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訪談
第 134 期

杭義洪: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

訪談嘉賓 :
杭義洪
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黨委書記
訪談主持 :
張利英

  編者按:今年是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50週年。從原子彈到氫彈,美國用了七年,蘇聯用了四年,而我國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是什麼力量指引著我國的科研工作者創造了這樣的奇跡?回顧這段歷史,又能給我們什麼啟示?求是訪談特約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黨委書記杭義洪為大家回顧那段光榮的歷史。

  訪談嘉賓:杭義洪(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黨委書記)

  訪談主持:張利英

精彩觀點:

  ■ 國防尖端技術是買不來的,也是引進不來的。即使有部分技術引進,也不可持續發展,主動權更不可能掌握在我們手裏面。可以説,原子彈和氫彈關鍵技術的突破,就是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的成功的典範。

  ■ “兩彈精神”是在我們院的發展中凝練下來的,愛國奉獻、艱苦奮鬥、協同攻關、求實創新、永攀高峰……這些精神來自於廣大的科技人員對國家的熱愛,來自於他們強烈的歷史責任感和強烈的使命感。

  ■ 當時就有很多民主生活會和群眾大討論。這些都是在廣泛聽取大家意見的基礎上來審慎地優選技術路線,來實施相關任務方案,推進相關工作。同時,任務到哪,黨組織和黨員的先鋒作用就要體現到哪,發揮到哪。

 

訪談實錄:

    求是網:今年是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50週年,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為我國核武器事業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請您簡要為我們回顧一下這段光輝歷程。

    杭義洪:今年6月17日,是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50週年紀念日。回顧歷史,有許多感慨。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受到了國際上核大國的核恐嚇、核威脅和核訛詐。黨中央針對當時世界發展的形勢,做出了發展核武器的的決定。1958年,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成立,1965年初原子彈爆炸成功以後,就加強了研製氫彈的隊伍。1966年的12月,成功實施了氫彈原理試驗,從這時起,我國就掌握了氫彈的關鍵技術。1967年6月,我國爆炸了第一顆氫彈。在這個過程中,一支愛國奉獻、大力協同、艱苦奮鬥的隊伍功不可沒。這其中就有錢三強、王淦昌、彭桓武、郭永懷、程開甲、朱光亞、鄧稼先、于敏、周光召、陳能寬等同志。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有力組織下,我們以最少的、最高效的研製活動,只用了世界核實驗總次數2%的試驗次數,就實現了原子彈、氫彈、中子彈、核武器小型化等一系列原理、關鍵技術和裝備的研製,形成了一套核武器發展研製體系。這為我們國家擺脫敵人的威脅,進入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為新中國的發展和鞏固我們的國防力量,都做出了歷史性的重要貢獻。這個貢獻是黨中央英明領導的結果,是全國人民大力協同的結果,也是我們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人艱苦奮鬥的結果。

    回顧歷史,是為了更好地開創未來。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在新的形勢下,我們一定要按照黨中央的要求,不忘初心、繼續前進,使我們的核武器事業取得新的成就,在為偉大中國夢奮鬥的歷程中做出新的貢獻。

    求是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在日趨激烈的全球綜合國力競爭中,我們沒有更多選擇,非走自主創新道路不可。對於自力更生、自主創新,您有何體會?

    杭義洪:作為核武器研製單位,我們對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有深刻體會。因為國防尖端技術是買不來的,也是引進不來的。即使有部分技術引進,也不可持續發展,主動權更不可能掌握在我們手裏面。可以説,原子彈和氫彈關鍵技術的突破,就是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的成功的典範。所以在這方面,我們有深刻體會。當初在研製氫彈過程中,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成熟的資料,到現在氫彈的關鍵技術仍然是保密的。我們當時只有從最基本的概念和知識開始著手,比如《中子輸運理論》、《爆轟原理》,還有《超音速流和衝擊波》等書來進行有關研究。從當時的領軍負責人,到新進的科研骨幹,都從這些方面來進行學習、討論和互相啟發。

    另外,也是要從多條技術路徑去探索。那個時候由於沒有現成的資料可參考,所以只能調動大家的積極性,讓大家思想的火花來進行碰撞,來求得問題的解決方法,往往是同時有幾十個方案在做。其中當然有許多是失敗的方案,但是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認識:成功是貢獻,不成功,找到原因也是貢獻。正是從許多不成功的方案裏,大家增強了對關鍵技術的了解,最後才形成了一個可行的方案。我覺得這是我們自主創新成功的一個路徑,也是今後我們從事其他科研工作,自主創新的一條有效途徑,我們應該堅持。

    求是網:從您的講述中能感受到,我們確實是有一支精幹的隊伍,事業的發展也離不開這樣一支隊伍。在鍛造隊伍、凝練精神方面,請您談談工程物理研究院的成功實踐與啟示。

    杭義洪:我們國家核武器試驗在短短的時間內,以最高效的方式實現這麼大的成就,確實和一支精幹的隊伍分不開。這其中,首先是黨中央的有力組織。在試驗初期就調集了全國相關方面的專家、科研骨幹、生産技術人員、管理人員匯集到這樣一個事業當中來,形成了一支勇於攻關的隊伍,這對核武器事業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這裡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給年輕人壓擔子,讓他們在實踐當中鍛鍊。例如鄧稼先、周光召、于敏,當時是他們三位負責三條技術路線。這三位當時都還不到40歲,他們帶領的一些骨幹,也都是20多歲,30多歲。所以給青年人壓擔子,我覺得是整個隊伍成長的很重要的方面。

    另外一個就是平等的學術氛圍。在探索的過程中,沒有現成的答案,大家都對一些難題提出了各自的想法和解決的方案。這其中就有對,也有錯。怎麼分辨呢?這時不是誰的學歷高,誰的資歷老就聽誰的,而是互相平等地討論,充分發揚學術民主。爭論到最後,誰的意見對就聽誰的。所以這樣寬鬆的學術討論氛圍,使得這樣一個年輕隊伍能夠很快地成長,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兩彈精神”是在我們院的發展中凝練下來的,愛國奉獻、艱苦奮鬥、協同攻關、求實創新、永攀高峰……這些精神來自於廣大的科技人員對國家的熱愛,來自於他們強烈的歷史責任感和強烈的使命感。有了這些,他們在工作當中就能夠很好地調動自己的積極性,一心為祖國,把個人的利益放到了後面。

    有很多同志在回憶時都談到,當時對工作都是要爭著搶著去做。所以當時從北京到青海,不是説那個地方艱苦,大家想盡辦法説不去,而是大家都覺得怎麼才能走到這樣一個光榮的集體和偉大的事業當中去。這些都是當時科研人員的一個思想觀念,也是愛國主義情懷生動的體現。這些就是愛國奉獻、艱苦奮鬥精神形成的重要基礎。

    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團隊協作,我們需要實事求是,要有求實的精神,要有創新的精神,更要有協作的精神。沒有這些精神,依靠單槍匹馬,那是不可能取得如此成就的。所以當時很多老科學家都有許多名言,比如彭桓武院士在獲得國家特等獎以後説:“我的工作是集體完成的。”這個事業確實是需要大力協同的,也是需要實事求是,開拓創新的。在完成這個工作過程當中就形成了“兩彈精神”,可以説是事業造就精神。

    求是網: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黨委去年7·1被評為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受到中央表彰,工物院在基層黨建上有哪些好的經驗和做法?

    杭義洪:習近平總書記説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是事業發展的“根”和“魂”,這點我們院也是深有體會。第一,當初黨中央、國務院決定發展核武器事業的時候,黨的領導是事業發展強有力的保障。我覺得那是加強黨的領導和建設的典範。那時黨中央就制定了統一發展的政策,並且組織了相關力量,在實施過程中也是堅持黨的領導,是一個成功的典範。

    第二,我們院在實施這麼一項重大的國家任務的時候,在許多關鍵技術方案,事業方案決策的過程當中,都是堅持把黨的要求落實到科研工作當中。比如説要充分發揚民主,要理論聯繫實際,要深入調查研究,要密切聯繫群眾等等,更是堅持黨建工作和科研工作緊密結合。同時要把黨建工作落地,實幹以取得更好的效果。當時就有很多民主生活會和群眾大討論。這些都是在廣泛聽取大家意見的基礎上來審慎地優選技術路線,來實施相關任務方案,推進相關工作。同時,任務到哪,黨組織和黨員的先鋒作用就要體現到哪,發揮到哪。

    比如,在我們試驗的現場,每支試驗工作隊都成立了基層黨支部。特別是遠離本部的實驗隊伍,可能是許多單位組合在一塊兒形成的。在這些隊伍裏我們也都成立了黨組織。現場試驗人員是試驗成功最主要的保障因素,黨組織要充分關心我們現場試驗人員的生活狀態、身體情況、家庭困難,把他們的後顧之憂解決好。對於一些艱苦、危險的工作,共産黨員也是身先士卒、以身作則,這些都是我們共産黨員發揮先鋒模範作用的典型代表。正是這些同志的先鋒模範作用,為事業的成功,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

嘉賓列表

邢賁思
邢賁思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孫熙國
孫熙國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陳燕楠
陳燕楠 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常務副院長
莫紀宏
莫紀宏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
王振民
王振民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

版權聲明:求是網原創策劃,歡迎轉載或報道,但請註明出處。違者必究
出品:求是網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網志

求是微網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