政治家的視野,是一個偉大政治家才具有視野。所以,客觀上有需求,歷史基因,中國共産黨也肩負這種使命,再加上習主席的高瞻遠矚和全球視野,就有了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樣一個目標。這是一個理想主義目標,但是也有現實功能,有助於大家登高望遠,對眼前的分歧不要那麼執著。所以,人類命運共同體既給未來提供了一個中國方案,又對解決現實問題提供了中國智慧。

  

   求是網:今後,中國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過程中還需要做什麼?

  金燦榮: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長期過程,也有一些具體的路徑。比如説習主席在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同時倡導構建互利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就是要把原來西方主導的國際關係原則從一方主導、一方服從的關係改成共贏的關係從而形成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個重要環節。另外,習主席在十九大報告經濟部分提出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並指出這不是排他性的、壓倒型的,而是開放性的、共用型的世界經濟。這些應該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部分,如果大家確定新的觀念,那麼推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有了基礎條件。

  其次中國把自己建設好也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一環。未來三年是中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年。這個目標實現了,下面兩個階段:首先是2020到2035基本實現現代化的階段,比我們預想到本世紀中葉才基本實現現代化提前了整整15;其次是2035到2050年將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不僅把“兩個一百年”目標提前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國的人口大致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中國在現代化方面做得很好,特別是在人民幸福方面做得很好,這不僅是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第一貢獻同時也是一個樣板,對世界其他國傢具有示範效應。

  同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有力抓手就是通過一帶一路帶動沿線國家的發展。一帶一路提出四年來,已經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願意加入“一帶一路”的建設。“一帶一路”的提出時間雖然不長,可以説早期成效已經顯現。比如,中巴經濟走廊,還是有很明顯效果的。

  除了以上的三個方面,凝聚共識、建設好自己、通過一帶一路幫助發展中國家發展外,中國還應該積極參與全球治理。中國目前已經開始積極介入國際金融體系建設。原來國際金融體系完全被美歐壟斷,從發達國家那裏拿錢給發展中國家很困難,還會很多苛刻的要求和附加條件。歐美國家因為不信任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往往把貸款等資金給那些NGO組織,這是錯誤的觀念。為什麼呢?對任何國家來講,推進現代化第一步就是要有強有力的政府,否則就是一盤散沙,缺乏現代化政治的前提,這對任何發展中國家都一樣。如今,導致一些發展中國家發展緩慢的真正原因不是政府太強了,而是政府太弱。像拉美、中東、南亞、非洲、西亞這些地區的“豪強”很多、貧富分化非常厲害,這些當地“豪強”獲得貸款等建設資金並沒有投入國家發展,而是投到華爾街賺更多投機的錢。這導致的結果就是整體來講國家沒錢,老百姓沒錢,少數富人很有錢。可是富人把錢全投到華爾街去了,就讓他們陷入一個惡性迴圈:沒錢的國家反倒補貼有錢的國家,導致國家發展差距拉大。在這個情況之下,西方的援助往往還是給所謂的NGO,就是給當地的所謂“南霸天”,而不是給政府,反倒進一步導致國內的政治不平衡、社會不平衡。

  中國推進國際治理的方式與此不同。中國不是直接通過給錢幫助發展中國家,而是帶著非常具體項目,去了就修路、修礦、搞工業園區。例如,在衣索比亞中國就建造中國工業園區,然後把一些勞動密集型的工廠建在那兒,馬上就解決了當地很多人的就業問題。這對當地實際的經濟發展是非常有好處的。中國在非洲,在中東,在白俄羅斯那些工業園區都證明了中國人在幫助發展中國家建設的效率比西方高很多。還有,近年來在中國教育部和推動下,海外孔子學院遍佈全球,從2005年至今已經有500多所孔子學院在海外“開花結果”對比來看,從二戰以後到現在,美國在海外的美國文化中心大概還不到200個。日本很有雄心推廣自己的文化,在海外的日本文化中心不到100個。至於歐洲的西班牙的塞萬提斯學院、法國的法蘭西學院,德國的歌德學院,都還不到50家。2005年之前,海外大概只有500萬人學中文,現在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一個億。

  所以,提出共識、建設好中國、以“一帶一路”建設為抓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推廣好中國文化這幾個方面將是中國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途徑。

  求是網:謝謝您的精彩解讀!

嘉賓列表

邢賁思
邢賁思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孫熙國
孫熙國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陳燕楠
陳燕楠 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常務副院長
莫紀宏
莫紀宏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
王振民
王振民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

版權聲明:求是網原創策劃,歡迎轉載或報道,但請註明出處。違者必究
出品:求是網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網志

求是微網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