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我經濟模式的指責貽笑大方

2018年08月10日 07:53:31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高淩雲

  7月26日,世貿組織總理事會在日內瓦舉行年內第三次會議。美國常駐世貿組織大使謝伊和中國常駐世貿組織大使張向晨就中國經濟模式進行了激烈辯論。謝伊大使的指責大致可以概括為四點:第一,中國是世界上最具有保護主義和重商主義的經濟體;第二,中國通過公有制、控制關鍵經濟實體以及政府指令等方式,繼續對資源分配進行直接和間接的控制;第三,中國的經濟模式已被證明特別具有貿易破壞性;第四,中國繼續從其世貿組織成員身份中獲得巨大收益。首先需要強調的是,對一個國家或地區來説,經濟發展模式並無好壞之分,適合自身情況的就是好模式,美國經濟模式並不一定適合中國。這一點,美國自己也承認,而且,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在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時候特別強調過,美國不會將自己的模式強加到其他國家身上。既然如此,我想謝伊大使指責中國經濟模式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才真的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下面,針對上述指責予以逐項回應,以説明其荒謬、可笑之處。

  一、總理事會沒有討論WTO成員經濟模式的許可權

  回應之前,有必要簡單科普一下,WTO的總理事會是什麼機構及其主要職能是什麼?WTO是以貿易議題為核心的國際組織,在其組織機構設置中,部長會議是最高決策機構,具有立法權、解釋權、裁決爭議的準司法權,還能豁免某個成員的特定義務以及批准非世貿成員國取得觀察員資格的請示,由所有成員方主管外經貿的部長、副部長級官員或其全權代表組成。但是,部長會議通常是每隔兩年或更長時間舉行一次,那麼在部長會議休會期間,就是由這個全體成員代表組成的總理事會代行部長會議職能並執行部長大會決議。

  總理事會下設三個理事會,分別是貨物貿易理事會,負責1994年GATT和各項貨物貿易協議的貫徹執行;服務貿易理事會,監督執行服務貿易總協定的貫徹執行;智慧財産權理事會,監督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産權協議的貫徹執行。此外,理事會下還建立若干負責處理相關事宜的專門委員會,如貿易與環境委員會、貿易與發展委員會、國際收支委員會等;以及貿易政策核查機構,它監督著各個委員會並負責起草國家貿易政策評估報告。雖然,總理事會可視情況需要隨時開會,自行擬訂議事規則及議程;但顯然,討論WTO成員的經濟模式並不是總理事會的職責所在。

  自由是一種境界,但自由也不能隨心所欲,自由是建立在大家都遵守規矩的基礎上的,任何一個組織都是這樣,WTO也不例外。不能把某個國家的自由建立在組織中其他國家的不自由之上,任何組織成員都必須遵守組織的規章制度——讓組織成員都相對自由的規章制度。

  二、中國的保護和重商主義色彩遠遠遜色于美國

  貿易保護主義是一種為了保護本國製造業免受國外競爭壓力而對進口産品設定極高關稅、限定進口配額或其他減少進口額的經濟政策,經常被人們與重商主義聯繫起來。不知道謝伊大使在給中國扣上“世界上最具有保護主義和重商主義經濟體”這頂超級大帽子時,有沒有想過美國在過去和現在的所作所為?

  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和重商主義具有悠久歷史。幼稚産業保護論就是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在1791年的《關於製造業報告》中提出的。18世紀末至19世紀中期,英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也是自由放任學説思想發源地;而美國建國初期的比較優勢是農業,工業談不上優勢而是劣勢,按英國人當時以及美國人今天的主張,美國應該走傑斐遜路線(也就是發揮比較優勢);但美國人所做的恰恰是按英國人做的去做,並沒有按英國人説的去做。不僅如此,1930年美國為了應對大蕭條,還通過了臭名昭著的《斯穆特—霍利法案》,大幅提升超過2萬種外國商品的進口關稅稅率,立即遭到主要貿易夥伴的報復,並導致全球貿易額從1929年的360億美元下降為1932年的120億美元。不僅加劇了經濟危機,美國自身也深受其害。諷刺的是,法案的兩位發起人裏德·斯穆特和威爾斯·霍利議員,在下一屆國會選舉中也都敗選。那麼今天,美國為什麼隱瞞自己曾經的歷史?為什麼要“抽掉梯子”?我想,一是可能不願説,二是也不能説,其目的無外乎是想讓發展中國家不能沿著“梯子”爬上來,從而永遠奴役他們。

  往事如煙,相逢一笑。過去的我們就不提了。但現在的情況又如何呢?當前,針對自由貿易及多邊貿易體制,中美兩國的態度也是迥然不同。一方面,美國正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向中國,以及歐盟、日本、墨西哥、加拿大等傳統盟友揮舞著關稅大棒;另一方面,中國倡導推進WTO改革,主張利用多邊框架解決貿易爭端,並不斷下調各類進口品的關稅。提前履行了將平均關稅降到10%以下的入世承諾,目前的平均加權稅率只有4.4%,實際徵收率更是低到只有2.4%。不僅如此,截至今年7月29日,世界貿易組織ITIP數據庫顯示,中國的非關稅壁壘措施只有2652項,遠遠低於美國的5452項。

  三、中國是否存在政府引致的資源錯配

  資源錯配是一個學術性較強的概念。如果資源可以充分自由流動,實現帕累托最優,那麼就是“有效配置”,而“錯配”則是偏離了這種理想狀態。從技術角度來看,“錯配”可以分為兩種,學術界將之定義為內涵型錯配和外延型錯配。內涵型錯配,是指依據經濟學基本原理,假定在完全競爭的市場上所有企業的生産技術水準是凸的,那麼最優配置應該是同樣生産要素在每一家企業的邊際産出相等,不然就存在矯正“錯配”、提高産出的空間。外延型錯配,則是指在一個經濟體內所有企業的生産要素邊際産出均相等的條件下,仍能通過要素重新配置帶來産量提升的情況。顯然,美國指責中國政府引致了資源錯配應該是指外延型錯配。

  從這個角度講,如果政府採用非市場的手段,將生産資源更多配置到國有企業,這種安排不合理的前提就應該是,生産資源在國有企業的邊際産出更低。但真實情況如何呢?這個問題並不複雜,國內外已有大量研究證明,若以凈資産收益率和總資産收益率來衡量,國有企業的效率並不低;不僅如此,當用增加值/銷售收入、增加值/銷售成本來衡量,國有企業的效率還要遠高於全部企業的平均值。如果進一步考慮國有企業的宏觀效率則更是如此,因為國有企業還能為國家對經濟進行引導和調控提供重要的經濟基礎,在實行宏觀經濟調控、保障人民生活、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等諸多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當然,這麼説並不是否認部分地方政府在經營不善國企的退出問題上存在這樣或那樣的顧慮。

  四、中國的經濟模式已被證明特別具有世界貢獻性

  中國的經濟模式已被證明特別具有貿易破壞性嗎?謝伊大使講破壞,是因為中國的發展模式降低了全球貿易量,抑或降低了全球貿易品質呢?我們並沒有因為中國對全球經濟貢獻越來越大,就無端貶低其他國家所做的獨一無二貢獻。

  下面這組數據有必要再重復一遍,雖然每次講的時候,美國都像捂著耳朵大叫“我不聽”的撒嬌小孩。首先,中國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成為全球經濟復蘇和可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發動機。按照國家統計局數據,2013—2016年,4年間中國經濟實現了年均7.2%的增長速度,遠高於同期美國、歐元區和日本三大發達經濟體年均增速,也明顯高於世界經濟2.7%的年均增速,有力推動了世界經濟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超過30%。事實上,1978年,中國GDP佔世界的比重僅為1.8%。其次,中國經濟發展通過貿易為世界各國帶來了機遇。一方面,中國通過出口為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提供了大量價廉物美的産品,豐富了各國消費選擇,降低了投入成本;另一方面,中國進口需求迅速擴大,為國際貿易繁榮做出越來越大的貢獻,有效促進了世界經濟再平衡。據世界銀行統計,2011—2016年,中國進口貨物和服務總額佔全球進口市場的份額由8.4%提高到了9.7%,上升1.3個百分點,而同期美國、歐元區和日本三大發達經濟體的進口份額下降了0.4個百分點。

  中國對世界越來越大的貢獻也獲得了良好的國際聲譽。如世貿組織前總幹事帕斯卡爾·拉米今年4月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期間就表示,改革開放的確給中國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及多年來亮眼的經濟增速,這是有目共睹的,同時中國也給世界經濟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而且未來中國對世界經濟的貢獻將會更大。日前世貿組織對中國第七次貿易政策審議中,參與審議的各方普遍認為,中國這兩年的經濟發展和貿易政策方向給全球發展帶來了機會,對於中國在過去兩年裏經濟貿易政策的發展給予了充分肯定,對中國經貿發展給他們帶來的機會感到非常讚賞,對中國履行世貿組織的各項義務所取得的進展也給予充分肯定,特別是高度讚賞中國改革開放的新舉措。他們也非常高興地認識到,中國的開放在加入世貿後沒有停步,還在繼續擴大。

  五、中國的發展中國家身份

  無論從國際通行的各項每人平均發展指標還是從經濟和社會結構看,中國無疑屬於發展中國家。然而,“中國是發展中國家”這樣一個基本事實,近年來卻在國際上成為一個問題,常常受到部分國家、組織和個人的質疑。出現這一質疑的關鍵是,在國際社會中,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到底該如何確定?沒有完全固定的標準,在判定上比較權威的機構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尤其是後者會按不同發展程度發放優惠貸款)、世貿組織(世界貿易中允許發展中國家可以使用比發達國家更高的關稅比例保護自己的國內産業),另外還有一個經合組織,一般認為它是發達國傢俱樂部。凡是被它接納的成員國,基本會被認為跨入了發達國家行列。目前,這些機構並沒有將中國納入發達國家行列。

  部分別有用心的機構或個人甚至認為,中國堅持使自己保持發展中國家的身份,是要逃避繳納費用、環境保護等責任。這真是有一些“小人之心”了。實際情況是,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一直在為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不遺餘力地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積極提供與自身實力相匹配的國際公共産品。可以説明上述判斷的另一個例子就是,中美關於《巴黎氣候協定》的態度,美國退出了這個協定,而中國在認真履行。不僅如此,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理念陸續被寫入聯合國決議、安理會決議,進一步彰顯了中國理念對全球發展的重要貢獻。

  最後,我對美國同行的建議是,“觀天下書未遍,不得妄下雌黃”。近來美國發佈的《對華301調查報告》《中國貿易破壞性的經濟模式》等報告,無一不是基於過時材料的選擇性應用。殊不知,在美國故步自封的時候,中國正在與時俱進。當然,如果美國真的認為他們自由到可以無數次踏進同一條河流,那就另當別論了。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標簽 -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ITIP,經濟復蘇,經濟增速,錯配
網站編輯 - 趙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