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如何擴大

    今年兩會期間,中國教育報刊社“教育行業數據分析與資訊服務平臺”監測顯示,“學前教育”議題連續9天最受關注。

    無論是對“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學前教育資源供給的擔憂,還是對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爭議,都反映出當前我國學前教育公共服務的公益普惠程度不高,“入園難”“入園貴”仍是影響我國教育公平的突出問題。針對未來如何進一步擴大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這一問題,記者採訪了兩會期間提出相關建議的兩位委員。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劉焱:

    普惠性幼兒園應當實行“一費制”

    自2010年以來,我國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性突破。目前存在的問題是,公辦幼兒園佔比過低,“一位難求”;民辦幼兒園佔比過高,提供普惠性服務的民辦園數量較少,入園難、入園貴問題依然存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發展學前教育,鼓勵普惠性幼兒園發展”。鼓勵普惠性幼兒園發展,是今後我國學前教育發展的主要方向和著力點。

    我們研究發現,當前的實際情況是公辦幼兒園辦園品質高、收費低、家長成本分擔比例較低;公辦性質幼兒園、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收費高、家長成本分擔比例較高。2014年,公辦幼兒園(包括全額和差額撥款)家長成本分擔比例在46.4%—54.61%;公辦性質幼兒園(企事業單位辦園等)和民辦幼兒園家長成本分擔比例在84.45%—89.6%。

    以北京市為例,公辦幼兒園實際年生均辦園成本大約在2.5萬—3萬元之間,家長月繳費700—900元,成本分擔比例在30%左右;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實際年生均辦園成本在2萬—2.3萬元左右,家長月繳費1700—1800元,成本分擔比例在85%左右。辦園品質較高的公辦幼兒園收費長期偏低的情況不解決,很難真正解決“入園難”、主要是“入公辦園難”的問題,也不能真正體現教育公平。

    建設公益普惠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應當讓大部分幼兒能夠就近在家門口、交差不多的費用、進差不多品質的普惠性幼兒園,享受基本有品質的學前教育。為此,建議普惠性幼兒園實行“一費制”。以教育公平為原則,建立合理的普惠性幼兒園成本分擔機制,消除不同辦園體制普惠性幼兒園之間的收費差異,實行普惠性幼兒園收費標準、撥款/資助、品質監控一體化管理機制。

    第一,教育部、財政部應當聯合出臺文件要求各地政府根據本地的實際情況,按照普惠性幼兒園的品質標準核定公辦幼兒園的生均辦園成本,防止公辦幼兒園裝修建設的奢華化傾向。同時,以建立普惠性幼兒園公平合理的成本分擔機制為導向,確定公辦幼兒園生均財政撥款標準並納入當地財政性教育經費預算,既確保公辦幼兒園的運作經費,又確保教育撥款的公平性,不人為擴大幼兒園之間的園際差距。

    第二,正視民辦幼兒園當前佔比較高的實際情況,加大對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扶持力度,引導更多的民辦幼兒園向社會提供普惠性學前教育服務。通過政府購買服務,幫助普惠性民辦幼兒園降低收費標準,幫助家長降低送孩子上幼兒園的負擔,消除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在收費標準上明顯的園際差距,真正讓“教育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辦好做實學前教育這項涉及千家萬戶的惠民工程、民心工程。

    第三,建立與教師職稱掛鉤的普惠性幼兒園教師基本工資標準,切實保障普惠性幼兒園教師待遇。當前公辦幼兒園在編教師待遇基本上能與當地小學教師持平,但非在編教師和民辦普惠性幼兒園教師待遇較低。不著力解決這兩個部分幼兒教師的待遇問題,很難真正解決幼兒教師隊伍的數量品質問題。切實提高幼兒教師待遇,應當著力消除普惠性幼兒園編制內外教師的待遇差異,建立統一的普惠性幼兒園教師基本工資標準,並與促進幼兒教師專業發展的職稱評聘制度掛鉤,提高幼兒教師對職業的認同感,吸引更多的高等院校畢業生進入幼兒教師隊伍。

    全國政協委員王明洋:

    普惠性民辦園扶持政策要有長效機制

    隨著國家放開二胎生育政策,我國將迎來一個生育及入園高峰浪潮,現有及加建的公辦園遠不能滿足入園需求。建議政府從以下幾方面著手,鼓勵更多的社會資本投入普惠性學前教育,促進學前教育健康發展。

    第一,重視及鼓勵社會資本積極投入普惠性學前教育的發展建設。普惠性學前教育不僅是指公辦園,而應該是指公辦園與普惠性民辦園的統稱。民辦園的開辦是自籌資金投入,辦學場所租金佔學費總收入的15%—30%,教職員工薪金福利佔學費總收入的45%—60%。民辦園的沉重辦學成本是致使其收費貴的根本問題。政府若將開辦公辦園的資金成本和辦學條件給予扶持普惠性民辦園,一家公辦園一年的政府財政開支,就足以補貼三至五家普惠性民辦園的開支。這樣,可以鼓勵更多的社會資本投資普惠性幼兒園,讓更多的優質民辦園願意進入到普惠園行列,實現普惠性幼兒園的普及和推廣。

    第二,合理制定普惠性民辦園收費標準,以保證幼兒園辦學品質及發展。許多教育主管部門,對普惠性民辦園定價採取與公辦園“同價”或高出少許的限價政策,造成普惠性民辦園收不抵支,致使教師工資福利低、師資流失、保教品質差。建議政府對普惠性民辦園的收費有一個合理的、明確的參考標準,要根據不同投資及規模的幼兒園辦學成本,考慮到幼兒園場地租金、人員工資福利、日常運營、設備設施維修及折舊等辦學成本,制定出有科學依據的收費標準,以保證普惠性民辦園能可持續健康發展,使得更多的優質幼兒園願意主動加入到普惠性民辦園行列中來。

    第三,設計扶持政策長效機制,保障財政補貼可持續。政府在設計普惠性民辦園扶持政策時,要有長期思路、長效機制。建議政府採用生均公用經費補助、教師長期從教津貼、社保醫保福利津貼、師資培訓津貼等辦法。實行“以事立費”制度,按做多少事就付給多少資金的原則,在普惠性民辦園園舍改造擴建、購置教玩具、維修經費等提高辦學水準的項目中予以扶持。政府可以通過減免租金、獎勵、補貼或購買服務等一系列優惠政策,來降低幼兒園的辦學成本,以鼓勵社會資金積極參與舉辦普惠性民辦園。

    政府應充分發揮其職能效應,側重在規範幼兒園的管理和依法辦學的督管,以及師資培養和提升辦學品質上,努力創造各種有利辦學條件,促使社會資金積極投入普惠性民辦學前教育發展,使幼兒園辦出水準、辦出品質,穩健發展。

    (中國教育報記者 紀秀君 採訪整理)

標 簽:
  • 普惠性,學前教育,教育公平,民辦,師資培養
( 網站編輯:唐淑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