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應是新技術的障礙

    7月5日,在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百度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通過視頻連線,展示了自己乘坐著無人駕駛汽車的情景。李彥宏坐在副駕駛室,駕駛室坐著百度智慧汽車事業部總經理顧維灝,但顧維灝雙手未觸碰方向盤。

  百度的這一舉動引發無人車上路是否合法的討論。有媒體報道稱,百度無人車行駛時在畫有實線的路段並到另一車道,同時也沒有打轉向燈。

  7月6日,北京交警發佈情況通報:針對媒體報道“百度公司無人駕駛汽車上道路行駛”的情況正在積極開展調查核實,公安交管部門支援無人駕駛技術創新,但應當依法、安全、科學進行。對於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規的行為,公安交管部門將依法予以處理。

  新技術的發展與法律的不斷完善之間應該是怎樣的關係?圍繞這個問題,《中國科學報》記者採訪了相關專家。

  法律落後於技術發展

  隨著技術發展的日新月異,越來越多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技術與社會領域産生了交集。在技術應用於社會的過程當中,無可避免地要與法律正面交鋒。

  比如無人駕駛汽車上路發生交通違法該如何界定,共用單車如何合法享受路權等等都顯示出技術的發展對法律的需求。

  “現階段,法律落後於技術的發展確實是一個社會現實。我認為,法律和技術在一段時間內不太協調是必然會發生的問題。因為法律需要穩定性,而技術的發展不是持續性的,而是跳躍性的,在這種情況下,穩定性和跳躍性的對比很有可能對現有的法律制度造成一定的挑戰。”中國科學院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副教授尹鋒林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採訪時如是表示。

  而交通運輸部管理幹部學院政法係教授張柱庭則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在討論技術的發展與法律的關係時,首先應當明確技術發展所處的階段,技術的發展階段不同,法律對其的規製作用也不盡相同。

  美國的交通部門把自動駕駛技術分為四級,分別是:無自動(0級)、個別功能自動(1級)、多種功能自動(2級)、受限自動駕駛(3級)、完全自動駕駛(4級)。其區別在於人參與的程度。

  “現在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發展達到了以人工駕駛為主、自動駕駛為輔的時代,如果再往下發展,可能會發展到兩者旗鼓相當,甚至自動駕駛為主、人工駕駛為輔。在探討法律與技術發展的關係問題時,首先要明確技術發展到何種階段。”張柱庭説。

  張柱庭介紹,自動駕駛汽車在現階段的探索並沒有法律明令禁止。“在人工駕駛為主、自動駕駛輔助的階段,法律不必干預。這表明瞭法律對技術發展的支援,但當自動駕駛技術發展到自動駕駛為主、人工駕駛為輔的時候,由於牽扯到公共安全,及自動駕駛車輛上人員自身的安全,這時法律要進行干預。”

  據張柱庭了解到的情況,相關部門正在做自動駕駛汽車的政策儲備工作。“只有當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才對法律法規有需求;技術還沒有成熟時,法律法規不必急著調整。”

  法律與管理並舉

  尹鋒林認為,法律有一定的穩定性,但同時也有一定的預見性。“在現有法律的基礎之上,可以預見到未來會産生什麼樣的問題,我認為在現階段可以進行一些法律上的規制。”除去法律層面,交通管理部門對自動駕駛汽車的規範,比如説安全標準、上路標準等等也應有明確的規定。

  不過,尹鋒林也表示,為了社會的進步,應該允許技術在發展過程當中涉及法律空白的地方,在規制上給它一定的空間,當立法機關和管理機關對該技術的發展研究得比較成熟了,再進行立法規制。

  “前幾年,網路通話是按照非法經營來看待的,因為電信經營必須經過相關許可,沒有經過相關許可甚至可能構成犯罪。微信面世後,作為一種即時通訊工具,其實它與以前的網路通話是類似的,但是司法機關沒有對其進行封閉,之後微信快速發展,現在已經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尹鋒林解釋,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法律對新技術的規制會保持一段時間相對謹慎的態度,當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時候,再從法律層面對其進行規制。這樣無論是對社會層面還是經濟發展都是有利的。

  “法律不是新技術的障礙,法律要促進、引領新技術,這就需要法律和技術相協調,用技術的發展來推進法律、不斷調整法律,來滿足技術的要求,這樣就會得到兩者的和諧發展、相互促進。”張柱庭説。

標 簽:
  • 自動駕駛,法律空白,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新技術,科學報
( 網站編輯:宋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