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為什麼富有生命力

2018年12月05日 08:16:36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范勇鵬

  內容提要:民主是從人類政治生活的實踐中産生的,與特定社會的經濟生産方式、歷史文化傳統等密切相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更加注重民主的實質性,確保人民當家作主,充分調動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從而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同時形成了完整的制度程式和參與實踐,保證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享有廣泛持續深入參與的權利。因而,它既能激發社會活力,又能凝聚社會共識,為經濟社會發展創造安定團結的政治環境。

  民主是一個內涵豐富的政治概念,唯有歷史地、辯證地把握這個概念,才能對其形成科學的認識。民主具有複雜性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民主的形式多種多樣,同樣的民主形式在不同國家發揮的作用不同。因此,更有意義的課題是研究哪一種民主對自己的國家更有效。在世界政治制度史上出現過很多其他類型的民主實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與之相比是個新事物,也是個好事物。它在積極穩妥的政治體制改革中不斷發揮民主的優勢,克服民主運作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如今,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繼續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並在實踐中不斷完善和發展,使其更加科學、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立足中國國情、適應中國需要的民主

  考察人類文明史,民主不是思想家頭腦的憑空創造,而是從人類政治生活的實踐中産生的。它與特定社會的經濟生産方式、歷史文化傳統等密切相關,並從當時的社會土壤中生發出來。

  在古希臘城邦産生了直接民主形式。當時少數人的統治被稱為貴族制,多數公民的直接統治被稱為民主制。古希臘城邦較小的規模降低了民主運作的組織和制度成本,為直接民主提供了可能。而存在於奴隸主、平民、奴隸階級之間的矛盾,既是城邦政治制度演變的主要動力,也為政治衝突埋下了伏筆。當時的政治觀察家就指出,這種民主制往往無法長期穩定地維持,具有向貴族制演變的傾向。

  資本主義登上歷史舞台後,産生了代議制民主。資産階級把中世紀封建貴族用來和國王鬥爭的議會制拿來為己所用,並試圖借此推翻封建貴族的統治,這時選舉制和代議制才和民主這個概念聯繫起來。資産階級把選舉、程式等形式因素作為民主的主要內涵。在這種形式民主的框架下,資本確立了自己的統治地位。但資産階級在贏得政治權利之後,就通過設置競選保證金、文化水準等選舉資格限制,運用政黨預選等手段,排斥廣大勞動人民的民主權利。因此,資本主義民主實際上是資本的民主,並不是人民的民主。它並不能對資本主義制度下日益嚴重的兩極分化、經濟危機、治理困境等實質問題作出有效回應,也不能在政治上真正代表、實現廣大人民的利益訴求。應運而生的社會主義高舉起民主的旗幟,要求建立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來發展社會生産力,要求給予勞動人民不受限制的選舉資格,要求實現實質性的社會公正。

  在中國,中國共産黨領導中國人民立足中國國情,建立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是在中國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基礎上長期發展、漸進改進、內生性演化的結果,是在我們追求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的長期奮鬥中逐步形成的。經過新中國近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的實踐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不斷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是中國的基本政治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是從中國的社會土壤中生長起來的,適應保障人民權利和推動國家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需要,因而成為有生命力的、真正的民主制度。

  維護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民主

  各種形式的民主都注重建立一套政治參與程式。資本主義民主就將自己包裝在複雜的制度和程式之中,但對實際結果並不關注,解決社會發展重大現實問題的能力較弱。事實上,只要不解決資本的統治問題,任何程式設計都不能帶來實質性的民主,無法真正維護人民根本利益。與片面強調程式的資本主義民主不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首先強調民主的實質性,即致力於保證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鞏固和發展,確保人民當家作主,充分調動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從而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同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形成了完整的制度程式和參與實踐,保證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廣泛持續深入參與的權利。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迫於廣大勞動人民的鬥爭壓力,不得不在擴大選舉權、節制資本等方面作出一些妥協。但應看到,資本主義民主是為資本統治服務的,它無法突破資本主義生産關係及其基本制度,也不可能根本解決資本主義社會的問題。

  國內國際實踐都表明,堅持和發展社會主義,需要有一個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從根本上維護人民利益的政治領導力量,這是建設社會主義的政治保障。因而,鞏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堅強領導,才能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民主。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堅強領導,是堅持社會主義、防止包括資本在內的各種非民主力量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前提。在堅持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前提下,我們黨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各項事業中充分發揚民主。從人民代表選舉到基層社會治理以及執政黨內部的政治生活,我們黨都堅持科學決策、民主決策、依法決策,尊重和保障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不斷健全民主制度,豐富民主形式,拓寬民主渠道,保證人民當家作主落實到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之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通過堅持和發展社會主義,維護人民根本利益,成為最廣泛、最真實、最管用的民主。

  凝聚社會共識、實現和諧有序的民主

  資本主義民主的制度設計服務於社會不同利益集團的競爭,西方的政黨和政客大都是某個利益集團的代言人。對他們而言,只要能在競選中勝出就達到了目的,是否提出並執行符合全體人民利益的主張並不重要。政客為了勝選,必須迎合支援自己的選民群體,因而會不同程度地忽視其他選民群體的利益。這自然會産生不同利益集團的衝突性政治,兩黨制或多黨制是其必然結果。

  一些西方國家的兩黨制催生了官職分贓、選舉舞弊、惡鬥攻訐、權錢交易、政商勾結等資本主義民主的“規定動作”,直到今天這一幕幕仍在上演,整個社會並沒有在民主中團結起來,而是日益撕裂。還有一些西方國家實行的多黨制在這些方面也是大同小異,有的國家已經陷入既選不出好的領導人、又出現不了強有力的執政黨、更出台不了應對國家發展難題的合理政策的治理困境。與之相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顯示出獨特優勢。中國共産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具有堅實執政基礎、廣泛群眾基礎的先進政黨,能夠團結帶領中國人民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之所以能實現各方面意志和利益的協調統一,除了緣于執政黨的政治屬性,還因為我們黨不僅重視選舉民主,而且重視發揮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作用。協商民主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資本主義民主在實踐中將民主的主要內涵限定為多數決定,也就是一部分人的意志統治另一部分人的意志。實際上,多數決定有時並不是一種好的民主辦法。比如,如果兩種意見人數基本相當,以微弱多數來壓倒對方顯然就容易埋下社會衝突的隱患,更無法調動絕大多數人的積極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將民主協商作為一種貫徹始終的工作方法和政治原則,充分發揮民主協商的作用,既能最廣泛地調動人民群眾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激發政治活力;又能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識,畫出最大同心圓,為經濟社會發展創造安定團結的政治環境。

  如果説資本主義民主是在塑造對手關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則通過協商的辦法塑造親密合作的朋友關係。通過推動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統籌推進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以及社會組織協商,將協商的精神滲透于政治生活的各個方面各個環節。各行各業的群眾都參與到民主協商中來,日常政治生活的民主化就會深入推進。所以,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歷了人類歷史上空前迅猛、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但並沒有像一些西方人所預測的那樣走向崩潰,而是在有效解決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的過程中不斷增強凝聚力、向心力,實現了和諧有序的快速發展。

  (作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副院長)

標簽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實踐,協商民主,人民當家作主,民主制度
網站編輯 - 張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