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依法治國尋求傳統文化滋養

2017年08月11日 17:16:18
來源: 陜西日報 作者: 胡義成

    在我的印象中,1981年西北大學教授林劍鳴先生出版的《秦史稿》,因功力深厚引起學界重視,近年電視劇《大秦帝國》和話劇《商鞅變法》又引起某些熱議外,學術界對秦史的研究,一直缺乏足夠的熱情。究其深層原因,大概首先是因為秦始皇“焚書坑儒”太殘暴,研究秦史,一般“儒生”均多少有點心理障礙。但秦文化畢竟是中華文明源頭和兩千多年中國文明基石的構成要件之一,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建樹、影響最為深遠的關中地域文化之一,尤其是在依法治國方面留下了一系列可圈可點的歷史經驗或教訓,冷靜的當代學人應當衝破心理障礙,吸吮這份可貴的歷史乳汁。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從2006年開始,《西安財經學院學報》慧眼獨具,毅然開設了“秦文化與經濟”欄目,至今已超過10年時間,現已成為我國秦漢史研究專家發表相關研究成果的重要平臺。10年來,“秦文化與經濟”欄目研究成果豐碩,共發表有分量的論文達140篇左右,且有近40篇次被《新華文摘》等權威轉載期刊摘登或轉載,多次被評為全國和陜西省“高校社科期刊特色欄目”,影響力越來越大。由於研究“關中文脈”之需,我在偶然間發現了這個專欄,且一直關注之,感覺它在學術創新、聚焦“秦法制”和秦文化的開發利用等方面值得提倡。

    其一,立足深度的學術創新。在關中先秦“涇仁渭霸”的文化結構中,如何科學全面評價秦文化,處理好它與周(公)孔(子)文化的關係,一直是秦文化研究的學術難點。“秦文化與經濟”欄目沒有回避它,而是迎難而上、大膽創新,發表《論秦始皇的理論創新》《“仁政”:生存政府保障論》《秦文化重要特徵探析》等論文,一方面,從深層解讀秦皇思路對中國古代國家治理模式形成的重要貢獻。另一方面,它又引導作者不要再滑入“秦始皇”舊思維,與秦文化是中國文化“唯一正宗”的偏激觀點拉開足夠的理論距離。在保持這種理論張力過程中,最急需的,往往是深掘秦文化細部,首先注目其經濟結構特點。學術顧問王子今先生撰寫《秦“鄭國渠”命名的意義》一文,言人未言或少言,特顯學術敏銳性和功力。欄目主持人高士榮發表《秦國商鞅變法中的重大意義》,揭開了中國秦漢巨變中“小家庭”從傳統大家族中脫穎而出的政治奧秘,見人未見,至少在學術上為關中何以出現張載“《西銘》論仁”現象,奠定了理論前提。此外,英國學者潔西卡·羅森撰寫(楊瑾譯)《圖像的力量:秦始皇的模型宇宙及其影響》一文為研究人員提供了極有價值的學術資料和新的研究思路。在這種學術深掘中,秦文化深層蘊含正在被剝開。

    其二,聚焦“秦法制”。秦文化是體現法家思想深刻影響的一種政治文化形態。本欄目有一批論文關注秦文化的這個特色。曹旅寧先生的《睡虎地秦簡性質探測》、魏永康先生的《秦簡牘所見田制考論》、王偉先生的《秦“書同文字”芻議》等論文,對此均著力較勤,啟人深思。這既是秦文化最長處,也是秦文化最“傷心”處;既是秦文化對當今中國人最具啟發處,也是今天中國最需警惕處,論述起來很難拿捏。所以然者何?“秦法制”嚴峻也。“嚴”,即嚴格依法辦事。這是專欄許多論文總結出的秦國成功的首要經驗,也是今天中國人最需借鑒的歷史文化遺産之一。專欄對此濃墨重彩,“含金量”很高,值得高度重視。“峻”,即“秦法制”作為專制工具,完全脫離道德教化,導致對百姓過分的嚴厲和實際上的摧殘。我們今天的“依法治國”,是德法並重,與商鞅完全不顧道德教化的“依法治國”,有天壤之別。關中文脈,首先是道德文脈。從西安楊官寨遺址裏的首屆黃帝對薩滿教義進行改革而奠定“民本”式“官德”開始,直到周公“仁政”給中國“國家治理模式”最早定型,中國“國家治理模式”在關中初步鑄就。它離不開日常道德教化,更離不開治理者仁心愛意。秦因嚴刑峻法二世而亡,其中教訓極深,堪為永憶。

    其三,注目對秦文化的開發利用。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有豐富的內涵,其中有秦人做出突出貢獻、形成重要歷史影響的內容。原欄目主持人王克西先生撰寫的《從秦的興亡看秦文化的特質》一文,把秦文化的優秀品質概括表述為開拓進取、創新思變、求實重利、尚武尚法、勤勉誠信以及開放、相容、博取等。今天,秦文化創造者——上古秦人的後代們,在建設陜西的歷史進程中,理所當然地應將秦文化的優秀品質轉化為適合新時代的民族精神資源。其中開拓進取、創新思變、勤勉誠信以及開放、相容、博取等特質都可以優先利用於今天陜西的經濟建設和文化開發的實踐中。

    秦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在繼承其中優秀文化遺産的同時,亦應注重對秦文化在市場經濟中的開發利用。秦文化地域是中華文化的發源地之一,特別是關中腹地,歷史文化悠久,文物古跡眾多,文化儲量豐富,具有文化産業的區位優勢、資源優勢和社會綜合優勢。方光華先生撰寫的《陜西文化産業的研究與實踐》一文,就是一種登高望遠的陜西文化戰略謀劃,包括對秦文化遺産的産業化。渭南師範學院院長丁德科先生的《秦文化現代價值:陜西經濟發展的重要人文資本》、陜西省社科院趙東先生的《陜西歷史文化資源的特性與類型》等論文,也均如此。“秦文化與經濟”欄目還有一些論文,引起陜西省委、省政府重視,相關見解已被採納。諸如此類,都體現出新時期大學學術刊物應有的社會擔當。

    對於秦文化的研究,學界幾代學者歷年潛心研究,發表了諸多論著。“秦文化與經濟”欄目為相關學術新見的發表,開闢了很好的園地。另外,該欄目發表了許多研究生文章,提攜和幫助剛步入學界的年輕人成長,為秦文化與經濟研究培育了後備力量。

標簽 - 依法治國,文化開發,依法辦事,文化結構,秦法制
網站編輯 - 宋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