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學文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董學文,1945年生,漢族,中共黨員。籍貫河北省撫寧縣,吉林省吉林市出生。1964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文學專業,1969年畢業後留校任教,其後,一直在北大教書。70年代末師從系主任、著名文藝理論家楊晦先生和呂德申先生攻讀文藝學研究生。1979年評為助教,1983年評為講師,1986年破格聘為副教授,1989年破格聘為教授。係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編委、中文系學術委員會委員、學位委員會委員,文藝理論教研室前主任。 

 

 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中國化的新表述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高屋建瓴,思想深邃,大氣磅薄,內涵豐富,在馬克思主義文藝思想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習總書記的講話,可以説是對我國社會主義文藝發展的新總結,是對建設文化強國構想的新概括,是對全面深化改革時期文藝走向的新定位,也是對未來文藝工作的新部署。這一講話,對文藝界統一思想,凝魂聚力,開創新局面,必將産生無可估量的作用和影響。詳細>>

 掙脫阻礙文藝健康發展的思想桎梏

  文藝創作是高尚的事業,追求真善美是它的永恒價值。文藝的最高境界是讓人動心,讓人的靈魂經受洗禮,讓人去發現自然、生活和心靈之美。做到這一點,需要文藝家和接受者自覺傳遞和吸納向上向善的價值觀。創作中那些有害的負面觀念,恰是妨礙文藝創作發揮正能量的思想桎梏。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對此有深入論述,值得我們認真學習。詳細>>

 

 馬克思主義文藝批評的辯證精神

  我們的文藝批評面臨著紛繁蕪雜的環境,面臨著混亂、多元的潮流衝擊。越是在這個時候,我們越是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文藝批評的價值取向和價值判斷。文藝批評倘若不秉持科學的價值觀,不去弘揚“真善美”、抨擊“假惡醜”,那麼,它在意識形態領域就會打敗仗,就會讓腐敗的東西滋長,就會落入虛無主義的陷阱。無數事實表明,文藝要發展繁榮,必須重視價值引領,這是文藝發展的“火車頭”。離開價值引領的文藝批評,勢必“缺鈣”,患“軟骨症”。反之,倡導和營構一種積極向上的價值系統,這正是馬克思主義文藝批評保持其生命活力的秘密所在。魯迅説得好,文藝是絕不能俯就、媚俗的,否則“就很容易流為迎合大眾,媚悅大眾。迎合和媚悅,是不會于大眾有益的”詳細>>

 如何全面準確理解馬克思的實踐觀

  令人不解的是,辯證唯物主義的實踐觀擺在那裏,“實踐存在論美學”論者為何非得找存在論的形而上學方法做基礎?為何非得堅持開掘所謂馬克思“存在論維度” 這種錯誤的做法?為何向海德格爾看齊就成了馬克思主義美學中國化的新進展?為何非得把馬克思主義搞成“多元化”?這種表現是對馬克思主義美學的信任還是不信任?這些,恐怕只有“實踐存在論美學”論者自己心裏知道了。詳細>>

 毛澤東文藝思想的現實意義

  如果把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發展比作一條奔騰不息的長河,那麼,到了毛澤東文藝思想這一段,則更加浩浩蕩蕩、波瀾壯闊。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探討文藝問題的時間最為長久,涉及的問題極為廣泛,著述和言論甚為豐富,不但形成了鮮明的民族風格,而且其理論更帶有無産階級革命和社會主義時期文藝運動的經驗總結的特點。可以説,毛澤東文藝思想經歷了從實踐到理論,再從理論到實踐的多次反覆。其問題之複雜,鬥爭之激烈,花費精力之巨大,取得成績之輝煌,在20世紀人類文藝思想史上實屬罕見詳細>>

 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弘揚中華美學精神

    中華美學精神不是一個既定、靜止的存在,而是一個動態的、不斷發展的集合體。中華美學精神至少包含兩個維度:一是它蘊含在中華哲學精神之中;二是它體現為一個運動著的歷史過程。正因如此,對中華美學精神的傳承和弘揚,既不能僅從古典美學自身出發,也不能從舶來的現代美學觀念出發;既不能簡單地將中華美學精神等同於一般的哲學精神,也不能簡單地將中華美學精神劃定在追求形式美的範圍之內。既然中華美學精神是一個精神性的概念,它除了技術方面的要求,還應包含理想、信念、道德和價值等方面的內容。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