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做大學問做真學問

  我國廣大知識分子是社會的精英、國家的棟樑、人民的驕傲,也是國家的寶貴財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國家歷來高度重視知識分子,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座談會上提出要“立志做大學問、做真學問”,這是對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的基本要求,也是對包括自然科學工作者在內的所有知識分子的殷切期望。

  做大學問,首先要樹立遠大的志向。壯志與熱情是偉業的輔翼。做大學問者,往往崇尚“士以弘道”的價值追求,夙夜在公,立意高遠,胸懷開闊,不狹隘,不偏私,立志用自己的智慧“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種高尚的價值追求,激發著他們對人生、社會、民族、國家乃至整個世界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發展的深度關注與思考,為他們發現和把握時代重大話題、做大學問,提供不竭的精神動力和價值支援,這是他們之所以能做好大學問、成為大學者的重要因素。司馬遷如果沒有“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志向,就不可能“成一家之言”,寫出流芳千古的《史記》。

  判斷一個人是否做大學問的關鍵不在於其是搞文史哲還是數理化,而在於做學問為什麼人。當今時代,為什麼人的問題依然是做學問的根本性、原則性問題。知識分子為誰著書、為誰立説,是為少數人服務還是為絕大多數人服務,是一個首先應當明確的問題。歷史告訴我們,做大學問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當下,廣大知識分子要能夠想國家之所想,急國家之所急,並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重視人民的關切,聆聽時代的聲音,回應時代的呼喚,認真研究改革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重大現實問題,提出符合實際、利於發展的解決問題的方法或思路,積極為黨和人民述學立論、建言獻策,立時代之潮頭、通古今之變化、發思想之先聲,擔負起歷史賦予的光榮使命。

  大學問不只是大學問家的事,普通人也能成就大學問,各學科都能做好大學問。“立志做大學問、做真學問”,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所有而不是個別知識分子提出的要求。大學問不是職業概念,也不是水準範疇,而是對學者道德胸懷的要求。“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只要使高尚道德得以光大,使人民群眾受益,把事情做到極致,把自己的學問做好,就都是大學問。俗話説,行行出狀元。無論什麼學科、專業,都有個怎樣做的講究,只要不忘初心,胸有大我,牢記社會責任,充滿家國情懷,在為祖國、為人民立德立言中成就自我、實現價值,就可以做大學問,就能做好大學問。

  做真學問,是對學者治學過程的一種評價和要求。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立志做真學問,有著很強的現實針對性。當前,我國學術界不同程度地存在急功近利、粗製濫造、剽竊抄襲甚至篡改文獻、捏造數據等學術浮誇、學術不端、學術腐敗現象。知識分子專職于學術和學問,本應以研究問題、探索未知、摸索規律、追求真理、創新知識為己任,但現實中,一些人把搞學術、做學問作為獲取非學術性功利之手段,他們用“運作”代替創作,用“社會公關”取代科研攻關,這樣的不良風氣嚴重影響學術發展。

  “民無信不立”。這個信就是誠信、真實。誠信,是為人之本,立人之基。像醫生救死扶傷、會計不做假賬是一種職業道德一樣,學術道德是知識分子的職業道德。作為一名知識分子,就要恪守職業道德,探索未知,求真不欺,通過客觀研究,不斷為社會積累新的知識,做真學問。做真學問,必須弄清學術成果的形式與內容的關係。做真學問最重要的是要提出有價值的思想,如果只看重學術成果的外在形式而忽略了內容的思想性和創新性,不能提供有價值的思想,即使“著作等身”,也只是毫無價值的“空殼”成果,不能算是做真學問。

  有良知的知識分子、真正的學者,要立志做真學問。真正的學者以探索未知為樂趣而非以獲利為目的,他們偏愛學術,刻苦鑽研,忘我獻身,對學術能夠沉醉其中,終其一生。他們博觀約取,潛心研究,以心血做學問,用生命寫文章,厚積而薄發,甘坐冷板凳,十年磨一劍。創新性勞動是一種“良心活兒”,很多時候難以對研究者進行定量考核,能不能出成果主要靠自覺和奉獻精神。做真學問的知識分子,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守得住底線,是科學精神和學術道德的堅定踐行者。

  做大學問、做真學問,要著眼于偉大實踐。做學術研究,應該從實踐中來,再回到實踐中去。對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來講,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所講的:“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從我國改革發展的實踐中挖掘新材料、發現新問題、提出新觀點、構建新理論,加強對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經驗的系統總結,加強對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民主政治、先進文化、和諧社會、生態文明以及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等領域的分析研究,加強對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研究闡釋,提煉出有學理性的新理論,概括出有規律性的新實踐。”對廣大自然科學工作者來講,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加快各領域科技創新,提出更多原創理論,作出更多原創發現,力爭在重要科技領域實現跨越發展,跟上甚至引領世界科技發展新方向。

  當今的中國正處在社會變革、經濟轉型、創新發展的關鍵時期,時代為廣大知識分子做大學問、做真學問提供了廣闊的舞臺。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産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産生思想的時代,我們決不能辜負這個偉大時代。

標 簽:
  • 創新性勞動,學術不端,大我,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夙夜在公
( 網站編輯:程衛軍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