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主席送我兩本書

2018年07月09日 08:29:32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翁亞尼

  2018年5月15日,我收到了習近平主席送的兩本書:《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二卷。兩本厚厚的書用精美的紅玫瑰色紙包裝,大紅色緞帶捆好,多出的緞帶巧妙地扎成一朵紅花,喜慶而熱烈。手捧這沉甸甸的禮物,我激動不已、驚喜萬分,心裏暖洋洋的,半天無法平靜。許多往事也一一浮現、漸漸清晰。

  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主席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併發表重要講話。習主席在講到第三個問題——“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時説,他1982年到河北正定縣去工作前夕,一些熟人來為他送行,其中就有八一廠的作家、編劇王願堅。王願堅對他説,你到農村去,要像柳青那樣,深入到農民群眾中去,同農民群眾打成一片。柳青為了深入農民生活,1952年曾經任陜西長安縣縣委副書記,後來辭去了縣委副書記職務、保留常委職務,並定居在那兒的皇甫村,蹲點14年,集中精力創作《創業史》。因為他對陜西關中農民生活有深入了解,所以筆下的人物才那樣栩栩如生。柳青熟知鄉親們的喜怒哀樂,中央出台一項涉及農村農民的政策,他腦子裏立即就能想像出農民群眾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會上習主席談到,王願堅給他講過很多紅軍長征的故事,還講了很多老將軍的故事,令他很有感觸,要求大家不忘初心,不能忘了打天下時的艱苦歲月,永遠不能脫離人民群眾。

  願堅當年為習近平同志送行話別,雖然時間過去30多年,但那天的情景至今我仍能記起。作為王願堅的妻子,我了解願堅的性格,他內向,一臉的嚴肅、不茍言笑,更不輕易無原則地誇獎一個人,他嘴裏的褒義詞是很吝嗇的。但那天一回到家,願堅就滿懷喜悅地對我説:“如今很多人喜歡向上走,他卻選擇了走訪基層農村。”

  我問:“誰呀?”

  願堅説:“習近平。”願堅接著對我説:“近平的工作要調動,作為習仲勳同志的兒子、耿飚同志的秘書,他完全可以去一個條件好的地區和崗位,卻去了河北正定縣,而且還是他自己要求去的。他已經在陜北偏僻的農村梁家河插隊7年了,難道還沒幹夠呀!現在有些人削尖腦袋往大城市、大機關、大公司鑽,他卻偏偏要去艱苦的地區繼續磨練自己。也好,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好樣的,近平離開北京,會在更廣闊的天地飛得更高更遠。”

  “那你們倆都聊了些什麼?”我問。

  “近平是個很謙虛的人,主要是我講,他聽。我給他講了些革命傳統故事,很多是我當年寫《星火燎原》時採訪老紅軍、老八路時的素材,還講了柳青等優秀作家深入基層一線體驗生活與人民群眾打成一片的事。他一邊聽一邊記,十分認真,令人感動。近平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未來絕對能成大氣候!”

  其實,在這之前,願堅與習近平同志已有交往,也多次在我面前説起習近平同志。記得有一次,他説起習近平同志熱愛學習的事。因為願堅是部隊作家、編劇,所以他和習近平同志在一起談論的大多是戰爭年代的故事和文學。那天,願堅對我説:“真沒想到,近平的閱讀量這麼大,僅文學這一項,古今中外名著他讀了很多,有的還不止讀過一遍,讓我大吃一驚!許多故事情節他能很詳細地隨口講出來,有些段落甚至能完整背誦!不僅能講能背,他還能準確説出作品主題思想、社會背景、創作風格、寫作特點和作家的基本情況。除文學之外,中外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自然科學等方面的著述他也讀了很多。”

  1988年底,中國作協安排願堅和我去深圳“創作之家”度假,願堅説:“近平在福建廈門擔任市領導,從北京到深圳,我們中途繞道在廈門停一下,看看近平,順便給他帶幾本書。”我連聲説:“好。”

  我們滿懷希望來到廈門,方知習近平同志剛剛從廈門調到寧德地區工作。沒見到他,願堅感到十分遺憾,説:“我滿肚子的話兒,沒法對他説了!”接著又舉起大拇指對我説:“從繁華的特區到貧困地區,他又下去為民造福了!老伴,近平愛書如命,如果今後有機會出版我的作品集時,一定送他一套,他用得著,也表示我對他的敬意!”我連忙點頭,記在心上。

  願堅去世後,我開始著手聯繫出版他的文集,同時,按照他的交代,整理他生前一些未刊發的作品。我們在整理時,特別選擇那些體現以人民為中心創作導向的作品,交由報刊發表。2017年6月13日,《解放軍報》以一個整版的篇幅刊發了願堅的遺作《人民的乳汁》,引起反響,《新華文摘》等許多報刊媒體全文轉載,並榮登2017年《中國散文排行榜》。隨後,多家出版社聯繫我,商討出版《王願堅文集》事宜。今年上半年,《王願堅文集》(七卷本)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當散發著墨香的《王願堅文集》一拿到手,我就著手給習主席寄書,通常送書是要作者簽名的,但願堅去世了,無法由作者簽,但這又是作者的作品和遺願呀,我想了想,就在扉頁寫上了“王願堅贈”,下面寫上“翁亞尼代筆”,附上信,順手用出版社包書的舊牛皮紙包起來,寄給了習主席。習主席日理萬機,工作那麼忙,能不能收到,有沒有時間看?這些都沒多想……

  5月14日,家裏電話響了,是中央辦公廳的一位同志打過來的。他在電話中對我説:“習總書記收到了您的來信。總書記表示,謝謝您贈送《王願堅文集》,看到他的作品,就想起當年與他交往時的情景,至今都很懷念他。習總書記祝您身體健康,晚年幸福。”中辦的同志接著説:“習總書記要回贈您兩本他自己的書《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二卷,共兩冊,您看怎樣交給您,是派人送去還是從郵局寄您?”我一聽,驚喜萬分!我説:“太謝謝習主席了。怎麼樣都行,看你們方便吧!”中辦的同志説:“那就從郵局寄吧。”此後,我一直處於期盼的喜悅中,兩次去傳達室詢問有沒有我的郵件,擔心被別人拿走或丟失了。

  5月15日,郵局的同志給我送來了《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二卷。接到書,一股暖流涌上心頭。習主席日理萬機,各方面事務繁忙,還惦記著我給他寫信這件事,專門贈書給故交的家屬。高興之餘,我也陷入深深的自責:我送給習主席的書是用粗糙破舊的牛皮紙包裝從郵局寄的,而習主席送我的書卻是用紅玫瑰色的紙精心包好的,用大紅色緞帶捆好,還扎了一朵紅花,可見習主席想得多麼細、多麼週到、多麼溫馨呀。這其中飽含的深情實在難以用語言表達。我想,這兩本書不僅僅是送給我的,也不僅僅是送給願堅的慰藉,更是對全體部隊文藝工作者和他們親人的關懷,是他心繫人民群眾的真實體現。我要把這一切都告訴黃土之下的願堅,我還要把習主席率領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初心不變、牢記使命、在新時代大展宏圖的一個個精彩中國故事告訴願堅。他如果在天有靈,一定會高興的。

  謝謝您,敬愛的習主席。

  (作者為王願堅同志遺孀、離休幹部)

標簽 - 主席,同志,王願堅文集,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