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要規範行政

  全國人大代表、南方科技大學校長陳十一前不久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大學不要盲目“去行政化”。陳十一直言自己在大家認為“去行政化”的美國高校工作過,他認為,“去行政化”去的是“化”,不是去“行政”,一流的行政可以服務一流的教學和科研,大學要回歸大學的辦學根本目的,即培養人才,做出好的科研成果,讓行政更好地服務於教學科研。

  大學“去行政化”,歷來是輿論關注的一個焦點,也是每年兩會期間經常引發熱議的教育話題。所謂大學“行政化”,實質是行政過多干預學校發展,行政權力和行政管理模式濫用,忽視了大學作為學術機構的特殊性,侵害了高校的法人地位和辦學自主權。

  大學“去行政化”,本意是推進政校分開、管辦分離,讓行政的歸行政,學術的歸學術,給學術自由的環境。高等教育發展史證明,大學的可持續發展需要相當程度上的大學自治。如同著名數學家丘成桐所言:“大學應該有自己的獨立見解,引領社會,而不應該在政府、企業或傳媒的驅使下迷失方向。”《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早就提出,“推進政校分開、管辦分離”“逐步取消實際存在的行政級別和行政化管理模式”。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出臺的全面深化改革決定明確提出,要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推動高校去行政化。可以説,加快大學“去行政化”進程,已是大勢所趨。

  但需要指出的是,“行政”本身沒有貶義色彩,大學發展時刻也離不開行政管理。“去行政化”不是弱化行政管理,更不是擯棄行政管理,而是擺正行政與學術錯位的關係,規範行政行為和辦學行為。所謂“去行政化”不是去“行政”,關鍵是在泛行政化的社會環境下擯棄過度行政化,規範行政權力,督促權力恪守邊界,讓教育教學和科學研究擺脫行政權力的束縛,讓行政管理服務於人才培養。

  大學的行政管理,是一種有別於行政機構的專業化的管理,不是簡單地將社會上的行政管理移植到大學,必須尊重教育規律並適應學校發展。大學為社會服務,應該建立在大學自身能夠順利發展的基礎之上。大學應該引領社會發展,而不是跟著社會搖擺而失去自我。換言之,作為高層次的教育機構及知識精英的薈萃之地,高校應該堅持其“合理的保守性”,做“社會的精神燈塔”,在一定程度上拒絕權力的束縛和社會的誘惑,有超乎利益考量之外的訴求,即發展人(而不是塑造人)和生産知識(不僅是技術知識),不能完全按市場規律或社會規律辦事,淪陷於“行政化”的泥潭不能自拔。

  需要強調的是,大學“去行政化”,不僅需要大學自身的努力,需要高等教育系統自身的變革,還需要高等教育系統外部支撐體系的建構。當務之急,要改變政府管理模式,改變由行政管理部門為主導的辦學方式,改變過去政府過多、過細地管理大學的僵化體制,創造相對獨立的環境來確保大學自治和學術自由,激發高等教育的活力。

  當前,建設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必須堅持以改革創新為動力,破除制約大學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加快創建充滿活力、富有效率、更為開放的體制機制,以更大的勇氣和智慧統籌推進教育改革,以更為科學的設計變革資源配置方式,更好地促進大學發展,促使大學生成人成才。

  (作者係河南信陽師範學院教師)

標 簽:
  • 行政,行政化,大學自治,大學發展,行政權力
( 網站編輯:宋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