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防止涉企收費“前清後增”

  “清理政府服務性涉企收費,決不能這邊搞清理,那邊仍在不斷增加新項目,更不能與老百姓和企業‘玩貓膩’!”李克強總理在5月17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要求,“各級地方政府要在年內對外公佈涉企收費清單!對老百姓、對企業的各類亂收費行為,要抓典型,堅決曝光、重拳治理!”(5月18日中國網)

  自2013年至今,全國“自上而下”清理涉企收費的專項檢查確實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目前,已取消收費600項以上,每年為企業減少上千億的費用,為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騰出寶貴的資金。明明國家為企業減負幅度已如此巨大,可為何企業卻對國家減負力度和廣度卻表現出無感。聲勢浩大的清理涉企收費專項治理難達預期,根本原因恐怕還是在地方政府——這邊搞清理,那邊卻“神不知鬼不覺”地搞動作,導致涉企收費出現“按下葫蘆浮起瓢”的現象,企業稅費負擔依然不能有效地減輕。

  我們知道,涉企收費項目之所以如此眾多,是因為地方稅收不足以應付地方財政支出大幅增加的需求。現在,地方政府需要用錢的地方太多了,大量的財政支出僅靠稅收常常難以維繫。從地方政府稅費收入來看,稅收與收費各佔一半。也就是説,涉企收費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切身利益,每減少一項涉企收費就是減少一筆政府額外收入,涉企收費項目壓縮得越多,地方政府的收入減少就越多。在地方稅收嚴重依賴稅外收費的情況下,地方政府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錢袋子”越來越縮水。地方政府如何填補減少涉企收費項目給財政帶來的“窟窿”,增加地方稅收顯然不可能,顯然只能在涉企收費項目的拓展上尋找出路。於是,地方政府採用了“1-1=1”的策略,即前腳減少一個收費項目,後腳必須增加一個收費項目,唯有這樣才能保持地方收支平衡。

  應當看到,中國經濟發展正在加速轉型升級,隨著新行業、新業務和新模式的不斷涌現,地方政府各項涉企服務性收費既有合理性也有不合理的地方。強化對新行業、新業務和新模式的服務和管理,需要地方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從為企業的服務項目中收取一定的費用也是合理合情。但是,要確保增加的各項涉企收費的合理性,必須建立一個全方位、長效化的涉企收費的監管機制——前提是全面推開涉企收費公示制,激活市場主體和公民的社會監督力量。如此,既可以及時暴露問題、糾正問題,降低不合理收費對經濟活動的影響,也可以從根本上改變涉企收費清單不公開、不透明,進一步壓縮暗箱操作和權力尋租的空間,更能從源頭上遏止“按下葫蘆浮起瓢”肆意增加收費項目、巧立名目的強制收費等違規行為的滋生,確保涉企收費在陽光下運作。

  由此可見,全面清理涉企收費是一項全面、系統、專業和長期的治理工程,要防止涉企收費的“前清後增”,也要長期地查漏補缺和持續監督。現階段最有效的做法,就是把所有涉企收費置於陽光下,力促地方政府的資訊公開不斷延伸和拓展,自覺接受市場主體和公民的社會監督,從根本上治愈涉企亂收費的頑癥。“放水養魚”才能為企業減負,進而助力中國製造業創造轉型升級。

標 簽:
  • 涉企,收費項目,前清後增,錢袋子,治理工程
( 網站編輯:曾嘉雯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