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協和萬邦的價值信念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以“一帶一路”建設的偉大實踐為引領,創造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範例,積極推動全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攜手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歷史進程。在全球化時代,“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正是在中華文明中追求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理想的産物。

  求大同,就是追求天下大同、大同世界,它反映了中華民族對人類終極理想社會的理解與嚮往。其作為古今仁人志士的家國情懷和使命擔當,既是對現實社會的批判性建構,同時也是對未來美好社會的建設性求索。

  “大同之世”的樸素期待

  中西方文明中,都有各種學説探尋人類心中最美好的理想生活,西方有影響深遠的“理想國”,中國有傳承至今的“大同之世”,“大同”便是中國人心中美好的願景之一。“求大同”是中華民族對優良公共生活的樸素期待,尤其是對終極理想社會的不懈追求。

  “大同之世”出自儒家經典《禮記·禮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根據這一經典描述,“大同之世”儘管附帶著濃厚的原始共産主義色彩,但以人類發展所必要的理想主義精神之歷史張力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思想資源。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不僅表達著公共權力的生成邏輯和政道指向,也昭示著對“為政者”本身的德行要求,即堅持克己奉公,用公權力為天下人謀福祉。在這個理想社會中,“為政者”當以“天下為公”為價值中軸,以實現政治清明、家庭和睦、安居樂業的有道之盛世。“大同之世”是基於對人與自然、人與人關係的深刻思考,飽含著儒家積極的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的理想主義情懷,由此成為中華民族追求美好社會的智慧之淵藪。

  理想之所以為理想,恰在它高於現實且蘊含著未來實現的可能。陶淵明的名篇《桃花源記》再現了先秦經典中的“大同之世”,同樣以生動的筆觸描繪了一個“世外桃源”的“理想世界”。在“桃花源”中,沒有剝削和壓迫,人們自食其力,自給自足,和平恬靜,過著純樸安寧、衣食無憂的幸福生活。這一願景雖然在古代社會不可能真正實現,但它以文學藝術形式表達著人們對現實的不滿和反抗,更體現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嚮往。

  “大同之世”的美好夙願,不僅可以作為人類美好社會的應然“圖景”來引導人們的行動方向,而且能以“希望哲學”的理想願景作為檢視現實的他者“借鏡”,進而檢視和調試著人們的行動方略。所以説,大同“樸素”而不失“理想”之應然“情懷”,謂之“期許”而不失“現實”之實然“批判”,以其不可磨滅的心性之力表達著人們不斷“逼近”美好社會的生命張力。

  “大同之世”何以可能

  世代先賢對“大同之世”孜孜以求,恰恰因其“可能性”。可以説,人們對理想社會的政道期許中蘊含著“何以可能”的現實準備。

  物質的豐裕與共用。《孟子·滕文公上》曰:“民之為道也,有恒産者有恒心,無恒産者無恒心。”表達的是,“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又以“有恒産”改善民生而闡明“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重要性。《管子·形勢解》曰:“神農教耕生谷,以致民利。禹身決瀆,斬高橋下,以致民利。”神農氏教人耕作生産糧食,大禹親身疏浚河道,無不以利民生。所以説,物質充裕是確保“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基礎條件,是民生之本,是社稷之基。誠如“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老子·七十五章》),所以大道之行,必以“天下為公”,必以“百姓心為心”,始終秉持“德惟善政,政在養民”(《尚書·大禹謨》),讓廣大老百姓過上衣食無憂的好日子。大道之行,應致力於“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論語·季氏》),一是解決好“患寡”和“患貧”的問題,在於發展經濟做大“蛋糕”本身;二是解決好“不均”和“不安”的問題,在於“夫有公心,必有公道;有公道,必有公制”(《傅子·通志》),以共用原則來分好“蛋糕”。

  政治的開明與公正。“選賢與能”,尚賢以識能,知人而善任。《墨子·尚賢上》曰:“是故國有賢良之士眾,則國家之治厚;賢良之士寡,則國家之治薄。”為政者以開明政治來“選賢與能”則有助於實現國家的長治久安,而不必擔心“民之難治”。天下之治,由得賢也;天下不治,由失賢也。故王道之制,必“尊賢使能”,使“俊傑在位”。如此“則天下之士皆悅,而願立於其朝也”(《孟子·公孫醜上》),有了“知人”和“善任”的用人導向,所以賢者雲集,人才濟濟,由此形成為理想社會奮鬥的中堅力量。

  社會的和諧與有序。大道之行,“講信修睦”,人與人之間講求信義,遵循契約,和睦相處,“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和諧”是指一種協調、和睦的狀態,如“施之金石,則音韻和諧”(《晉書·摯虞傳》)意指各種事物配合得勻稱、適當。如“和而不同”之“和”中包含著事物的多樣性和差異性,而“和實生物”“同則不繼”則蘊含著事物間的統一性與創生性。此外,和諧也意指對和諧狀態的追求。相應的,“大同之世”也不是指既定的靜止的樣態,而是更多地意指不斷逼近“和諧”境地的行為和過程。“講信修睦”不僅體現身心和諧之上的人際和諧,而且體現為“百姓昭明,協和萬邦”(《尚書·堯典》)的“大同世界”。

  人心的覺解和安然。大道之行,亦是大學之道之行也。如《大學》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欲成非常事,必有“止于至善”的非常之人,所以要格物以致知,通曉萬物之理;誠意以正心,做到崇道而務本;修身以齊家,明確“物有本末”;齊家而治國平天下者,故而“知所先後,則近道也”。所謂“人心不古”,固然有外在環境因素使然,當然也與內心的自我墮落有關。人心的覺解,不是簡單而直接復歸“古貌古心”,而是以追尋“人之所以為人”之存在的本質力量,泰然自若地展開自我。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還可以理解為致力於“有道之世”的價值共識和群策群力;“學而時習之,不亦説乎”,還可以理解為致力於“大同之世”的執著信念和實踐求索。如此好“學”而善“習”者,故所謂“學至於樂則成矣”(《二程遺書·卷十一》)。

  “大同之世”的時代出場

  深入挖掘和闡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求大同”的時代價值,以此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新軸心時代的信念力量助力建構人類美好社會的中國方案出場。

  一是國家富強、人民幸福,民族復興之中國夢的時代出場。中華民族是求真務實的偉大民族,也是有理想情懷的偉大民族。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中國夢”不是懸隔在“主觀想像”上的“烏托邦願景”,而是在對中國歷史和現實深刻把握基礎之上,進而對未來中國發展方向的鄭重説明和行動方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是要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既深深體現了今天中國人的理想,也深深反映了我們先人們不懈追求進步的光榮傳統。”中國夢既是傳統“大同理想”的精神承續和現實建構,也是對共産主義遠大理想在初級階段之過程實踐的時代出場。

  二是各盡其能、各得其所,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制度指向。人民群眾是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創造者,是自己解放自己的核心力量。帶領人民創造幸福而有尊嚴的生活,是我們黨始終不渝的奮鬥目標,因而要善於傾聽和順應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保證人民平等參與、平等發展的權利,使社會主義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不斷逼近共同富裕的目標。共同富裕是人民群眾共建共用的結果,因而要堅持改革發展為了人民、改革發展依靠人民、改革發展成果由人民共用。各盡其能、各得其所,就集中體現為“人人參與、人人盡力、人人享有”的共同富裕的制度指向和發展理念。

  三是講信修睦、協同發展,共用共建惠及世界的中國行動。和則強,孤則弱。“大同之世”既要體現講信修睦的人際和諧與社會和諧,也要彰顯個人發展與社會發展相統一的“家國情懷”,更要彰顯“世界歷史”意義上的“世界大同”。“世界大同”是人類高度互助共榮的理想社會形態,也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必然選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裏,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裏,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基於此而推行的“一帶一路”的戰略構想,契合了沿線國家的共同需求,為實現優勢互補、開放發展、協同發展提供了機遇之窗。中國歡迎各方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和便車。這種包容互鑒、合作共贏的發展理念和中國行動,為構建更加公平、合理的世界經濟政治新秩序,共建共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地球村提供了黃金法則,也為我國現代化建設和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開啟了可持續的和平發展之路。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今天的我們,不僅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還將繼續暢想天下一家的美好願景。

  (作者:西安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本文係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共用發展理念的社會主義特質與實踐機制研究”的階段性成果。)

標 簽:
  • 大同之世,理想,傳統文化,大同理想
( 網站編輯:曾嘉雯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