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審美的名義,呼喚表演的回歸

  表演正在成為一個被毀掉的行業嗎?

  一段時間以來,關於表演藝術,或者説表演行業的討論,正在引起越來越廣泛的關注。過去,人們把演員分成“偶像派”和“實力派”,如今,兩大陣營變成了“小鮮肉”和“演技派”,等於大張旗鼓地宣佈:演員是可以沒有演技的,影視作品是可以不需要表演的———只有商業回報,是至高無上的。

  沒有作品,只有商品。這是以資本邏輯碾壓藝術邏輯的結果。在這樣的邏輯支配下,演員成為撬動資本的杠桿,替身、摳像等鬧劇輪番上演,表演日益邊緣。我們在銀幕和熒屏上越來越難以看到演技派———連劇情都可以不要,還要演技派幹嘛?

  從這個意義上説,即便沒有“反腐大劇”的標簽,《人民的名義》 也是特別的。尤其是當該劇播出過半,後半程的敘事節奏引發觀眾爭議之時,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演技派們,用 自 己紮實的演技填補了觀眾期待和劇本不足之間的落差,獲得了一邊倒的點讚,也為 《文藝百家》 上的“表演談”欄目提供了豐富的案例。

  繼“達康書記”吳剛之後,本期“表演談”關注的是該劇中沙瑞金的扮演者張豐毅和祁同偉的扮演者許亞軍。兩位都是成名 已久的實力派演員,如今同時出現在《人民 的名義》 裏,面對著不 同 的挑戰:飾演一個一身正氣的省委書記,如何不陷入臉譜化模式?在歧路上越走越遠的公安廳 長,他的每一步,都有怎樣的行為 動機?兩位演員可以説出色地應對了這樣的挑戰,突破了劇本的局限;特別是扮演祁同偉的許亞軍,以 自 己的表演賦予了人物真實性與複雜性。他們證明 了一點:沒有表演,就沒有影視藝術。而表演是演員靈魂 與 角 色 的碰撞,是演員 成為角 色 的過程。通過表演,那些並不真實存在的人物在觀眾眼前站立起來,栩栩如生,令人信服。

  有一個現象耐人尋味:《人民的名義》 集結的這些演技派,在各自的履歷表上都留下過令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作。如今隨著該劇的熱播,年輕觀眾翻檢出他們以往的影視作品,就像發現了一片新大陸。是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而好的表演,能夠提供比顏值更高層次的審美快感。那麼,是誰綁架了新一代的觀眾,認為他們只要看臉就夠了?

  我們呼喚表演的回歸,以審美的名義。

  上海文藝評論專項基金特約刊登

標 簽:
  • 藝術邏輯,審美快感,演技派,觀眾,實力派
( 網站編輯:程衛軍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