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鵬

中國史學會會長

    張海鵬,湖北省孝感市漢川縣人,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兼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兼歷史學科評議組召集人;中國史學會會長、中國孫中山研究會副會長、中國義和團研究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主任、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國臺辦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學術顧問;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與建設工程《中國近代史》教材編寫課題組首席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山東大學特聘一級教授,河南大學研究生院名譽院長;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委員,中國地方誌指導小組成員。

 

 為什麼説共産黨是抗戰中流砥柱

    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建立抗日根據地,與日軍相週旋,與西南大後方相比,其艱苦程度是可以想見的。設想,沒有敵後戰場,沒有共産黨領導的根據地,侵華日軍全部壓在國民黨政府軍隊上,國民黨政府能夠堅持兩年以上嗎?正面戰場雖然敗仗居多,犧牲慘重,但在阻滯日軍迅速滅亡中國的圖謀中還是起了重要作用。這方面也應該如實評價。詳細>>

 中國歷史學家要有時代擔當

    歷史研究可以把前人克服前進困難的智慧挖掘出來,把前人的歷史局限性、時代局限性即前人解決不了的問題總結出來,可以把前人勝利的經驗、失敗的教訓提煉出來,供今人參考。這些了解和總結,都不是自然發生的,都是需要靠人們的努力去深入研究才能得到的。歷史研究是一門學問,最根本的特點是盡可能多地佔有史料,用史實説話,一切研究結論建立在紮實的史料基礎上,拒絕憑空捏造。歷史虛無主義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尊重史實,不尊重歷史發展的大趨勢,隨意解讀史料。詳細>>

 

 下大力氣推進抗日戰爭史研究

    習近平同志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是正義和邪惡、光明和黑暗、進步和反動的大決戰。”這一論斷極其深刻,是對法西斯主義的鞭撻、對日本軍國主義的鞭撻、對所有黑暗勢力和反動勢力的鞭撻,代表了正義的聲音、歷史的聲音,代表了對非正義戰爭的唾棄、對和平的期待和堅持。詳細>>

 紀念抗戰不能忘記歷史的基本線索

    70年過去了,今天對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成果的維護,存在兩種不同的態度。德國與法西斯徹底決裂,建立起一個新的德國。新德國對納粹德國的戰爭罪行進行了深刻反省,正確處理了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日本是二戰爆發的另一個戰爭策源地,戰後雖受到了懲處,但並不徹底,很多日本政治家對戰爭的反省不深刻,還拒絕對日本的戰爭罪行認罪、道歉,甚至對南京大屠殺、慰安婦那樣對被害國人民的嚴重傷害也不正視、不道歉;戰爭罪犯年年都受到日本政治家的禮拜,戰後對日本形成的一些約束機制正在被解除。這真是咄咄怪事。詳細>>

 九一八事變是日本蓄意製造的侵華戰爭開端

    1931年9月,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挑起局部侵華戰爭,並於4個多月的時間裏佔領中國東北廣大地區。九一八事變是日本蓄謀已久的,建立在陰謀策劃和軍事準備基礎之上,史實清晰、證據確鑿。然而卻有日本右翼分子不時發出噪音雜音,或是把九一八事變歪曲成是日本關東軍受中國“排日反日”行動“刺激”發動的;或者宣稱事變爆發純屬偶然。這樣顛倒黑白、信口雌黃的言論,必須加以駁斥,以正視聽,告慰那些為抗戰付出鮮血與生命的前輩先烈。詳細>>

 關於中國近現代史的分期問題

    關於中國近代史與中國現代史的分期,是確定中國近代史學科對象的重要問題。換句話説,究竟是以1919年作為中國近代史、中國現代史的分界線,還是以1949年作為中國近代史、中國現代史的分界線,數十年來,一直是爭論不休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作為中國近代史學科的定義不能説是完整的、準確的。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