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恩格斯眼中的無産階級政黨純潔性

2018年07月11日 07:51:05
來源: 學習時報 作者: 徐雷

  作為無産階級政黨的創始人,馬克思恩格斯在創建無産階級政黨以及指導無産階級政黨開展鬥爭中,對黨的純潔性尤其是組織上的純潔性問題進行了深入思考,這些思想對我們黨的組織純潔性建設仍有重要啟示。

  為什麼要保持無産階級政黨的組織純潔

  黨的性質是一個政黨的根本特徵,也是判別一個政黨不同於其他政黨的顯著標誌。純潔性是無産階級政黨的本質屬性,對於無産階級政黨來説極其重要。正如馬克思1860年2月在致斐·弗萊裏格拉特的信中所説,“我們的黨在這個19世紀由於它的純潔無瑕而出類拔萃”。

  關於無産階級政黨的純潔性問題,馬克思恩格斯從無産階級政黨建立之日起就給予了充分關注,始終把保持黨的純潔放在無産階級政黨建設的重中之重。早在1847年9月,馬克思恩格斯在起草中央委員會告共産主義者同盟書中就曾説道,應該認清自己的階級利益,儘快採取自己獨立政黨的立場,一時一刻也不能因為聽信民主派小資産者的花言巧語而動搖對無産階級政黨的獨立組織的信念。對於無産階級政黨為什麼要保持純潔,恩格斯1871年9月在談到工人階級的政治行動時,曾將其歸結為不同的政黨有自己的目的和自己的政治。黨的純潔性是植根于政黨的階級性而反映黨作為何種政黨的顯著標誌。要確保無産階級政黨不變質,就要始終作為群眾的“代言人”,充分反映廣大人民群眾的呼聲,保證組織的成員來自於人民群眾並代表人民群眾的利益,就要使得組織在吸納和評價黨員,以及開展活動時著眼于維護和實現人民群眾利益。嚴把入口

  1847年12月,馬克思恩格斯在為共産主義者同盟起草的章程中列舉了社會大眾要成為盟員所應滿足的一些條件,強調當事人的生活與活動方式要符合同盟的要求,要信仰共産主義,具有堅定的革命毅力,不參加任何反對共産主義的政治的或民族的組織等。這是無産階級政黨對吸收黨員條件的第一次明確規定。1864年9月,國際工人協會(即“第一國際”)成立,馬克思對支部吸納會員的責任進行了説明,要求每一支部應對接受的會員的品質純潔負責。馬克思在國際工人協會總委員會關於1871年法國人支部的決議草案中重申,凡欲被接受為支部成員者,必須提供行為端正的保證,在可疑的情況下,支部可以把生活來源作為“行為端正的保證”加以調查。1879年9月,馬克思恩格斯在給奧·倍倍爾、威·李卜克內西、威·白拉克等人的通告信中強調非無産階級出身的人入黨,必須嚴格堅持兩個方面的條件:一方面是這些人必須帶來真正的教育者,要對無産階級運動有益處;另一方面是這些人不能把資産階級的任何偏見帶進來,要無條件認同和接受無産階級的觀點和看法。不難發現,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無産階級政黨要保持組織上的純潔性,就要嚴把入口,明確黨員所應具備的資格。暢通出口

  在共産主義者同盟成立之初,馬克思恩格斯在中央委員會告共産主義者同盟書中號召巴黎的共産主義者應該緊密地團結起來,努力使錯誤思想在各支部消失。在這一過程中,如果格律恩的信徒和蒲魯東的信徒堅持他們的原則,那麼只要他們還是正直的人,他們就應該退出同盟而單獨行動。這是因為在共産主義的同盟中只能有共産主義者。在如何對待黨內的非共産主義者問題上,馬克思恩格斯態度鮮明——“必須退出”。實際上,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産主義者同盟章程》第2條中不僅提出了要成為盟員的7個條件,還強調盟員如果不能遵守這些條件即行開除,第37條再次主張這一要求,指出凡不遵守盟員條件者,視情節輕重或暫令離盟或開除出盟。1873年6月,恩格斯在致奧·倍倍爾的信中談到,無産階級的運動必然要經過各種發展階段,而在每一個階段上都有一部分人停留下來,不再前進。1879年8月,恩格斯又和馬克思探討了這一問題,認為當各種腐朽分子和好虛榮的分子可以毫無阻礙地大出風頭的時候,就該拋棄掩飾和調和的政策,這是因為一個政黨如果寧願容忍任何一個蠢貨在黨內肆意地作威作福,而不敢公開拒絕承認他,那麼這樣的黨是沒有前途的。由此可見,對馬克思恩格斯來説,無産階級政黨要保持組織上的純潔性,就要暢通出口,及時將不符合黨員標準、危害黨的事業的分子清除出黨。開展必要的過程鬥爭

  1878年10月,德國俾斯麥政府實施了《反社會黨人法》,面對這一不利狀況,德國社會民主黨內的機會主義者赫希柏格、施拉姆和伯恩施坦逃到瑞士蘇黎世(即後來馬克思稱之為的蘇黎世“三人團”),發表了《德國社會主義運動的回顧》一文。他們在文章中要求德國社會民主黨改變性質,放棄階級鬥爭,説唯物主義的社會主義是“淺薄的”“粗野的”“偏執的”。他們傾向於採取調和的態度,提出社會民主黨應由片面的工人階級政黨轉變為吸納“一切富有真正仁愛精神的人”的“全面黨”等等。針對這些機會主義觀點,1879年9月,馬克思恩格斯給奧·倍倍爾、威·李卜克內西、威·白拉克等人寫了封通告信,批評“三人團”滿腦子都是資産階級的和小資産階級的觀念,強調這只能是在社會民主工黨以外。如果他們組成資産階級政黨,那麼是可以的,但是在工人黨內部,馬克思恩格斯認為這些機會主義者毫無疑問就成為了“冒牌分子”,必須要與他們開展鬥爭。

  1882年10月,恩格斯在兩封信中,先後總結了法國工人黨鬥爭的情況,得出一個結論:看來任何大國的工人政黨,只有在內部鬥爭中才能發展起來,這是符合一般辯證發展規律的。無産階級的發展,無論在什麼地方總是在內部鬥爭中實現的。無産階級政黨本身所具有的革命性,決定了鬥爭甚至是比團結還更為重要的問題,恩格斯認為在可能團結一致的時候,團結一致是很好的,但還有高於團結一致的東西,“誰要是像馬克思和我那樣,一生中對冒牌社會主義者所做的鬥爭比對其他任何人所做的鬥爭都多(因為我們把資産階級只當作一個階級來看待,幾乎從來沒有去和資産者個人交鋒),那他對爆發不可避免的鬥爭也就不會十分煩惱了”。在馬克思恩格斯眼中,無産階級不能像機會主義者那樣,只要能獲得更多的選票和更多的“支援者”,就可以把無産階級的階級性和綱領丟開不管。矛盾絕不能長期掩飾起來,它們總是以鬥爭來解決的。而馬克思恩格斯主張的鬥爭,是建立在黨內成員地位平等的基礎上,也就是恩格斯所説的任何一個身居高位的人都無權要求別人對自己採取與眾不同的溫順態度。對這兩位革命導師來説,無産階級政黨要保持組織上的純潔性,鬥爭不可避免,無産階級政黨內部的共産主義者要隨時同黨內各種錯誤思潮作鬥爭。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