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建飛

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副所長

    劉建飛,1982年畢業于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師範學院政治係,獲學士學位;1988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政治係,獲碩士學位;1993-1994年在英國倫敦經濟政治學院政府係進修;1999在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畢業,獲博士學位;2003-2004年在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做訪問學者。現為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副所長。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際戰略、大國關係、中國外交、美國外交。主要學術著作有:《美國與反共主義——論美國對社會主義國家的意識形態外交》《民主中國與世界:中國民主政治建設的國際戰略意義》《21世紀初期的中美日戰略關係》等。此外,還發表學術論文200余篇,併為多家新聞性期刊和報紙撰寫評論文章。

 

 

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加油

自2013年“習奧莊園會”兩國元首正式提出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以來,雖然雙方一直在朝這個方向努力,如兩國元首多次重申這個理念,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也將這個理念作為主題,但是懷疑、質疑這個理念的聲音也一直不絕於耳,尤其是美國戰略研究界。有人稱這個提法只是中方提出的一個口號;還有人認為這個概念的內容充滿爭議。從學界的研究狀況來看,美方顯得沉寂一些,雙方明顯存在溫度差。更讓人擔憂的是,近兩年來中美兩國在網路安全、南海問題、香港問題等方面的紛爭,特別是美國對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縱容,使人感到現實中的雙邊關係正越來越背離新型大國關係的方向。新型大國關係這個美好的理念極有可能因缺乏動力而成為空想。詳細

堅守世界進步方向

中國抗日戰爭勝利之所以意義重大,值得紀念,不僅是因為中國人民結束了長達14年受日本軍國主義蹂躪的歷史,免除了亡國滅種的危機,更在於它是國際反法西戰爭勝利亦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最終標誌。二戰作為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也最為慘烈的戰爭,最終以反法西斯陣營的完勝而告終,不僅使人類歷史避免了一次大倒退,而且還為世界進步創造了良好的契機。詳細

 

美國重返東南亞背景下的南海爭端

長期以來,在“主權歸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方針的指導下,中國與南海周邊的東南亞國家都和諧相處,在領土海洋權益上的糾紛都得到有效控制,《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也得到了較好貫徹。自美國宣佈實施“重返亞太”戰略並將“重返東南亞”作為該戰略的重要一環後,南海就失去了以往的平靜。個別南海爭端國試圖借助美國力量平衡中國,謀求固化其對侵佔島礁的“主權”,甚至進一步擴大在南海的權益,從而引發幾波“南海危機”;美國不僅在外交上放棄過去的“不介入”立場,一再公開偏袒其盟友或“夥伴國”,站在中國的對立面,而且還不斷強化其在這一海域的軍事存在;域外其他大國,特別是日本,也開始以更積極的姿態“攪混水”。南海局勢突轉複雜。詳細

新型國家間關係:競爭中合作

由於國際矛盾錯綜複雜,冷戰後的大國關係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已經不存在截然的敵對關係,在競爭中合作是當今大國關係的基本形態。一方面,傳統的民族國家之間的利益差異沒有消除,大國間存在著競爭關係;另一方面,大國之間的共同利益越來越多。“9·11”後形成了兩個競賽場:一是包括大國在內的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共同面臨恐怖主義威脅及其他全球性問題;二是大國之間爭奪戰略、經濟、政治等方面利益的競爭仍然相當激烈。詳細

中期選舉後的美國政治與外交

在美國,能舉國參與的政治活動,除了四年一度的大選,就當屬兩次大選之間的中期選舉了。由於國會的全部眾議員和三分之一參議員要在中期選舉中改選,其結果會導致國會兩院的政治力量結構的變化,從而影響之後的府院之間的權力結構和關係,所以民主、共和這兩大黨都非常重視中期選舉。今年的中期選舉于11月5日塵埃落定,結果是共和黨大獲全勝,不僅加強了對眾議院的控制權,而且還從民主黨手中奪回了對參議院的控制權。選舉結果使奧巴馬成了美國媒體戲稱的“跛鴨總統”。然而,成了“跛鴨”並不等於總統生涯的完結,奧巴馬的第二任期只過去一半,他會充分利用餘下兩年的時間,審時度勢,積極進取,為自己的總統履歷多增添點光彩。詳細

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戰略意義與現實基礎

根據“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內涵,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不是指普通大國之間的關係,而是特定地指向崛起大國與霸權國之間的關係。如果是指向普通大國關係,那麼上述三條內涵就沒有多大意義,因為有些大國關係(比如中俄關係)已經具備。2013年3月,在習近平主席訪俄時兩國簽署的《聯合聲明》中寫道,“雙方基於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歷史經驗和實踐”,呼籲“建立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新型大國關係”。這表明,在中俄兩國領導人看來,兩國已經有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歷史經驗和實踐”,他們是在呼籲其他大國也積極為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做貢獻。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