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發展是農業的深刻變革

2017年10月12日 20:09:03
來源: 經濟日報 作者: 喬金亮

  農業綠色發展是生態綠色發展的基礎,事關當代人福祉和後代永續發展。當前,最關鍵的是要加快改革創新,著力構建一整套適應農業綠色發展的支撐保障體系,以充分發揮政府與市場、法制與科技等多方面政策組合的作用。在處理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係上,要避免把農業生産與生態環境保護對立起來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了《關於創新體制機制推進農業綠色發展的意見》。這是黨中央出臺的第一個關於農業綠色發展的文件,也意味著我國農業發展方式將迎來戰略選擇的變革。農業綠色發展是生態綠色發展的基礎,事關當代人福祉和後代永續發展。筆者認為,當前,最關鍵的是要加快改革創新,著力構建一整套適應農業綠色發展的支撐保障體系,以充分發揮政府與市場、法制與科技等多方面政策組合的作用。

  農業綠色發展,是農業自身的迫切需要。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農業現代化取得了巨大成就,糧食産量超過6億噸,蔬菜水果産量超7億噸,農産品供求矛盾大為緩解。但也要看到,農業主要依靠資源消耗的粗放經營方式沒有根本改變,環境污染和生態退化的趨勢尚未有效遏制,綠色優質生態農産品供給還不足。

  農業綠色發展,是農業發展觀的一場深刻革命,既是一個長期的任務,不可一蹴而就;又是一項深刻變革,不可發了文件就萬事大吉。因此,要標本兼治,持續發力,農業發展要由主要滿足“量”的需求向更注重“質”的需求轉變。利用有限的資源增加優質安全農産品供給,把農業資源利用過高的強度降下來,把農業面源污染加重的趨勢緩下來,讓生態環保成為現代農業的鮮明標誌。

  實現上述目標,要加快構建一套適應農業綠色發展的支撐保障體系。

  首先是嚴格農業産業開發強度,多還舊賬。水、土、氣等資源是農業生産的基礎。沒有好的資源,不能合理開發利用資源,就沒有農業的可持續發展。推進農業綠色發展,就要圍繞解決資源錯配和供給錯位的結構性矛盾,根據資源承載力確定合理的農業産業開發強度,強化準入管理和底線約束,針對突出問題建立産業負面清單制度。

  其次是加快建立以綠色生態為導向的農業補貼制度體系,不欠新賬。補貼是農業生産的信號燈。不久前,財政部、農業部聯合印發文件,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以綠色生態為導向的農業補貼政策體系和激勵機制。構建合理的補貼體系,當務之急要建立與耕地地力提升相掛鉤的耕地地力保護補貼機制,改革完善農産品價格形成機制,完善耕地、草原、森林等生態補償政策,創新綠色生態農業金融保險産品。這是今後農業支援保護政策完善的方向和改革的重點。

  此外,要平衡農業的多功能,算好大賬。一些人會有疑慮,懷疑綠色發展會影響農産品産量。應當看到,農業最主要的功能,是保供給、保收入、保生態。既不能因為“前兩保”而犧牲生態,也不能因為“後一保”而讓國家糧食安全、農産品供給出問題。以耕地休耕輪作改革為例,雖然會影響當期的糧食産量,但此舉順應自然規律,利於耕地休養生息,一旦市場需要,這部分耕地可以立即投入糧食生産,從中長期來看利於糧食産能的提高。

  由此看來,建立綠色為導向的支撐保障體系要處理好兩對關係。在處理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係上,要避免把農業生産與生態環境保護對立起來。近年來,一些地方簡單採取減少種植、關閉養殖的做法,就失去了綠色發展的本意。以生豬養殖為例,既不能無視養殖污染單純追求畜牧業發展,也不能不顧歷史發展階段,對其一關了之。同理,在處理與糧食安全的關係上,必須堅持糧食安全是農業綠色發展的底線。在降低耕地資源利用強度,治理農業環境突出問題時,也要統籌考慮鞏固提升糧食産能。産量可以下降,但産能不能滑坡,要確保關鍵時候供得上。

標簽 - 農業面源污染,強度降,農業補貼,農業産業,綠色生態
網站編輯 - 李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