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訪談
第 147 期

牢牢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主題

訪談嘉賓 :
周文彰
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
訪談主持 :
劉小暢

  編者按:2017年7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如何正確把握這次講話的有關內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特色”體現在何處?求是網特邀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周文彰教授為我們深入解讀。

  精彩觀點:

  ■十八屆六中全會進一步豐富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提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根本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從而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拓展為四個組成部分,相應地,三個自信發展成為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這樣我們就得到了兩個初級階段,一個社會主義是共産主義的初級階段,第二個我們中國又是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所以我們的社會主義跟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起點不一樣,我們是在極其落後的基礎上的。

  ■這條道路拉開了差距,但是為了走向共同富裕必須先要拉開差距。鄧小平同志設計這條道路的時候想的非常清楚,他説到本世紀末,我們著手再來解決差距問題。我們黨重視這些問題的時候,正是小平同志設定的那個時間。因此,儘管我們現在在努力縮小差距,但是我們今天仍然堅定地認識到,當年我們確定的讓一部分地區一部分個人先行發展的路子是非常正確的,我們不能動搖,也不能懷疑。

  ■這個重大判斷不僅僅是對我們當前社會主義發展方位的判斷,更重要的是對我們各級領導提出了新的要求,首先就是處在新的發展階段,我們一定會面臨新的問題和新的挑戰。既有新的機遇,也有新的困難,所以我們要研究新情況、分析新問題、拿出新對策;第二個就是要求我們繼續推進理論上和實踐上的創新;第三個就要求我們以更大的幹勁和決心來奪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勝利,來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來實現中國夢。

  

  訪談實錄:

  求是網:周老師您好,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談。2017年7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您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個研討班的一些情況?我們應該如何把握這次講話的有關內容?

  周文彰: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開始於1999年,當時是叫金融專題研討班,主要領導幹部主要是指省部級以上領導、省市區黨委書記和政府領導、各部委的領導、各地各兵種的主要領導等等。從此以後就形成了一個慣例,每年的年初在中央黨校舉辦一次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圍繞的問題都是黨和國家的重要問題與重大事項,比如科學發展觀,比如全面依法治國、全面深化改革等等。這次7月26號到27號的專題研討班有一點特別,首先它不是在年初,而是在7月;其次它不在中央黨校,其主要內容是聚焦十九大。根據我的學習體會,總書記在開班式上的講話就相當重要,主要是集中在五個問題上。第一個是講到十九大的重要意義;第二個是簡要總結了十八大以來這五年黨中央採取的一系列的重大的舉措以及産生的輝煌成就;第三個是做出了一個重要判斷,那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第四個是號召全黨努力實現第一個百年的目標,然後向第二個百年目標奮進,直到中國夢的完全實現;最後一個重要內容,也是這個講話最重要、最核心的內容,就是關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當中有很多問題需要我們去理解、去領會。

  這次講話指出,即將召開的黨的十九大意義重大。那麼這個重要性到底體現在哪?首先是時機重要,這是我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召開的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其次是內容重要,表現在要宣示我們黨舉什麼旗、走什麼路,以什麼樣的精神狀態,以及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第三個重要是它要進一步研究、制定我們黨的新思路、新戰略、新方針。所以“7·26”講話就是為我們黨的十九大的召開來做思想統一和理論準備工作,因此是非常重要的。

  求是網: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當中提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你能否為我們詳細梳理一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脈絡?

  周文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概念是鄧小平同志提出來的,當時是在1982年黨的十二大的開幕詞當中他講到,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1987年黨的十三大正式闡述了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理論,從此以後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的發展歷程,主要有兩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始終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旗幟,我專門梳理過這六次代表大會的標題,發現都是圍繞著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或者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的新局面等等;第二個特點是一步步地豐富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比如黨的十三大就闡述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理論以及制定了黨的基本路線,黨的十四大系統闡述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主要內容,黨的十五大論證了鄧小平理論及其地位,並且明確地指出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過程中,我們黨的理論産生的兩大飛躍,那就是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大會還強調用鄧小平理論武裝全黨,提出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中心內容就是學習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

  到了黨的十六大,把這個“有”去掉了,從此就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並且重點闡述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鄧小平理論系統地回答了什麼是社會主義,以及怎樣建設社會主義;“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就回答了我們要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黨,以及怎樣建設黨的問題。所以“三個代表”為我們黨的建設既提出了目標、任務、要求,也是為我們黨的建設提供了一個綱領、指導思想、指導意見。十七大報告使用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這樣一個特別重要的新概念,把我們黨在改革開放以來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理論成果——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統稱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這樣就使得我們黨的三大探索的理論成果全部包容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之下。

  黨的十八大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發展,就是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闡釋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三者的關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實現途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行動指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根本保障,三者統一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這是黨領導人民在建設社會主義長期實踐中形成的最鮮明特色。另外,十八屆六中全會進一步豐富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提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根本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從而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拓展為四個組成部分,相應地,三個自信發展成為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求是網:清楚了這些脈絡之後,您能否為我們解讀一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的這個“中國特色”到底體現在什麼方面?

  周文彰:我覺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特”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特在起點。因為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是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基礎之上建立的社會主義,比如在歐美資本主義階段之後一個更高的形態的社會,這就是社會主義。但是我們中國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廢墟上建立的社會主義。鄧小平同志曾説,嚴格的説來我們不夠格,我們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初級階段也就是社會主義的不發達階段。這樣我們就得到了兩個初級階段,一個社會主義是共産主義的初級階段,第二個我們中國又是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所以我們的社會主義跟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起點不一樣,我們是在極其落後的基礎上的。因此,黨的十三大在闡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的時候特別指出,這並不是每一個國家進入社會主義都要必然經過的階段,而是專門特指中國的特色國情所決定的一個初級階段。所以特就特在起點不同。

  第二,特在體制。現在我們可以把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叫社會主義的高級階段,我們處在初級階段,那麼很顯然,初級階段不能套用高級階段的制度設計,就像我們的孩子不能套用成人的藥方一樣,必須從中國的實際出發,從初級階段最大的國情出發來建立我們的制度設計,因此我們制定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制定了讓一部分地區、一部分個人先行發展,然後走向共同富裕的發展道路;制定了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製度。

  第三,特在發展道路。我們的目標是共同富裕,但是共同富裕絕不能理解為肩並肩、手拉手、齊步走,那樣做的結果只能導致共同貧窮。因為當我們捆綁在一起的時候,就只能向發展速度最慢的地方看齊,結果最後大家都走不動。所以小平同志為我們找到了一條正確的發展道路,那就是讓一部分有條件的地區和個人先行發展、先行富裕,通過先富帶動後富最後走向共同富裕。時間證明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我們正是靠著這條道路才發展到今天的。當然,這條道路拉開了差距,但是為了走向共同富裕必須先要拉開差距。鄧小平同志設計這條道路的時候想的非常清楚,他説到本世紀末,我們著手再來解決差距問題。我們黨重視這些問題的時候,正是小平同志設定的那個時間。因此,儘管我們現在在努力縮小差距,但是我們今天仍然堅定地認識到,當年我們確定的讓一部分地區一部分個人先行發展的路子是非常正確的,我們不能動搖,也不能懷疑。

  第四,特在理論指南。這個理論指南來源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設計起點,也就是初級階段。因為是初級階段,那就要有與之配套的相適應的理論,以及作為我們指導思想的理論指南。在這個理論體系當中,我們不再把計劃和市場看作是社會制度區分的標誌,因為社會主義也需要市場,所以我們果斷確立了以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為目標的改革方案;在分配上,我們不再把按要素分配看作是某個社會制度特有的經濟現象,而看成在我們社會主義社會也可以採用的,這樣股份公司、股票市場、聘用制度就都不帶有階級性、社會性,既可以為其他社會服務,同樣也可以為我們社會服務。

  求是網: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也一再重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內涵與重大意義,您覺得總書記如此重視的原因是什麼呢?

  周文彰: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會發現,他的確是反覆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歸納起來我覺得主要有三個原因。

  首先,這是一條讓我們走向成功的道路。改革開放近40年,我們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國家,並在很多領域都走在世界的前列,比如高鐵、航太、通訊等等,就是因為我們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其次,總書記講過,我們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不容易,應該珍惜這條道路。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封建帝制以後,中國往何處去,我們試過了很多道路,比如君主立憲制、民主共和制,都走不通,最後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我們走上了社會主義的道路。這條道路我們既有成功,也有教訓,最後在鄧小平同志的領導下,我們找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有人對我們這條道路説三道四,但是總書記説過,鞋子合不合腳,只有穿的人才知道。我們親身感受到中國獨特的國情、獨特的文化傳統、獨特的精神,就註定了我們只能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到而不能走別的路。

  再次,針對這條道路的説三道四,甚至攻擊,是絕對不能容忍的。學習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準則我們可以看到,對黨的基本路線的態度,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態度是衡量一個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領導幹部是不是合格可靠的一個重要指標。考察幹部,特別是考察黨的高級幹部首先要考察他對黨的基本路線的態度,也就是包括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態度。而且全會要求在政治問題上,在這些大是大非問題上,我們絕不能沉默不言,要敢於擔當並給予反擊。所以從這些我們就可以看到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認識非常深刻,決心極其堅定,對任何懷疑、動搖、攻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人絕不含糊,也絕不容忍,我們也應該把思想統一到這裡來。

  求是網:習近平總書記在“7·26”重要講話中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論斷,那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您覺得這個論斷有何重大意義,我們應該怎麼去理解呢?

  周文彰:總書記一再強調,當前及其今後一個相當長的時期,中國還將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基本國情沒有變。但是千真萬確,我們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中國的發展已經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這主要是在建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在這些基礎上,黨的十八大後的這五年,我們採取了一系列的重大舉措,作出了一系列的重大決策,辦成了許多我們過去想做而做不成、或者不敢做的事情。所以説我們今天的發展已經站在新的起點上,比如我們的經濟建設有了新的起點;我們以減政放權為代表的行政體制改革,為民主政治的推進為代表的政治體制改革都到了一個新的起點;我們的文化建設、社會建設、以及生態文明建設,特別是黨的建設,都到了一個新的起點上。所以從這些種種方面來看,我們的的的確確處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新階段,這是一個重大的判斷。

  我覺得這個重大判斷不僅僅是對我們當前社會主義發展方位的判斷,更重要的是對我們各級領導提出了新的要求,首先就是處在新的發展階段,我們一定會面臨新的問題和新的挑戰。既有新的機遇,也有新的困難,所以我們要研究新情況、分析新問題、拿出新對策;第二個就是要求我們繼續推進理論上和實踐上的創新;第三個就要求我們以更大的幹勁和決心來奪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勝利,來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來實現中國夢。

  這個新階段,也就是説黨的十八大以來這五年,我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取得的巨大成就,就意味著我們中國人民已經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同時我們的蓬勃發展也意味著社會主義具有強大的生命力,而且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社會主義從空想走向科學,從理論走向實踐,那麼從國外走向我們中國,在我們這裡展現了一派勃勃生機,所以社會主義前景廣闊。它再一次證明經典作家所預見的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是非常正確的,社會主義有強大的生命力。同時我們的飛速發展還意味著針對發展中國家如何走向現代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提供了一條中國道路,貢獻了我們中國人的中國智慧、中國方案。我們都是發展中國家,中國這40多年怎麼擺脫貧窮落後的面貌進入一個生機勃勃的國家,我們的經驗對廣大的發展中國傢具有很高的借鑒意義和啟發的價值。

  求是網:謝謝您!

嘉賓列表

邢賁思
邢賁思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孫熙國
孫熙國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陳燕楠
陳燕楠 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常務副院長
莫紀宏
莫紀宏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
王振民
王振民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

版權聲明:求是網原創策劃,歡迎轉載或報道,但請註明出處。違者必究
出品:求是網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網志

求是微網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