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自覺到治理自信

    費孝通提出文化自覺的概念,至今已經20年。在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碰撞、衝突和融合的過程中,本土傳統文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和衝擊,費孝通先生敏銳地將具有“自我覺醒、自我反省和自我創建”意蘊的“文化自覺”概念引向學術界和實務界,開啟了中國文化、中國理論和中國實踐探索“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路徑發展的進程。近日由王兆雷研究員所著的《國家治理的文化根基》(以下簡稱《根基》)剖析、梳理了國家的治理精神、治理目標和治理結構,對提升教育治理體系與教育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啟發意義。

    治理精神:本土氣質與家國情懷。國家治理的精神內涵是有效維護治理權威和保障治理有序運作的基本要素,更是能否贏得社會大眾認同的關鍵所在。在教育現代化進程中,同樣需要強調本土氣質和家國情懷。只有這樣,才不會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迷失發展方向。

    《根基》所探討的國家治理體系不只是一種冷冰冰的、沒有情感的文本規範,更是一種具有家國情懷的價值觀念,這種情感和關懷不是“刻意表現”或“嘩眾取寵”,而要通過紮實的史料梳理和調查研究,探求背後的文化邏輯,真切實現國家治理文化與社會大眾日常生活的“心心相印”,並實現“凝聚共識、同心同德”。進而推進兩個平衡,即“個人安全需求與自由需求的平衡”和“社會穩定需求與發展需求的平衡”。對於教育來説,要辦人民滿意的教育,就需要教育行政部門與教育的各利益相關方“心心相印”,並能夠在各方利益間保持平衡。

    治理目標:批判建設與風清氣正。針對當前“理性計算”和“功利主義”盛行的社會轉型期,諸多治理規範助長不良社會風氣而脫離了基本治理精神。“批判”和“建設”是《根基》中的兩條核心理路。作者不僅對本土失序困境進行反思,對西方霸權模式進行批判,還提出將“風清氣正”“天下為公”等觀念作為國家治理的核心目標。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需要重新審視和梳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治理資源,在“傳承”的基礎上講求“創新”。“以鄉紳階層、家族長老為主體的多維自治模式”“以義莊制度為代表的公共服務和治理機制”等,都是中國治理文化中的瑰寶,脈絡清晰、歷史厚重,對現代社會治理體系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這樣的研究視角,對於新型城鎮化建設中的農村教育發展具有啟發意義。一些地方已經在利用鄉村文化特點,調動“新鄉賢”等鄉土資源支援教育發展。

    治理結構:時空治理與動態運作。國家治理體系的構建繞不開“時空維度”的考量。隨著時間和空間的轉換變遷,社會結構和權力關係也在進行轉型調整。因此,國家無法構建一種“一勞永逸、亙古常青”的治理模式和運作機制,這就需要透視不同歷史階段的差異化特徵。當前,我國進入了“新轉型”時期,“經濟新常態”和“新型城鎮化”成為黨和政府所著力推進的兩大新引擎,在解決以往長期存在的社會矛盾和社會問題發揮關鍵作用的同時,也帶來了諸多新困境和新挑戰。這些問題,也都是教育治理所面對的問題。

    《根基》對階層流動、社會變遷和文化轉型等因素進行有機剖析和論證,在經濟全球化的視野仲介紹和弘揚中國治理經驗,構建了具有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的治理結構。

    (作者:周延東,單位:中國人民公安大學)

標 簽:
  • 文化自覺,根基,治理結構,治理機制,文化邏輯
( 網站編輯:劉小暢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