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可能世界中推進顛覆性創新

    可能世界是現代模態邏輯學中一個基本概念。一般説來,它是指現實世界中的事物和現象可能的存在方式與存在狀態。克裏普克曾以擲骰子為例直觀和形象地解説過其可能世界理論。兩個骰子A和B各自具有6個面,倘若把它們同時投擲以後,分別出現一個朝上的面和數字。兩個朝上的面和數字共同構成骰子A和B的一種存在狀態,這就是一個可能世界。對於其中每個骰子來説,投擲以後都會出現6種可能的結果,兩個骰子A和B總共應當具有36種可能的結果或存在狀態。在克裏普克看來,這36種可能的結果或存在狀態就是36個可能世界。從這種意義上講,它類似于現代概率論“樣本空間”中的樣本點。

  顛覆性創新是人的思維對於現實世界的理性重構。它不可避免地涉及事物存在方式和狀態的轉變,從而也必然要以可能世界作為思想前提和基礎。具體説來:其一,顛覆性創新是一項面向未來的創造性活動,而未來正是一個可能世界,是一個古今中外從未存在過的非現實世界,是人的理性建構或可以建構的理性世界,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其二,顛覆性創新是以可能世界為藍本對事物存在狀態和方式的理性重建,它需要一個從可能到現實的轉化過程才能夠實現。創新在本質上是一系列探索性活動的結果,顛覆性創新是關於這一結果的歷史評價,不可能事先獲得認定。普朗克1900年提出的量子概念引發了一場深刻的物理學革命,但當時並沒有任何人可以認定這場革命。經過愛因斯坦光量子理論、玻爾氫原子量子化軌道模型、德布羅意物質波、海森堡矩陣力學、薛定諤波動力學等一系列重大發展,最早也必須到1927年海森堡測不準關係、玻爾互補原理提出之後,這種顛覆性創新才能夠獲得確認。其三,顛覆性創新涉及事物兩種不同存在狀態之間的相變,如何準確選擇一種新的穩定狀態及其順利推進這一相變過程的實現,是顛覆性創新成敗的關鍵所在。因此,必須在可能世界平臺上加強關於事物除現存狀態之外其他N-1種可能存在狀態的邏輯性、現實性與前瞻性研究,加強關於事物可能存在方式的純粹性理論研究。

  在可能世界的語境中,顛覆性創新可以理解為兩個可能世界之間的轉換。它可以用來闡釋現代對於傳統的顛覆,可以用來闡釋後現代對於現代的顛覆,也可以用來闡釋未來對於現在的顛覆;可以用於解説商業領域的顛覆,也可以用於解説軍事領域中的顛覆。從這種意義上講,顛覆性創新是新世界的起點與舊世界的終點。馬克思論述現代世界起源時曾指出:“火藥、指南針、印刷術——這是預告資産階級社會到來的三大發明。火藥把騎士階層炸得粉碎,指南針打開了世界市場並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術則變成新教的工具,總的來説變成科學復興的手段,變成對精神發展創造必要前提的最強大的杠桿。”

  在可能世界中推進顛覆性創新,要求人們的思維超越感性、具體、暫時和有限的現實世界,超越現有戰爭概念和武器裝備,以國防科技內在蘊涵的種種可能裝備為基礎,以種種可能戰爭需要的新概念裝備為牽引,大膽地構想未來新的作戰規則,並以此為依據創造全新的軍事裝備:第一,以理性為導向重構人類經驗。未來戰爭是人類理性建構的産物,完全超越了人們的直接經驗與間接經驗。思維超越感性具體事物的個別性走向一般性,並根據這種一般性的特點,結合新的邊界條件組織相關知識在思維中重構具體事物,是人類理性的內在要求,也是顛覆性思維的本質特徵。第二,以未來的可能戰爭為導向超越現實裝備。早在飛機剛剛産生時,杜黑便創立了現代制空權理論,按照他的話來説:“戰爭——這是未來的可能性,因此,我們不能夠用過去的眼光來迎接它。”顛覆性創新是以無限的可能性作為思想前提,運用獨特的方法與技巧實現的,讓思維超越當前的現實裝備,走向純粹思想的和邏輯的可能裝備,為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展示了一個廣闊的前景。第三,以可能裝備為導向推動國防科技創新,尤其是國防科技體系創新。現代國防科技體系則是以可能裝備作為前提、以科學發展為基礎、以創新或顛覆性創新為特徵的科學技術體系,職能就是實現從科學理論到軍事裝備的轉化。因此,大力推動國防科技體系從國防工程技術到國防科學技術的現代化轉型升級,應當成為走向顛覆性創新的一條捷徑。

 

標 簽:
  • 可能世界,顛覆性,矩陣力學,制空權理論,物質波
( 網站編輯:宋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