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經貿摩擦:美方邏輯與中國應對

2018年09月12日 07:36:34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張佔斌 孫飛

  隨著美國把貿易霸淩主義的矛頭主要對準中國,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從目前形勢看,美國肆意揮起單邊加徵關稅“大棒”的做法受到世界許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譴責,必將對經濟全球化造成重大危害。中國站在維護多邊體制和國際經貿秩序、維護中國合法利益的堅定立場,為捍衛自由貿易始終保持克制和理性應對。從美方邏輯看,中美經貿摩擦涉及中國體制特徵、産業政策、經濟模式等一系列問題,有必要深入分析美國挑起經貿摩擦的話語邏輯、基礎支撐和核心訴求,在此基礎上統籌推進“六穩”舉措,引領中國經濟行穩致遠。

  美國發起經貿摩擦的話語邏輯

  從2017年美國商務部發佈的“中國非市場經濟地位”報告,到今年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佈對華301調查報告,再到美國在世界貿易組織總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前提交的“中國貿易破壞性的經濟模式”報告,這三份報告相互支援,靶向明確,構成了當前美國政府在國際經貿領域對華挑起摩擦的基本話語邏輯。

  首先,美方的“中國非市場經濟地位”報告指責中國政府對市場進行干預和控制,在經濟改革中的作用不斷增強,並認為這是中美貿易不平衡以及美國面臨其他經濟問題的主要原因,並由此武斷認定中國是“非市場經濟”模式。誠然,在市場經濟演進歷程中,中國政府發揮了一定作用,但這一做法是有産業理論作為支撐的。事實上,美國經濟一直以來都是沿襲了“政府+市場”的模式,而非其所主張的完全的“自由經濟”。美國經濟學家弗裏德曼主張自由經濟,他就認為美國的經濟現實完全不符合自由經濟的主張。近期美國政府通過行政權力大搞企業投資限制、干預企業全球設廠佈局,以達到美國“製造業回流”的戰略目的,這顯然也不是自由市場經濟。

  其次,美國301調查報告片面指責中國有關技術進步和創新的産業政策,認定中方的法律、政策和做法,削弱了美國公司的智慧財産權價值,降低了美國的全球競爭力,阻礙了創新投資。事實上,一方面美國憑藉其世界一流的技術強國優勢建立了針對中國的龐大而嚴厲的技術防範網,中國不可能偷竊美國技術,或逼迫美國企業轉讓技術。另一方面,301報告允許美國政府以政策不合理或具有歧視性從而對美國商務造成負擔為由,對外國實施包括加徵關稅在內的懲罰措施。但什麼政策是不合理的或歧視性的、是否對美國商務造成負擔或限制,卻是美國説了算,這種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的博弈規則,是服從服務於維護美國霸權地位的根本需求的,更是對世界多邊貿易體制的公然踐踏。其最終目的是要求中國改變相關領域的産業政策,延緩中國的技術和經濟的進步速度。

  再次,美方否認中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市場經濟,否定中國發展中國家的身份和地位,認為中國的産業政策違反了自由貿易原則,這顯然是美國單方面的主觀臆斷,缺乏必要而充分的證據。世界貿易組織前總幹事拉米明確説,中國沒有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這是一個最權威的回答。美國沒有以此為藉口將中國告上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也説明美國的主張並沒有法律依據。對中國經濟模式的猛烈攻擊,實質上是當前美國政府將中國視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在位霸權國家對新興大國的圍追堵截行為,力圖遏制中國發展。

  中國市場經濟主體地位的形成與積極進展

  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經濟建設取得了重大成就,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建設不斷成熟和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準顯著提高。從中國市場經濟體制特徵、産業政策、國有企業改革進展、民營經濟發展成就看,中國市場經濟的主體地位已經形成,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正在凸顯。

  從經濟體制建設的歷程看,中國市場經濟的主體地位已經形成。從1992年十四大明確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到十六大提出在更大程度上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再到十八屆三中全會強調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中國始終堅持市場化的改革方向不動搖,市場作為資源配置手段的地位和作用不斷提升,政府職能發生深刻轉變,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明顯增強。正是憑藉市場經濟主體地位的逐步形成和經濟體制改革持續釋放的微觀活力,中國實現了經濟的超預期發展並推動了全球經濟格局的轉變。聯合國發佈的《2018年世界形勢與展望》報告指出:中國2017年對全球的經濟貢獻約佔三分之一,經濟總量佔世界的15%左右。

  從産業政策實踐看,中國的産業政策具有指導性和現實合理性。從國際比較經驗來看,一個國家在經濟起飛早期階段較多采用産業政策具有現實合理性和歷史必然性。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重視産業政策是合乎規律的現象,而且我國的産業政策是指導性的,也沒有強制性技術轉讓的法律規定。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就表示,“中國的技術進步來自從中國政府巨大基礎科學投資中獲益的了不起的企業家們,以及來自中國精益求精、重視科學和技術的教育體制”。事實上,美國也始終沒有放棄過採用産業政策這一工具,美國聯邦政府的減稅扶持、創新補貼、設立小企業局等直接干預市場的行為隨處可見。正是産業政策的紅利持續釋放,使得當前美國産業依然位於全球價值鏈和産業鏈的高端、高附加值環節。拋開美國的産業政策實踐,指責中國産業政策損害美國的智慧財産權、創新投資和技術開發以及其他世貿成員的利益的言論是荒謬的。

  從國有企業成長歷程看,中國的國有企業已經是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市場主體。中國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起步較早,1984年開始推動計劃經濟下的國營企業向市場經濟下的國有企業轉化;1993年提出進一步轉換國有企業經營機制,建立適應市場經濟要求的現代企業制度;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産監管”“準確界定不同國有企業功能”“國有企業要合理增加市場化選聘比例”等。30餘年的市場化改革驅動著國有企業的體制機制發生了重大變化,逐步形成了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和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在穩增長、調結構、惠民生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從民營經濟取得的成就看,中國經濟體制的市場化改革取得了實質性進展。改革開放40年來,黨和政府堅持把鼓勵、支援、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各項政策落地、落細、落實,持續優化營商環境,著力營造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促進企業家公平競爭誠信經營的市場環境、尊重和激勵企業家幹事創業的社會氛圍,為民營經濟發展創造了新動能、新機遇、新空間。可以説,當前中國民營經濟發展進入到轉型升級的歷史新階段。據最新的全國經濟普查數據顯示,我國民營企業的數量佔全國企業總量的99.3%,民營經濟佔GDP總量的66%,稅收貢獻率71%,社會就業人口占近90%等。

  統籌推進“六穩”重點舉措,引領中國經濟行穩致遠

  中美經貿摩擦標誌著當前中國發展的外部環境發生了重大結構性變化,需要我們在全面總結40年改革開放經驗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深化關鍵領域的改革開放,弱化中美經貿摩擦的“負面”衝擊。就當前來講,必須做好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的“六穩”工作,以“穩中求進”應對“穩中有變”,力爭我國在應對中美經貿摩擦與外部環境演變的複雜形勢下贏得更大主動。

  穩就業穩投資就是保基本穩運作。穩就業就是要穩增長,既需要關注經貿摩擦對就業的衝擊,加強就業監測和保障,更需要系統完善各個領域的社會政策。要積極落實國家發改委聯合十六部門印發的《關於大力發展實體經濟積極穩定和促進就業的指導意見》,著力長遠穩定和促進就業,加快構建實體經濟與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産業體系,實現就業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良性互動。穩投資要著力在創新、綠色、民生等領域鼓勵形成新的投資需求,推動形成民營、國有、外資共同投資的優質營商環境。投資要在加大基礎設施補短板力度和堅持經濟高品質發展層面精準發力。

  穩外貿穩外資就是借外勢應外變。穩外貿要妥善應對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繼續實施市場多元化戰略,降低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度,深入推進貿易便利化改革,積極擴大出口,多角度降低貿易成本。穩外資,既要推動落實擴大開放、大幅放寬市場準入的重大舉措,又要通過制度創新,加快形成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保護在華外資企業合法權益,在智慧財産權、政府採購、産業優惠政策等方面保障外資參與公平競爭。要按照國際高標準市場開放模式深化自貿區改革,賦予自貿區更大的改革自主權。加快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推動國家級經濟開發區、邊境經濟合作區和跨境經濟合作區等平台建設。

  穩金融就是控風險強實體。穩金融既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又要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要積極落實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精神,切實做好金融穩定工作,形成政策合力。貨幣政策要在流動性總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條件下,更加重視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既要通過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強化窗口指導等方式增加貨幣供給,也要提高存量貨幣的週轉速度與效率。財政政策要在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作用,要加大國債和專項債的發行力度,保持在建項目的順利推進,穩定基建投資所需的資金來源。監管政策應更重視考慮實體經濟承受力,把握好結構性去杠桿的力度和節奏,協調好各項政策出台時機,積極防範風險。

  穩預期就是攬全局增信心。預期穩定才能使經濟行為更具長期性和持續性。今年上半年我國經濟保持了總體平穩、穩中向好的態勢。一方面世界銀行6月發佈的《全球經濟展望》預計,受消費增長強勁等利好因素帶動,今年中國經濟預計增長6.5%,比1月份的預測值上調0.1個百分點。另一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7月底發佈的最新年度評估報告認為,中國經濟繼續保持強勁發展勢頭,預計2018年經濟增長率為6.6%。這些折射出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的良好預期。下半年,中國全面深化改革還將不斷釋放紅利:以補短板為重點,適度擴大有效投資,完善促進消費的體制機制,積極釋放更多內需潛力;推進重點領域改革,切實解決制約創新發展的堵點、難點和痛點,催生新的市場主體活力;擴大對外開放,創新應用負面清單制度,努力吸引更多的外資,創新外貿方式和渠道,驅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展現全新魅力。

  (作者:張佔斌,係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孫飛,係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副教授)

標簽 - 經貿摩擦,美方,中美貿易,邏輯與,自由經濟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