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法治理論建設添磚加瓦

2017年09月12日 17:28:49
來源: 人民法院報 作者: 劉振厚

  營造法官參與理論研究的優良環境刻不容緩,呼籲法院領導和相關組織花氣力結合法院、法官實際予以優化。

  日前,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刑事審判理論專業委員會2017年年會暨“庭審實質化改革”主題論壇在湖北省武漢市舉行。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裴顯鼎強調,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是一項在國家整體司法體制改革中具有“四梁八柱”性質的重大改革,各級人民法院、全體刑事法官要深刻認識這項改革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深刻認識人民法院在這項改革中承擔的重要使命和核心任務,用實際行動具體落實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部署,認真總結可複製、可推廣的成功經驗,加快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

  由此,筆者這裡想説的是,加強理論研究,總結可複製、可推廣的成功經驗,是時代對各級法院、全體法官的要求。然而,揆諸現實,在一些法官的心裏,審判理論研究是法學家或大法官的事,少説也該是各級法院研究室或辦公室負責文字工作人員的分內職責。特別在中基層法院,抱有此類觀念的法官更多,以致一線法官離“理論研究” 越來越遠。為推動一線幹警積極參與審判理論研究工作,有些法院推出了一些物質或精神獎勵措施,甚至重獎,但效果並不顯著。某省高院主辦的審判類刊物主編在通聯工作座談會中講到,近些年,編輯部所收到的投稿,非但數量大減,品質也有所降低;以前是下級法院爭著到編輯部求發稿,現在成了編輯向“老寫手”“好寫手”求投稿。

  對於此類現象,有不少人解釋為,“案多人少”擠壓了理論研究的時間,沖淡了法官從事理論研究的激情。初聽此論,感覺有些道理,進而細想,事情遠未必如此簡單。不少“老寫手”“好寫手”,未必一直在研究室、辦公室崗位,他們在業務庭工作期間,時不時還是有理論成果見諸報端的。正是由於這類法官的存在,法院系統的理論研究工作出現了一系列令人欣喜的成果。

  我們倡導做一名“三化”法官。可以説,尤其專業化,意味著一名法官應當具有一定的法學理論水準和研究能力。否則,何談專業。因為,法官是個説理的職業,沒有理論自然沒法論理,沒有法學理論更是不敢想像;沒有一線審判法官的理論研究做基礎,法律適用、法學研究的前行恐怕也會受影響。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在“案多人少”、法官員額制、司法責任制的大背景下,理論研究有被邊緣化之勢。有的法院,以前還每年度至少召開一次審判理論研討會,組織者、參加者都還是有一定積極性的,即便有的作者連個優秀獎也拿不到。不知何時起,發展到組織者想組織,卻組稿難;法院自己主辦的以交流和提高為主要內容的審判理論刊物,儘管結合審判實際緊密,法官們還異口同聲的作出較高的評價,可從寄到法院開始到當作廢紙出售竟一直未予拆封的屢見不鮮。於是乎,領導重視、建立激勵機制等等,成為系統內從事理論研究工作的同志們不斷的呼籲。然而,效果並不理想。“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 環境一手創造了環境”。營造法官參與理論研究的優良環境刻不容緩,呼籲法院領導和相關組織花氣力結合法院、法官實際予以優化。當然,僅有法院自身的努力是不夠的,社會環境對法官理論水準的期許與營造同樣是非常重要的。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由此似乎可以引申為不想提高自身審判理論研究水準的法官不是好法官,更談不上是一名優秀的法官。我們了解到,英美的不少大法官,本身就是一名大法學家。中基層法院的法官,可能在職級上永遠不能成為一名大法官(司法體制改革之後的設計,基層人民法院法官的職級是可以大大提升的),但這並不意味著不能為法治理論建設“添磚加瓦”。畢竟,實踐是理論最豐厚的源泉,而法學本身就是一項實踐性科學。身處審判一線的法官,固然難以專門深入研究並形成系統性的法學理論,但具體的司法操作實踐總結還是可以在一定層面推動理論創新的。且不説法官一定要從事學術理論研究,其實,即便是對個人辦理或參與辦理的案件進行實踐層面的理論總結,哪怕是些許的經驗或心得,憑法院系統如此之多的法官、如此之多的各類案件,法院系統的理論研究定會碩果滿枝。

  當前,我國法律體系雖已初步建立,但需完善健全之處頗多,法學界在探討中國法學研究時,多傾向於問題是理論的先導。發現問題,較之於學者和其他法律工作者,法官通過個案審理所發現的問題,無疑最廣泛、最現實、最具體、最直接,切身體會也最深入。可以説,時代需要我們要以理論研究的方式回應自身司法實踐中需要解決的問題,以自身的擔當,自我加壓,有意識、有目的的加強在法學、審判理論研究方面的自我提升,做一名具有有理論會研究的優秀職業法官。

標簽 - 理論研究,法治理論,理論水準,理論創新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