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道理用中國話語

    現在中國社會在世界上時不時會“挨罵”,這有來自因“羨慕嫉妒恨”而招的“罵”,也有不少是因為不理解、不明白而招的“罵”。但不管是哪一種,説到底都與中國社會有理説不出、有理講不清有很大關係。

  中國道路之所以矚目,就因為這是一條與西方不同的道路;中國道理之所以必然,同樣因為有著與西方不同的邏輯及其他。但如果中國道理沒有自己的話語體系,用的都是別人的話語,別人的概念、範疇,不僅給外人講不清楚,恐怕自己都會繞糊塗。

  我們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為例,這是當代中國共産黨人的一大發明,也是中國道理中具有標識性的一個概念。20多年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給中國社會乃至世界帶來的發展奇跡、驕人成就就算是再有偏見的人也不能否認。但是總有一些西方人甚至包括我們自己人對中國的市場經濟橫挑鼻子豎挑眼,這其中除了出於利益的算計和小心眼外,更多的是不理解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究竟是什麼。因為按照西方經濟學理論,“經濟人”假設是市場經濟最基礎的理論支撐,由於市場中的主體都是“經濟人”,所以政府干預越少越好,讓政府走開的市場經濟才是好市場經濟。但中國的市場經濟一方面講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另一方面又強調“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按照西方的理論邏輯,這怎麼可能?所以中國的市場經濟不是真的市場經濟。這個結論貌似無懈可擊。

  問題是中國道路要由中國道理來闡釋,中國道理要用中國話語來表達。中國的市場經濟當然不否認“經濟人”假設,但中國的市場經濟中並不僅僅只有“經濟人”,還有“信仰人”。近9000萬中國共産黨人通過政黨組織、通過政府走向市場實踐自己的信仰,為中國的市場經濟作貢獻、作奉獻,我們為什麼要反感、害怕這樣的政府發揮作用呢?所以,中國的市場經濟當然不是西方的市場經濟,但中國的市場經濟又確實是市場經濟,而且是升級版的市場經濟。只是,這樣的道理只有用中國話語才能講清楚、説明白。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中國話語不僅僅是指説出來的話,更主要的是指背後的世界觀、方法論,價值觀、邏輯思維等等。同樣的行為在不同的世界觀、價值觀的觀照下會得出大相徑庭的判斷,會導致截然不同的結果。話語權實質上是世界觀的權力,是價值觀的權力,是思維方式的權力。

  同樣是航海探險,當年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插上帝國的旗幟並以女王的名義宣佈佔領。但是,大體同期稍早的中國鄭和七下西洋,比哥倫布還多3次,可所到之處播撒的是和平的種子,傳遞的是大國的氣度。同樣是技術進步,英國蒸汽機革命後首先想到的就是拓展海外殖民地,西方人拿到中國的火藥技術後就著手研製堅船利炮。直到現在都有很多外國人嘲笑鄭和的行為,嘲笑中國用火藥做爆竹賀歲的行為,甚至我們自己有些人都深以為然。其實反思今日世界的種種風險與危機,在更大的歷史尺度上,就人類社會發展來看,世界上還有比和平發展更值得追求的目標,還有比和諧相處更可貴的生活方式嗎?中國的做法看似有失卻擁抱了希望,擁有了未來。這樣的世界觀、價值觀和思維方式,我們為什麼不大講特講?

  當然,要真把這些講清楚,還要讓人聽進去,要有屬於我們自己的標識性概念。這樣的概念活躍在當下但來自傳統,往往是數千年文明積澱的精華。學術傳承、學脈綿綿講的就是這個意思。現代西方哲學社會科學中的很多話語也都是來自他們的軸心時代古希臘。講中國道理,就要善於發掘“天下”“和諧”“大同”“仁愛”“共用”等這些具有濃厚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概念。以此為基礎通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打造成屬於當代的、易於為國際社會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像“中國夢”“生態文明”“人類命運共同體”“協商民主”等這些已經走進世界議題的概念,就是中國道理話語創新的成功典範。

標 簽:
  • 中國話語,中國道路,中國共産黨人,經濟人,中國風格
( 網站編輯:曾嘉雯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