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訪談
第 125 期

堅定“文化自信”和“學術自信”,我們沒有理由失去底氣

訪談嘉賓 :
何星亮
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
訪談主持 :
徐輝冠

    編者按:沒有靈魂的民族不可能屹立於世界,沒有血脈的民族不可能生存壯大。只有樹立和堅定文化自信意識,才有可能復興中華文明;只有復興中華文明,才有可能復興中華民族,才有可能實現中國夢。堅定“文化自信”,我們沒有理由失去底氣,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何星亮如是説。

    採訪主持:徐輝冠

    採訪嘉賓:何星亮(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

    精彩觀點:

    ■繼承和弘揚優秀傳統,最重要是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國優秀的人文精神、價值觀與核心理念。

    ■重鑄“中國魂”,必須樹立文化自信意識,繼承和弘揚優秀傳統,重鑄我們的人文精神價值觀、道德觀和核心理念。

    訪談實錄:

    求是網:何委員,您好,習近平總書記在各種會議中屢次提到文化自信,您如何理解文化自信?

    何星亮:這個問題很重要。復興中華民族,首先必須復興中華文化,因為文化是民族的靈魂,是民族的血脈。沒有靈魂的民族不可能屹立於世界,沒有血脈的民族不可能生存壯大。只有樹立和堅定文化自信意識,才有可能復興中華文明;只有復興中華文明,才有可能復興中華民族,才有可能實現中國夢。

    繼承和弘揚優秀傳統,最重要是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國優秀的人文精神、價值觀與核心理念,例如,“自強不息”、“革故鼎新”、“精忠報國”、“居安思危”、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等人文精神;仁、義、禮、智、信和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等價值觀和道德觀;“天下為公”“中和”“三不朽”(“立德”、“立功”和“立言”)“以人為本”“和而不同”等理念,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也可以説是“中國魂”,對中華文明的傳承和發展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對中國人的國民性和人格的形成起到關鍵性的作用。遺憾的是,近100多年來,部分知識分子沒有文化自信,拋棄優秀傳統。因此,復興中華民族,實現中國夢,必須重鑄中國魂。

    重鑄“中國魂”,必須樹立文化自信意識,繼承和弘揚優秀傳統,重鑄我們的人文精神價值觀、道德觀和核心理念。直至今天,有些學者仍對傳統文化沒有自信,妄自菲薄,自輕自賤,崇拜西方的文化。我們就像漂移的浮萍一樣沒有根基,沒有底色,也就沒有硬氣。習近平總書記曾説:“拋棄傳統、丟掉根本,就等於割斷了自己的精神命脈。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根基。”

    歷史一再證明,我們的祖先創造的各種文化是與中國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相適應的,是與中國人的國性相適應的。與西方文化相比,具有不可比擬的優勢。中西文化是兩種不同的體系,大量的事實證明,中國古代文化不比西方文化差。一是唯有中華文明延續五千年而不衰,古希臘羅馬文化早就中斷了,並沒有世代延續下來,其他文明也一樣。這説明中華文化歷史上比古希臘羅馬文化、埃及文化和印度文化優越;二是中國歷經二千多年而保持統一和完整,而不像歐洲那樣分成眾多國家,這也説明歷史上的中華文化比西方文化優越。三是中國人創造的財富,歷史上長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只是在19世紀之後,中國才開始衰落。四是我國的歷史獨一無二,中華文化曾是世界主流文化之一,數千年來與西方文化等並行發展,從未被其他文化所同化或成為某種文化的附庸。

    求是網:我國二千多年保持統一和完整,與文化的凝聚力有關係嗎?

    何星亮:跟文化的凝聚力有關係,跟諸多少數民族都崇拜中國古代文化有關係,這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古代的華夏文明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文明之一,周邊少數民族都崇尚華夏文明,各民族都學習華夏文化,崇尚華夏的價值觀和道德觀,許多民族説漢語,穿漢服,行華夏禮儀,完全融入到華夏族。漢族之所以人口眾多,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主要是因為古代華夏周邊大多數少數民族都融入到漢族中。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不斷融合、逐步一體化的歷史,這為中國二千多年保持統一和完整奠定了基礎。

    求是網:古代中國人創造的財富比西方多得多,為什麼近代以來某些學者沒有自信,主張“全盤西化”?

    何星亮:有些學者主要根據清末以來國家衰落便否定傳統文化不是科學的,近代來中國的貧窮落後主要是因政治腐敗造成的,與傳統文化沒有多大關係。

    2000多年來,我們創造的財富一直名列前茅,比歐洲各國多得多,乾隆年間我們國民生産總值就遠遠超過西方國家,只是到晚清的時候中國才開始落後。我們以後也完全有能力走在前面,李克強總理政府報告説到,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近30%,就是最好的明證。否定傳統文化,主張全盤西化的觀點,沒有科學根據。

    求是網:有些學者認為,文化具有時代性,封建社會的社會在現代社會不適用,您對這一觀點有什麼看法?

    何星亮:如果同意這一觀點,就不可能有文化自信。文化既有時代性,也有超時代性,有些文化是沒有時代性,具有永恒性。像科學技術文化,它的時代性比較強,從古代漁獵技術到農耕技術,再到機械化、工業化和資訊化,科學技術日新月異,不斷更新,科學技術體現出很強的時代性。而像一些傳統價值觀,如仁義禮智信,是沒有時代性,它是超時代性,它是永恒性的。2000多年來,儘管朝代不斷更替,但歷朝歷代都崇奉“五常”,沒有一個朝代的統治者反對“五常”的。我們有什麼理由反對“仁愛”“忠義”“尚禮”“睿智”和“誠信”等優秀傳統?我們有什麼理由不繼承“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天下為公”的社會理想、“以人為本”的治國理念、“精忠報國”的愛國情懷、“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扶危濟困”的公德意識?其他優秀傳統也一樣,只能傳承,不能拋棄。

    語言文字也屬於文化現象之一,同樣具有超時代性。漢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擁有4500年以上的歷史,其使用最晚始於商代,歷經甲骨文、大篆、小篆、隸書、楷書等書體變化。秦統一前,各諸侯國使用的文字各不相同,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統一全國文字。此後,中國人一直使用這種文字2000多年。目前世界上只有漢字是唯一的流傳至今而從未中斷的文字,直到現在,具有中等文化水準的中國人就可以閱讀2000多年的歷史文獻。而古代歐洲沒有統一的語言和文字,大多數現代歐洲人無法閱讀古代的歷史文獻,僅供某些專家學者研究。隨著電腦漢字輸入技術的發明,漢字有自己突出的優點。現在已沒有人再提“漢字落後論”及“漢字拉丁化”了。

    求是網:是否可以説中國文化正好在超時代性這一點上更有優勢?

    何星亮:對,從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延續,兩千多年保持統一完整的具體事實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文化比西方強。從文化的超時代性角度看,我們有很多優秀傳統值得繼承和傳揚,這就是文化自信最重要的根據。

    求是網:文化自信,我們理應有底氣,可在學術上,“言必稱希臘”的盲目崇拜並不少見,你如何看待這一現象,如何看待學術自信?

    何星亮:學術自信是文化自信的一個組成部分。只有樹立和堅定文化自信理念,沒有理由學術不自信。近代以來,大多數社會科學理論、方法、模型、法則等都是西方學者提出來的,因此,不少中國學者存在自卑心理,總覺得中國人在各方面都不如西方人,中國學術不如西方學術。如果沒有樹立“學術自信”意識,難以構建中國特色的哲學社會科學。中國文化在歷史上之所以如此發達,與繁榮的學術思想分不開。在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中,每一種文化均有其發達的學術思想為之奠基,其中尤以中國的學術思想最為發達並綿延不斷。古代中國人曾創造過輝煌的學術文化,如先秦時間諸子百家學説,並不落後於古代希臘的學術文化。

    費孝通先生晚年曾十分惋惜地説:過去聽拉德克利夫-布朗(英國結構-功能學派的創始人)説,社會學的老祖宗應當是中國的荀子,我一直想好好讀一遍《荀子》來體會布朗這句話,但至今還沒有做到,自覺很慚愧。德國著名哲學家哈貝馬斯在20世紀70年代曾對一位中國學者説:“以你們長遠而深厚的文化傳統,你們應當有更多的貢獻。”

    求是網:要做到學術自信,首先要做到什麼?

    何星亮:我認為,首先要歸納、總結歷史上的優秀中華學術傳統。中華學術源遠流長,從先秦子學、兩漢經學、魏晉玄學,到隋唐佛學、宋明理學、明清心學等,經歷了數個學術思想繁榮時期。中國古代大量鴻篇巨制中包含著豐富的哲學社會科學內容、治國理政智慧,為古人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重要依據,也為中華文明提供了重要內容,為人類文明作出了重大貢獻。應該組織專家,深入研究和分析,分清哪些是優秀學術傳統,哪些是糟粕。把優秀學術傳統進行歸納、分類和總結,使廣大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者熟悉、了解、傳承和弘揚我們祖先創造科學的理論和方法,使之代代相傳。

    其次是中西融通,取長補短。中西學術的源流和體系不同。中國學術源於先秦諸子百家,西方學術源於古希臘羅馬。在兩千多年的發展過程中,分別形成兩種不同的體系。總的來説,中西學術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中國學術比較注重“人文性”和“應用性”,而西方學術較注重“科學性”和“邏輯性”。中國學術傳統歷兩千多年而不衰,表明它具有很強的生命力,説明它適合中國人和中國社會研究。任何國家傳統的學術文化與社會文化一樣,均有其優缺。全盤肯定本民族的學術傳統,不吸收國外優秀的學術文化,將落後於世界學術潮流;而全盤否定傳統的學術文化,必將喪失自己優秀的學術文化傳統,成為西方學術文化的附庸。這兩種極端的態度都不利於學術文化的繁榮和發展。最佳方式是中西融通,弘揚優秀學術傳統,吸收西方學術精華,使之融為一體,形成現代的中華學術體系。

    求是網:學術自信就是走中國特有的學術之路。

    何星亮:對。我們現在很多學者都照搬西方的理論方法分析,教科書也在照搬西方的東西,有些理論影響到我們的政府決策,影響到一些教育部門,我覺得這個是很危險的。

    自然世界與人類社會是不能等同的,自然現象雖然變化無常,但是現象背後的規律,則是古今如一。例如,光的速度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樣的;物體下墜的速度與重量之間的關係,自遠古至今,相信未曾改變過。社會現象與自然現象不同,俗話説“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俗。”世界各國、各民族價值觀念不同,審美觀念不同,倫理道德不同,宗教信仰不同,婚姻家庭不同,風俗習慣不同,民族性格不同,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不同。因此,研究自然現象的自然科學具有較強的普遍性,而研究社會文化現象的哲學社會科學具有較強的差異性和特殊性。

    求是網:對未來的文化自信還有學術自信,你怎麼看呢?

    何星亮:不能空談,我們要腳踏實地地幹。一方面,我們要多宣傳中國古代傳統的學術,取長補短,先要做好這個工作。我們要立足中國,在中國傳統學術的基礎上創新,借鑒西方的學術精華,相互融合,形成與西方不一樣的知識體系,學科體系和理論體系、方法體系。另外,我們要根據中國傳統文化,歸納出新的理論,新的研究方法,比如説文化整合的理念,我們為什麼能夠保留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持續不斷, 為什麼能夠保持二千多年統一和完整,其重要原因是古代中國的文化整合理念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求是網:可不可以這麼説,我們還是要堅持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何星亮:晚清時提出的“中體西用”理論,100多年來一直有不少學者反對,不承認中體西用是一種科學的理論。對中體西用的看法還須重新審視,我個人的觀點,是支援中體西用的,因為它更適合我們中國的國情。堅守“中體西用”的洋務運動的失敗並不是文化方面的問題,主要是政治腐敗,所以不能把近代的落後歸結到傳統文化這個方面。

    我曾經在上世紀90年代提出,人類學和民族學學科建設要“中體西用”,但受到一些學者的批評,説我是保守派。我覺得中體西用還是比較科學的,文化上應該中體西用,學術上也應該中體西用。

    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應該樹立學術自信意識,在中國豐富的歷史文獻和當代社會文化資料基礎上,借鑒西方的科學方法,建構與西方不同的理論體系和與方法體系,創立具有中國特色的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理論體系、方法體系。

嘉賓列表

邢賁思
邢賁思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孫熙國
孫熙國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
陳燕楠
陳燕楠 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常務副院長
莫紀宏
莫紀宏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
王振民
王振民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

版權聲明:求是網原創策劃,歡迎轉載或報道,但請註明出處。違者必究
出品:求是網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網志

求是微網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