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長宜放眼量

——從強國興衰規律看我國面臨的外部挑戰

2018年09月11日 07:39:17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孫勁松 劉悅斌 王兆勤 等

  當前,中美經貿摩擦引起了國內外的廣泛關注,國內出現了一些疑慮、慌張,甚至有人驚呼“狼來了”。在這種情況下,需要我們放寬歷史視野,在更高層次上“睜眼看世界”,總結世界強國興衰的經驗教訓,認清我國所處的歷史方位,正視各種外部挑戰,齊心協力把自己的事情辦好。

  一、新興國家在發展進程中普遍經歷了一個關鍵性階段

  隨著15世紀地理大發現和新航路的開闢,各大陸日益聯為一體,人類歷史進入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史。500年來,一些國家相繼崛起,你方唱罷我登場。其中,荷蘭、英國和美國先後稱雄世界,法國、德國、日本、蘇聯等國,也曾不止一次地向更高目標發起衝擊,但最終沒有成功。其間群雄逐鹿,此起彼伏;風雲詭譎,步步驚心,呈現出一幅幅興衰交替的歷史畫卷。

  “海開工車夫”荷蘭從1609年徹底獨立到17世紀中葉成為當時世界強國,用了半個世紀左右。英國在資産階級革命後迅速發展,到1784年打敗老對手荷蘭,用了100多年時間。

  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後,在科技進步和工業化生産的推動下,大國崛起速度明顯加快。美國從1865年結束南北戰爭到1894年工業總産值躍居世界第一,用了約30年。法國自1789年爆發大革命,到1810年打敗歐洲大陸主要對手,成為歐洲強國,用了20年。德國從1871年統一到1913年首次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用了42年;1938年再次跨入世界強國之列,主要工業指標位居世界第二位,用了20年。日本從1868年實行明治維新,到1905年打敗俄國成為世界強國一員,用了不到40年;二戰後,日本又經過30多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蘇聯從1917年十月革命到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用了不到30年成為世界強國之一;戰後重新投入建設,又用了30年時間,到上世紀70年代中期成為與美國抗衡的超級大國。

  在世界新興國家由大而強的過程中,都經歷了一個關鍵性階段。這個將強未強的特殊歷史階段一般為10年左右,在此期間,相關國家面臨的風險和挑戰較前明顯增大,事關興衰成敗。在這方面,英、美是成功的典型,法、德、日、蘇則提供了歷史教訓。

  英國在1763年擊敗法國成為歐洲強國,首次驕傲地自稱“日不落帝國”,此時與其1784年徹底取代荷蘭在世界上的地位之前,存在一個關鍵性階段。這期間,英國通過工業革命,創造了“比過去一切時代創造的生産力還要多”的生産力,加快了向工業社會的轉型,成為第一個“世界工廠”,為英國進入全盛時期打下了堅實基礎。

  美國在南北戰爭後積極採取措施緩和南北矛盾,實現國家重建,到1894年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開始步入關鍵性階段。儘管美國在經濟體量上佔據世界首位,然而其綜合實力還不如英國。尤其是,美國國內問題叢生,壟斷加劇,腐敗橫行,社會矛盾尖銳。西奧多·羅斯福就任美國總統後,大力開展以反壟斷為主要內容的社會進步主義運動,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贏得了“托拉斯爆破手”的美譽,為美國問鼎世界鋪平了道路。

  拿破侖于1804年建立法蘭西第一帝國,標誌著法國進入關鍵性階段。但就是這樣一位被黑格爾稱為“馬背上的世界靈魂”“神的存在”的大人物,卻犯了一系列戰略性錯誤,特別是1812年貿然發動對俄戰爭,勞師遠襲,鎩羽而歸,最終於1815年兵敗滑鐵盧,使法國喪失了向世界強國衝擊的機會。德、日類似的事例也一再上演。

  蘇聯的教訓更為慘痛。在迅速崛起成為超級大國後,蘇聯領導人犯下了一系列戰略性失誤,特別是走上軍事稱霸對抗的錯誤道路。1979年侵略阿富汗,陷入10年戰爭的泥潭,最終在這個“帝國墳場”自掘墳墓,撤兵兩年後國家即宣告解體。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回望大國興衰歷史,一些國家用30年左右時間實現跨越式發展,是一種普遍現象。這個時候達到了一個重要歷史節點,此後10年左右是其興衰成敗的關鍵性階段,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也是一種普遍現象。在此期間,如果發展戰略選擇正確,實力將日益增強,最終會成為世界強國,荷、英、美都是如此;如果選擇不正確,出現戰略性失誤,國家將迅速衰落下去,從而失去進一步發展的歷史機遇,法、德、日、蘇即是如此。

  二、遭受打壓是新興國家繞不開的“坎”

  新興國家在崛起的關鍵性階段,往往會與守成國家發生國家利益的激烈碰撞,無一例外地會受到刻意打壓,這是必然遇到的“成長的煩惱”,是發展歷程中繞不開的“坎”。

  英國在崛起過程中先後受到西班牙、荷蘭打壓。地理大發現後首先成為海上霸主的是西班牙。16世紀後期,英國通過宗教改革激發了民族活力,積極進行海外擴張,與西班牙發生利益衝突。1588年,西班牙派遣“無敵艦隊”氣勢洶洶打到府去,妄圖依靠強大的海軍力量將英國扼殺于搖籃之中。英國海軍以弱勝強,打敗西班牙,第一次以歐洲強國地位出現在世界舞台上。此後兩國為爭奪海上主導權反覆較量,雙方元氣大傷。荷蘭乘機崛起,成為海上霸主,壟斷了全球貿易的一半。1651年,英國通過《航海條例》,規定進入英國的貨物必須由英國商船或貨物産地商船運輸,次年荷蘭即發動了絞殺英國的第一次英荷戰爭。這時英國正處於資産階級革命中,憑藉新興資産階級的銳氣,戰勝了荷蘭。此後100多年時間裏,荷蘭與英國又進行了三次戰爭,一直到1780—1784年的第四次英荷戰爭,英國才徹底戰勝了荷蘭。

  法國在發展的關鍵性階段同樣受到了英國的打壓。英國成為世界霸主後,對於挑戰其地位的國家毫不手軟,典型的是主導反法同盟。針對稱霸歐洲大陸的法國,歐洲君主國先後七次組成反法同盟予以圍剿,最終於1815年徹底打敗法國軍隊。參加反法同盟的國家時有變化,但英國始終是主要成員,其他國家是為了維護君主制度,而英國則是為了維護霸主地位。

  美國在崛起過程中也受到了英國的打壓。早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英國就趁機圖謀分裂美國,乃至幻想重新將美國變為自己的殖民地,於是口頭上宣稱中立,實際上支援南方,接濟南方軍火,為南方建造多艘軍艦,給北方造成很大困擾和損失。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首先提出包括成立國際聯盟在內的“十四點原則”,實質是在保障世界和平和國際合作的幌子下,建立由美國掌控的國際組織,試圖主導世界秩序。用時任美國總統顧問豪斯上校的話説,就是要“按照我們的心願完成對世界地圖的重新繪製”。英國當然洞悉美國圖謀,聯手法國,百般掣肘,最終迫使美國放棄加入國聯。

  美國成為世界強國後,轉而對威脅其地位的國家進行遏制和打壓。上世紀80年代,美國對軍事強國蘇聯和經濟強國日本進行打壓。儘管美國視前者為最大的敵人,視後者為親密的盟友,但當他們威脅到美國自身地位時,都毫不留情。

  對蘇聯,美國的手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向蘇聯大力輸出西方價值觀,進行意識形態滲透,培植“第五縱隊”,誘導蘇聯進行所謂民主改革;同蘇聯大搞軍備競賽、金融貨幣戰,限制蘇聯油氣出口;挑撥離間蘇聯各民族之間、各加盟共和國之間的關係,等等。蘇聯這個超級大國之所以在瞬間轟然倒塌,固然有國內的因素,但來自美國的一套組合拳是主要外部因素。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僱員彼得·施瓦茨寫道:“談論蘇聯崩潰而不知道美國秘密戰略的作用,就像調查一件神秘突然死亡案子而不考慮謀殺、死亡事件是否存在著特殊反常和預謀一樣。”

  對日本,美國也絲毫沒有網開一面、手下留情。上世紀80年代,日本産品充斥全球,對美國貿易大幅順差,隨之而來,大國雄心迅速膨脹,公開叫板美國,招致美國的打壓。1985年9月,美國召集五國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簽署“廣場協議”,逼迫日元升值。之後在不到三年時間裏,日元對美元升值達50%,嚴重打擊了日本出口,加之日本應對戰略出現失誤,導致經濟持續低迷,經歷了“失去的20年”。日本經濟總量從上世紀80年代相當於美國的60%左右,下降到2017年的25%左右。

  由此可見,新興國家在發展關鍵性階段受到守成國家的打壓,也是一個普遍的歷史現象。

  三、中國完全有信心有能力跨過這道“坎”

  我國經過了30多年改革開放,到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從世界強國發展規律來看,我國目前正處在爬坡過坎的關鍵性階段。在這個階段受到打壓,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早晚的問題。實際上,自2010年開始,我們遇到的來自外部的挑戰和麻煩,都與此有關。當前美國主動挑起的貿易戰,就是這種挑戰的繼續。2017年8月,時任美國白宮首席戰略分析師的班農就曾聲稱,美國在經濟上打敗中國僅剩5年左右的“窗口期”;他提出,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經濟戰爭是重中之重,必須集中一切資源打贏這一仗,“如果我們輸了,5年以後,最多10年,我們就會達到一個無法挽回的臨界點,那時,我們就一點翻盤的機會也沒有了”。美國打亂中國發展進程的意圖暴露無遺。這種打壓也許還有別的花樣,但不管怎麼樣,天塌不下來。對於我們來説,既不要心存僥倖,也不要驚慌失措,最重要的就是從容應對,更加專注地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面對偏見,用行動説話;面對壓力,用能力説話。

  首先,要更加充滿信心。這種信心,來自於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來自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巨大的制度優勢,來自於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成就。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我們今天受到打壓,恰恰説明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取得了巨大成就,發展態勢蒸蒸日上。我們有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科學指導,這是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信心所在、底氣所在。在今後前進的道路上,無論出現什麼樣的外部挑戰,我們都要保持定力,按照自己的節奏,辦好自己的事情。正如古羅馬哲學家奧勒留所講的:“要像屹立於不斷拍打的巨浪之前的礁石,巋然不動,馴服著它周圍海浪的狂暴。”

  其次,要更加增強憂患意識,防止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前進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越是處於發展的關鍵性階段,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道路決定命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我們的根本利益所在,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是我們付出巨大的學費和代價得出的結論,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當今時代,“關起門來朝天過”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我們不能因發展中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而放棄改革開放,也不能因為外部壓力,包括美國挑起的貿易摩擦,而改變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不能説你讓我改什麼我就改什麼,你讓我放什麼我就放什麼。在壓力面前,一定要有底氣,既敢於鬥爭,又善於鬥爭,在堅決維護國家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務實理性處理好國家間關係。

  第三,要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團結出生産力、出戰鬥力,團結是最大的力量。孫中山先生曾經指出,“中國人如果成一片散沙,是不好的事,我們趁早就要參加水和士敏土(即水泥——引者注),要那些散沙和士敏土彼此結合來成石頭,變成堅固的團體”。歷史證明,中國共産黨成立以後,就成為了團結凝聚中國人民完成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任務的“士敏土”,成為了中國革命和建設各項事業的主心骨、穩定器和領頭人。越是在爬坡過坎的時候,越是在遭受外部遏制打壓的時候,就越要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團結一心,眾志成城,奮力前行。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是任何外部力量都阻擋不了的!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孫勁松、劉悅斌、王兆勤、彭公璞、左鳳榮執筆)

標簽 - 1941年,打壓,歷史方位,堅持和發展,蘇聯
網站編輯 - 唐淑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