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第2期

亞洲安不安全,亞洲自己知道

作者: 宋誠 編制

    編者按:

    2014年5月,習近平主席出席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簡稱亞信)第四次峰會併發表主旨演講,全面系統闡述了亞洲安全觀,得到許多亞洲國家的積極響應。然而,一些西方輿論將亞洲安全觀等同於“亞洲版門羅主義”,借此大肆炒作中國威脅,對此應當正本清源,辨析區別。查看原文>>

    一、“亞洲安全觀”不是“亞洲版門羅主義”

    門羅主義是美國總統詹姆斯·門羅在1823年提出的外交思想。他聲稱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美國不參與歐洲事務,同時歐洲國家不得干預美洲國家事務,不得在美洲進行殖民和擴張活動。這一思想旨在維護和擴張美國在拉美的利益,謀求地區霸權。進入21世紀以來,美國一些媒體、智庫套用門羅主義的舊框框,以己度人,大肆鼓吹中國在推行所謂“亞洲版門羅主義”,試圖以此影響國際戰略思想界,為美國在亞太地區制衡中國尋找藉口。

    亞洲安全觀是對中國和平發展實踐的總結。亞洲安全觀是中國周邊外交理論和實踐不斷創新的結果,也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和新安全觀思想的延續與發展。亞洲安全觀是一套契合亞洲需要的安全理念。亞洲安全觀的核心內涵是共同、綜合、合作和可持續。在主體上,亞洲安全觀強調亞洲安全是各國的“共同安全”而非一家的絕對安全。在內容上,亞洲安全觀是兼顧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的“綜合安全”。在方式上,亞洲安全觀強調通過雙邊和地區合作獲得“合作安全”。在性質上,亞洲安全觀是強調發展與安全相互協調的“可持續安全”,重點應對後金融危機時代亞洲面臨的安全困境加劇、發展瓶頸和治理問題突出等難題。[詳細]

    二、“亞洲安全觀”實際也必要

    1.亞洲新安全觀將對維護亞洲整體安全發揮重要作用。長期以來,由於在經濟水準、文化、宗教、地理等方面的重大差別,亞洲地區內的次區域組織眾多,呈現出安全體系“碎片化”的問題,缺乏能代表整個亞洲的安全政治對話平臺。亞洲安全觀有效地彌補了這種協調機制缺失,可以實現各個合作組織之間的有效聯動。特別是,亞洲安全觀倡導包容與開放,在發揮亞信成為全亞洲安全對話平臺的基礎上,加強與本地區其他合作組織的協調與合作。雖然當前亞洲安全形勢複雜敏感,但是各國都有尋求共同安全的意願,亞洲安全觀成為亞洲國家追求安全合作的最大公約數,符合區域內各國的共同利益,對亞洲探尋長治久安有重要的引領和推動作用。

    2.在新安全觀的指導下,發揮亞信峰會構建的安全合作機制,實現亞洲自主安全。洲作為世界重要的一極,需要屬於自己區域的安全觀。習近平主席在峰會上強調:“亞洲的事情,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辦;亞洲的問題,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內部的問題有其特殊性,只有亞洲地區的國家加深了解、通力合作才能使問題得到解決。在亞洲,任何國家希望獲取自身安全,都必須要尋求與區域內國家的對話與合作,謀求相互之間的理解與信任,才可能實現自身的安全。區域外大國力量的介入,將使亞洲安全形勢變得更加複雜。亞洲區域內安全風險問題,只有依靠本區域內國家的共同努力,才能實現區域自主安全

    3.消除區域內國家對於中國崛起的擔憂。亞洲安全觀由中國倡導並提出,表明瞭中國對於自身和所處環境的清晰認識。外界對於中國最大的擔憂和疑慮,就是在強大了之後是否會推行地區霸權主義,是否會走擴張道路。亞洲安全觀表達了中國對世界安全的關注。亞洲安全觀表明瞭中國將繼續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與世界各國友好合作,並堅持不移地走和平發展道路。中國也尋求通過對話談判解決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中國的和平發展道路需要穩定的外部安全環境,中國與亞洲是命運共同體,亞洲形勢複雜最終會影響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

    4.亞洲新安全觀旨在促進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亞洲安全觀提出了要“發展與安全並重”以實現持久的安全。發展是安全的基礎。當代的安全問題幾乎都是由發展問題演變而來。高失業率、貧富分化、社會不公等問題必然會引發社會局勢的動蕩,嚴重威脅國家安全。同時,隨著全球化的深入發展,安全問題産生了外溢效應。一國的社會動蕩會在本地區産生連鎖反應,局勢動蕩從一個國家擴散到另外一個或幾個國家,使問題變得更加複雜。中亞的“顏色革命”和西亞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就是明顯的例證。亞洲安全觀直接闡明瞭安全問題的根源,找到了解決安全問題的“總鑰匙”。[詳細]

    三、亞洲安全觀是探索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重要實踐

    (一)把握了外交主動權,開闢了合作新舞臺。我周邊外交重點任務之一就是要著力推進區域安全合作。亞信是亞洲地區涵蓋範圍最廣的多邊安全論壇,是闡釋和推進亞洲安全觀的合適場所。中國在亞信平臺上提出系統、完整的安全理論和可操作的安全措施建議,以更加進取的姿態參與未來國際規則制訂和地區安全治理,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和長遠戰略價值。

    (二)代表了亞洲心聲,佔據了道義制高點。亞洲安全觀凸顯了夥伴精神和協作意識,與以強權政治、零和遊戲為特徵的冷戰安全觀形成鮮明對比。中方提出的“不能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所謂絕對安全”,“任何國家都不應該謀求壟斷地區安全事務,侵害其他國家正當權益”,“強化針對第三方的軍事同盟不利於維護地區共同安全”,呼喚的是地區公平正義,維護的是大小國家一律平等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反映了亞洲地區國家的普遍訴求。

    (三)促進了亞洲團結,凝聚了亞洲共識。通過系統闡述亞洲安全觀和對亞洲安全形勢的看法,亞洲各國對當前地區安全問題緊迫性的認識更加充分,亞洲安全觀核心內容寫入了《上海宣言》,上升為各成員國的共同認識。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亞洲的事情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辦,亞洲的問題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的安全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維護”,引起與會各方的強烈共鳴,增強了亞洲國家的命運共同體意識。與會各方及國際社會普遍高度評價、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講話,認為亞洲安全觀充滿東方智慧,體現亞洲特色,富有遠見卓識,有利於地區國家增進互信和協作,共同應對安全難題,能夠對亞洲安全合作起到引領作用。

    (四)奉獻了中國智慧,提供了中國方案。亞洲安全觀蘊含了中華文化和而不同、開放包容、多元共生等哲學思想,為解決亞洲困境、促進亞洲繁榮奉獻了中國智慧。亞洲安全觀不是單純的概念和口號,本次峰會上,中方倡議推動亞信成為覆蓋全亞洲的安全對話合作平臺,在此基礎上探討建立地區安全合作新架構,並提出了同各方共同探討制訂地區安全行為準則和亞洲安全夥伴計劃、建立亞洲執法安全合作論壇、亞洲安全應急中心、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等一系列具體建議。這使亞洲各國看到了解決亞洲安全問題的中國思路和中國方案,體現了中方對亞洲地區事務的責任和擔當。[詳細]

 

關 注

掃描二維碼關注

搜狐新聞客戶端

掃描二維碼關注

求是網微信

掃描二維碼關注

求是網微網志

評 論
登錄新浪微網志 @求是網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 相關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