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傳統文化多一些敬畏之心

  在經濟、生態領域,“破壞性建設”是一個很準確、很有哲理、很有解釋力的概念。表達的意思,不像當初剛剛提出之時那麼費解,如今人們都能領會。大體説來就是,我們富起來了,手裏有了錢,可以做許多過去做不了、做不起的事情了。然而,有能力做的事情未必都是好事。有些事,做了還不如不做,做得不好,後果會很嚴重,因為不合規律,事與願違———主觀上想建設,結果是破壞;看上去是建設,實質上是摧殘;心裏想的是要錦上添花,實際上卻畫蛇添足……比如一座歷經千百年滄桑、曲徑通幽的古鎮,非要把它毀掉,變成整齊劃一的大街、高樓;一片獨特的自然景觀,不是去想著如何呵護,而是動用現代化工具和手段,非要用鋼鐵、水泥把它塑造成自己想像的樣子;一汪有土有泥有草有花的大湖,魚兒樂在其中,鳥兒沐浴嬉戲,非要挖去泥土、拔去雜草、防漏鋪底;等等。

  這些年,由於我們強調科學發展觀,強化生態建設,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樣的破壞性建設少了許多,這是令人欣慰的。然而,我們也看到,在現實中,類似的事情總是難以禁絕。這是因為,過去我們有太長的時間沿著這樣的思路思考問題,久而久之,就逐漸沉澱成了一套思維方式。而一種思維方式一旦形成,就很難改變,總是會通過各種途徑頑強地表現出來,反映在我們對各種問題的思考和解決上。

  由此我聯想到一個問題:在思想道德建設領域,有沒有“破壞性建設”的問題?在我看來,不但有,而且因為它不像經濟現象和生態現象那樣看得見、摸得著,很直觀、很容易判斷,而是藏於人們行為之中的“軟實力”,更有隱蔽性,反而更需高度關注。例如,因為要建設新社會,就把中國傳統文化完全否定,這是不是“破壞性建設”?因為要用政績和成就鼓舞鬥志,就可以做假賬、任意修改統計數字,導致我們的誠信體系不得不從很低的起點開始,這是不是“破壞性建設”帶來的後果?我想,這些是完全可以包含到“破壞性建設”概念之中的。

  思維方式上的片面性和唯意志論,是導致“破壞性建設”的一個最重要原因。只看到事物的一方面,而看不到它的另一面;只重視一個結果,而忽視可能出現的其他結果;只顧眼前要達到的目標,而不能認清可能帶來的長遠影響。缺乏系統思維,缺乏全局意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往往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有的是舊的問題解決了,卻帶出了新的問題;有的是舊的問題沒解決,還引發了更多的問題。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背離常識的問題。這是可作單獨思考的另一話題。

  應當承認,時代發展到今天,人們的思想道德意識相比過去還是有長足進步的。但是,也不得不説,在一些方面,和過去相比,我們並無質的改觀。個別方面,甚至還有愈演愈烈的可能。例如,以為打著愛國反日的旗號,就有權放火燒別人的私家車,就有權在網路上使用語言暴力;以為自己是“正能量”,就有資格用最骯髒、最粗俗、最不堪入耳的謾罵攻擊別人……我們還可以舉出一大堆這樣的“以為”,説明“破壞性建設”留給我們的遺産仍然沉重,其消極影響遠未消除。我們今天見諸報端的拒絕贍養老人的種種惡行,固然和普遍存在的金錢迷信有關,然而,難道就和我們過去對傳統文化的徹底否定沒有一點關係麼?

  所以,如何反思並進而防止思想道德領域的“破壞性建設”,仍然是一個很現實、很值得研究的問題。

  我在青藏高原待過6年。去過那裏的人都知道,青藏高原的生態極其脆弱。連綿無際的高原草地,有時只是一層薄薄的植被覆蓋著。別看這層薄薄的植被,也是那些小草們長期頑強生存才得以形成。一鐵鏟下去,很可能動搖的是幾千年、上萬年甚至更長年代中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生態平衡。

  因此,我希望,對文化領域可能出來的“破壞性建設”,要多一點防範之心,對傳統文化多一些敬畏之心。文化是好不容易才在人們心裏生根發芽的,一旦被毀壞,再想恢復,代價可就太大了,大到我們已經承受不起。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共中央黨校一級教授)

標 簽:
  • 破壞性建設,科學發展觀,敬畏之心,文化領域,軟實力
( 網站編輯:宋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