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以寧

北京大學社會科學學部主任

  厲以寧,男,漢族,江蘇儀徵人。著名經濟學家,中國經濟學界泰斗。1951年考入北京大學經濟學系,1955年畢業後留校工作、任教至今。現為北京大學社會科學學部主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博士生導師,中國民生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企業發展研究中心名譽主任。七,八,九屆全國人大常委、七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八,九屆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第十,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委員。厲以寧教授在經濟學理論方面著書多部,併發表了大量文章,是我國最早提出股份制改革理論的學者之一。厲以寧教授還主持了《證券法》和《證券投資基金法》的起草工作。

 新常態下小企業有大作為

在新常態下,小企業無論從事製造業還是從事服務業,都要走專業化道路。小而精、小而強,就會開拓出市場。市場不是靜態的,而是動態的,市場是可以創造的。小企業雖然規模小,但只要有自己的專長,産品精緻、有特色,服務到位、有聲譽,市場份額就一定能不斷擴大,並在此基礎上穩步前進。詳細>>

 走符合中國國情的城鎮化道路

説得更確切些,在中國城鎮化過程中,城鄉二元戶籍制度一定會走向全國戶籍一元化。城區和農村不再有居民身份的差別,也不再有城鄉居民權利的不平等。到了那時,可以把“農村新社區”改稱為“新社區”,前面不必加上“農村”二字。反映中國城鎮化真正特色和符合中國國情的,恰恰是“新社區”作為中國城鎮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新社區”今後就是中國的新城鎮。詳細>> 

 

 中國經濟下一程需重視的八個問題

    中國經濟的下一程,首先要從“新常態”談起。我們對新常態應該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新常態”就是按經濟規律辦事,不按照經濟規律辦事就違背了市場。比如前幾年中國經濟一直高速增長,持續的高速增長不符合經濟發展規律,也不能夠持久。正因如此,所以我們轉入中高速增長,這符合當前的中國實際情況。詳細>>

 我們對簡政放權的認識加深了

   通過從計劃經濟體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繼續轉變,結合計劃經濟體制對經濟的影響來深入分析改革發展之路,可以進一步明確簡政放權的意義和所採取的措施。從2015年上半年簡政放權的經歷和所取得的成績來看,我們對簡政放權的認識加深了。詳細>>

 打破“好職業”與“壞職業”的藩籬

    二元勞動市場形成以後,勞動者很少有機會從“壞職業”轉到“好職業”,這兩種職業之間跨市場的流動機會很少。於是,“上等”勞動市場的從業者有較大可能升為中等收入群體,而“下等”勞動市場的工作往往是終身的,從事者往往沒有機會或者很少有機會升入中等收入群體。換句話説,白領可以成為中等收入群體,藍領則很難做到。詳細>>

 文化産業發展要重視道德調節

    除了市場調節、政府調節之外,道德力量的調節也很重要。缺少了道德力量調節的配合,市場調節容易走偏,政府調節力量有限。因此,我國在發展文化産業的過程中必須把道德力量調節放在重要地位。有形的道德力量調節,就是企業文化建設、校園文化建設、社區文化建設。當文化産業與上述這些文化建設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校園文化、社區文化、企業文化將發揮更大的作用。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