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價值維度

2017年09月13日 09:43:43
來源: 學習時報 作者: 唐愛軍

  習近平總書記“7·26”重要講話深刻闡述了新的歷史條件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指明瞭未來一個時期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大政方針和行動綱領,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重要思想、重要觀點、重大判斷、重大舉措。因此,深入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主題,尤其是它所蘊含的價值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全黨必須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牢固樹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確保黨和國家事業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勝利前進。1982年,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提出:“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鄧小平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命題,此後,這個命題構成了歷次黨代會報告的一條紅線,成為我們黨和國家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黨的十二大以後,我們黨在實踐探索的基礎上不斷地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行理論上的闡述和總結。2012年,黨的十八大完善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概念,提出了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的8個基本要求:人民主體地位、解放和發展生産力、改革開放、社會公平正義、共同富裕、社會和諧、和平發展、黨的領導。

  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貫穿于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思想和實踐。習近平總書記把它形象地比喻成一篇“大文章”,同時也曾指出:“我們這一代共産黨人的任務,就是繼續把這篇大文章寫下去。”在“7·26”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發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基礎上,黨和國家事業發生歷史性變革,我國發展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如何理解這一“新的發展階段”?習近平總書記用“三個意味著”回答了這一問題。

  一是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在領導中國革命過程中,推進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的“第一次結合”,解決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問題,即“站起來”問題。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在改革開放過程中推進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的“第二次結合”,不斷解決國家富強和人民富裕的問題,即“富起來”問題。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要著眼于“中國由大國走向強國”的歷史方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即解決“強起來”的問題。

  二是意味著社會主義在中國煥發出強大生機活力並不斷開闢發展新境界。習近平總書記曾把世界社會主義500年發展歷史劃分為六個時間段,第六個時間段就是我們黨作出進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開創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論述既指明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從哪來,同時又説明瞭社會主義在中國大地上煥發出生機、在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具有了強大活力。

  三是意味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提供了中國方案。在新的發展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斷彰顯出其“世界意義”。首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一些西方學者總是用“歷史終結論”“別無選擇論”等話語向發展中國家兜售現代化的新自由主義模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成功打破了西方國家在現代化發展模式上的霸權,它為發展中國家現代化發展提供了借鑒。其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1956年,毛澤東指出:“中國應當對於人類有較大的貢獻。”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提出的一系列重大命題都是著眼于為人類問題提供中國方案的,比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在未來的發展進程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會不斷彰顯其制度優勢,不斷為解決人類問題發出中國聲音、提供中國方案。

  二

  黨的十八大報告指出:“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一以貫之的接力探索中,我們堅定不移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一論斷深刻地揭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道路上的“方向性規定”:一是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實際上是不走蘇聯模式的傳統社會主義道路。二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指的是不走西方的資本主義道路。從現代化角度來看,實際上,中國共産黨成功探索出“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建構起一種“新現代性”。“新現代性”表現為對“蘇式現代性”與“西方現代性”的雙重超越。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開闢了一條不同於西方現代性的新的文明類型,我們可以從各個角度加以闡釋。在這裡,我們著重指出,作為一種“新現代性”模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所具有的價值內涵。

  一是“人民至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麼主義,社會主義的根本價值原則就是“人民至上”。馬克思主義繼承了西方現代性的啟蒙價值,但它並沒有停留在資産階級的一般人道主義原則上,而是將“政治解放”推進到“人類解放”。以“人類解放”為核心的價值規範是內在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它也體現在“為人民服務”的執政理念中。無論面臨什麼樣的挑戰與壓力,中國共産黨始終會將“人民利益”在價值排序表上置於首位,尤其在資本、權力等“物”的力量擴張中保持人民主體性。

  二是“自由平等”。“自由”是現代性的核心價值,也是自由主義傳統最重要的概念。馬克思主義實現對自由主義的批判,但絕不是否定自由,而是揭示資本主義自由的限度,要在更高層次上實現人的自由發展。“平等”同樣是現代性的重要價值。資本主義現代性所追求的平等,實際上是建立在私有産權、市場交換等基礎上的形式平等。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所追求的平等,不僅包括形式上的平等,還包括實質上的平等,即經濟社會權利的平等。當前,一個緊迫任務就是闡釋好、宣傳好中國現代化道路的自由平等維度。西方自由主義者常將社會主義解讀為“通往奴役之路”,常用“東方專制主義”“極權主義”“全能主義”“威權主義”等概念來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些人要麼是無知,要麼是偏見。

  三是“天下為公”。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超越了個人主義和狹隘民族主義,強調人類命運共同體,將人類共同利益作為最高的價值標準。“天下為公”既是中國傳統文明的內在特質,也是社會主義傳統的本質基因,繼承這兩大道統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鮮明地宣示“天下為公”的價值旗幟。

  四是“和平主義”。在全球話語中,中國的“和平崛起”與現代化模式常遭遇“挨罵”。“中國威脅論”“國強必霸論”“中國低人權論”“帶血GDP論”“中國不負責任論”“中國殖民論”等等,都是中國“挨罵”的表現。究其原因,主要是西方價值偏見和戰略意圖所導致的。實際上,中國走的是一條和平發展的現代化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具有內在的和平主義性質。中國道路蘊含著和平主義的“文化基因”,比如,“和為貴”“和而不同”“內聖外王”“睦鄰友邦”等思想觀念和價值理念。當然這種和平主義的基因不僅來自於中華傳統文化,更來自於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本質是對資本主義的剝削、暴力等性質的超越。鄧小平強調説:“我們搞的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不斷發展社會生産力的社會主義,是主張和平的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現代性是強權主義的“霸道”,其起點是擴張主義、歸宿點是霸權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和平主義的“王道”。總而言之,進入新的發展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將不斷彰顯“人民至上”“自由平等”“天下為公”“和平主義”等價值意蘊。

標簽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式現代化,自由的限度,人權論,社會主義本質
網站編輯 - 張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