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麥的外交手腕

  19世紀德國統一的最大功臣,世所公認,非俾斯麥莫屬。1862年9月末,俾斯麥被任命為普魯士王國的首相兼外交大臣。俾斯麥對內對外盡顯其“鐵血本質”。但“鐵血”掩蓋了他的另一面,他也是個精於外交手段、對國際大勢和地緣政治有精準判斷的外交家。

  化敵為友:尋求與敵人的共同利益

  丹麥、奧地利和法國這三個鄰國,都是德國統一繞不過去的門檻,都只能用戰爭才能最後解決問題,實現統一。他認真分析歐洲形勢,決定利用諸大國間矛盾,充分施展外交手段,孤立敵人,各個擊破,最終達到目的。經過認真分析、權衡,他選擇丹麥作為首要打擊對象,因為丹麥違約吞併荷爾斯泰因公國和石勒蘇益格公國在先,為他提供了進攻丹麥的“合理性”。況且,“解放”這兩個邦國,對歐洲政治版圖沒有過大影響,其他國家也沒有必要干預。

  俾斯麥的過人之處、也是最能反映他外交謀略與手腕的,是能根據需要,找到與敵人的“共同利益”,將敵人化為盟友。既然此兩邦與奧地利利益攸關,俾斯麥就通過具體外交談判、磋商,讓利與奧,説服奧地利最後同意與普魯士一同向丹麥開戰,二者平分戰利品,普魯士佔領石勒蘇益格,奧地利佔領荷爾斯泰因。1864年2月,普、奧向丹麥開戰,丹麥戰敗。同年10月,簽訂和約,丹麥放棄這兩個公國,分別為普、奧佔領。

  “利害”與“是非”雙重功效

  對丹麥戰爭勝利後,俾斯麥立即開始策劃對奧地利的戰爭,要將奧趕出德意志邦聯,實現以普魯士為首的德國統一。

  在對奧地利作戰前,俾斯麥做了最週詳的外交活動,保證了戰爭中有利於己的外部環境。戰爭爆發後,奧地利被迫與北邊的普魯士和南方的義大利兩線作戰,很快就潰不成軍,普魯士大軍直指維也納。危急之中,奧地利皇帝弗蘭茨·約瑟夫向法國皇帝拿破侖三世緊急求助,請他出面調停。拿破侖三世也怕普魯士佔領奧地利後勢力太大,立即出面調解。此時普軍輕而易舉便可攻佔維也納,普王威廉一世和那些帶兵打仗的將領們自然都想乘勝前進,一舉破城。但俾斯麥卻力排眾議,堅決主張不破維城,就此停戰締約。威廉一世開始不接受他的意見,俾斯麥堅持己見,甚至以辭職相要挾。在他的堅持和勸説下,威廉一世終於同意立即停火談判。1866年8月23日,普、奧雙方在布拉格正式簽訂和約,規定奧地利完全退出德意志邦聯,舊邦聯宣告解體。經過這次戰爭,普魯士基本統一了德意志。

  (原載《文史天地》2016年第12期)

 

標 簽:
  • 俾斯麥,外交手段,丹麥戰爭,外交談判,外交活動
( 網站編輯:宋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