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書記為我們細算增收賬

2018年02月10日 09:57:36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記者 汪曉東 張煒 朱磊 等

  “3年後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這在中華民族幾千年曆史發展上將是首次整體消除絕對貧困現象,讓我們一起來完成這項對中華民族、對整個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的偉業。”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習近平總書記向全世界鄭重宣示。

  天地之大,黎元為先。帶領一個13億多人口的大國戰勝貧困、實現小康,這是人類歷史上亙古未有的壯舉,也是執政的中國共産黨向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

  “讓幾千萬農村貧困人口生活好起來,是我心中的牽掛”“新年之際,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總書記的一聲“牽掛”,讓多少人為之動容!

  5年多來,總書記50多次基層考察調研,多次談到扶貧。從黃土高坡到茫茫林海,從雪域高原到草原牧區,從西北邊陲到雲貴高原,都留下總書記訪貧問苦的身影。在田間地頭,在農家炕頭,總書記和鄉親們促膝拉家常、細算增收賬……

  新春之際,本報記者重訪總書記考察過的地方、慰問過的困難群眾,和他們一起回憶溫暖的畫面,暢想幸福的生活。

  叢龍江——“總書記關心暖氣熱不熱”

  【2013年8月30日,總書記來到遼寧瀋陽市沈河區大南街道多福社區考察,在下崗再就業職工叢龍江家裏,他關切詢問社區服務好不好、實施暖房工程後冬天溫度能提高幾度、家裏還有什麼困難,祝福一家人把日子過得更好。】

  “日子越過越好了。”叢龍江老兩口樂呵呵地説。

  走進老叢家,就能看見客廳茶几上,精心擺放著總書記和他們一家的合影。

  “總書記那天一來就關心暖氣熱不熱,問我哪年下崗的、現在在哪工作,還詳細詢問了我兒子、兒媳婦的生活情況,待了快有15分鐘。”叢龍江説。一旁的老伴關青回憶:“他語氣很溫和,一點架子都沒有。總書記來了咱社區、來了咱家,真是太自豪了!”

  “孫女那時才7個月大,總書記高興地把孩子抱起來,誇孩子很可愛。現在,小孫女5歲了,每回在電視裏看到總書記,都會開心地叫習爺爺。”叢龍江拉著小孫女説。

  叢龍江今年61歲,2005年下崗後,找了份臨時工作,但是收入不高,一家生活拮據。這些年,生活一天天好起來。叢龍江每月養老金3700多元,他還在一家公司上班,每月工資3000多元。“兒子開了個汽車裝飾店,兒媳婦也有穩定的工作。孩子們日子不錯,還買了房。”老兩口對生活很滿意。

  “社區沒少幫咱忙!”叢龍江回憶,兒子創業拿不出錢時,政府和社區幫忙解決小額無息貸款,還提供免費技能培訓。“社區建了個微信群,甭管大事小事,群裏喊一聲,鄰里都來幫忙。”

  “我們也想為大家做點什麼。”老兩口主動參與社區綠化和保潔等工作,認種了一部分社區樹木,經常把家裏的舊衣物放進社區的捐物箱,關青還熱心參與社區矛盾糾紛調解工作,老兩口的日子很殷實也很充實。

  施成富——“他就像親戚來串門一樣”

  【2013年11月3日,在湖南湘西州花垣縣雙龍鎮十八洞村,總書記到苗族貧困村民施成富家中看望,在他家院裏同村幹部和村民代表圍坐在一起,親切地拉家常、話發展。在這裡,總書記首次提出“精準扶貧”思想。】

  湖南省花垣縣十八洞村,冬日暖陽灑滿總書記到訪過的這個深山苗寨。

  回憶起當時的場景,80歲的施成富記憶猶新。

  “當時,我和你伯娘(當地方言,指他老伴龍德成——編者注)站在院門口,看到總書記來,我們就站在他的左右,握著總書記的手,一路往家裏領,他就像親戚來串門一樣。”説起這些,老人滿臉幸福。

  “總書記一進家門,就走到我的房間,看到我們的被子有點破舊,説要我換床被子。接著又看了糧倉,問收成、問困難。”施成富回憶。

  總書記在院子裏和大家座談的照片,一直挂在施成富家的堂屋墻上。不過,如今家裏的情形,和4年多前已完全不一樣了。

  泥巴院子全部硬化,老舊房屋修葺一新。老人特意帶著記者去看翻修後的廚房和廁所:“以前,雨天上廁所都得戴斗笠,不然就會濕了全身。”

  當年的貧困戶,如今成了村裏的脫貧示範戶。

  2014年5月,施成富在外打工的兒子施全友返鄉辦起村裏首個農家樂。2017年,這家名為“巧媳婦”的農家樂收入超過20萬元。

  “巧媳婦”帶動了這裡的鄉村遊。很多遊客來十八洞村,都要到施成富家,跟老兩口合張影,他們成了村裏的“形象代言人”。

  “我以前的照片,臉色不好看。現在每天都很開心,臉色也好多了。”施成富説。

  2016年底,十八洞村摘掉貧困帽,每人平均收入8000多元,探索出了精準扶貧的“十八洞村模式”。

  “希望總書記得空再來我們十八洞看看,再來我家坐坐,看到我們家現在的生活,總書記一定很高興!”施成富掰著手指細算收入:今年養豬兩頭、補貼1500元,退耕還林和生態林補助及養老金2703元,農家樂20多萬元……説起這些,老人笑得合不攏嘴。

  郭永財——“第一次見到一點都不陌生”

  【2014年1月26日,總書記冒著零下30多攝氏度的嚴寒,來到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在伊爾施鎮困難林業老職工郭永財家中,總書記察地窖、摸火墻、看年貨、坐炕頭,詳細了解一家人的生活。看到郭永財的住房還比較困難,總書記叮囑當地幹部要加快棚戶區改造,讓群眾早日住上新房。】

  數九寒冬,被重山密林包圍的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伊爾施小鎮,在藍天白雪映襯下風景如畫。

  在郭永財家靠墻的櫃子上,總書記與他們老兩口的合影擺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總書記是那麼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真是太激動了!”78歲的郭永財摩挲著照片回憶,“總書記的個頭可高了,雙手溫暖有力,第一次見到一點都不陌生……”

  老伴馮秀華告訴記者,郭永財前年患上小腦萎縮,記憶力大大減退,出門遛彎經常找錯家門。但他對總書記來家裏慰問的場景,每個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時候,郭永財一家還住在走風漏氣的板夾泥平房,“總書記看了我的房子,臉上沒了笑容,叮囑隨行的幹部一定要解決好棚戶區居民搬遷問題。”馮秀華説。

  2014年8月,郭永財一家住進了盼望已久的樓房。“如今真是享福嘍!以前冬天只能燒柴火取暖,既不安全也不衛生;現在屋裏既暖和又乾淨,真是從地下到天上啊!”馮秀華特別開心。

  臨近春節,老兩口早就備好了年貨。前幾年,郭永財每月退休金才1000多元,生活開銷加看病,日子過得緊巴巴。近兩年,退休金提高到3000多元,醫保政策也跟了上來,一家人再也不用為生活發愁了。

  “最希望總書記有機會再來大興安嶺,再到我家做客。”馮秀華道出新年的願望,郭永財在一旁不停點頭。

  謝興昌——“總書記問得特別細”

  【2016年7月19日,總書記來到寧夏銀川市永寧縣閩寧鎮,在回族移民群眾海國寶家中同村民代表交談。1997年從西吉縣移民到閩寧鎮的謝興昌激動地告訴總書記,一家人搬到這裡,感到天天都在發生新變化,要説共産黨的恩情三天三夜也説不完。總書記回應他説,在我們的社會主義大家庭裏,就是要讓老百姓時時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

  料峭春寒,62歲的謝興昌樂呵呵地沏上一杯紅茶,水汽氤氳中,打開了話匣子。

  話題從水開始。謝興昌的老家,在寧夏固原市西吉縣王民鄉紅太村,“7月以前不下雨,莊稼地乾巴巴盼著雨,人畜喝水要走好遠挑水……”

  謝興昌現在所住的永寧縣閩寧鎮福寧村,得益於閩寧協作的推進,早已舊貌換新顏,家家戶戶喝上了清澈的自來水。再看謝興昌家,電腦電視洗衣機樣樣俱全,“我還學會了手機購物和移動支付!”

  回憶起總書記來到閩寧鎮考察的場景,謝興昌依然很激動:“那天我一見到總書記,一個箭步就‘飆’上前(當地方言,意為快步走上前——編者注),握住習總書記的手,簡直跟做夢一樣!總書記十分親切,看得特別細,問得也特別細,親眼瞅見我們過得不錯,看得出總書記也很高興。”

  “總書記還誇讚了我呢!”老謝越説越興奮。作為當年“閩寧村”的老支書,老謝見證並參與了閩寧鎮建設全過程。和總書記拉家常時,他説,開始沒人願意來。為了帶動村民搬遷,他到附近的農場掰了4個玉米棒子、4個高粱穗子,回去跟老百姓説,離“閩寧村”3公里的地方是種糧的農場,“閩寧村”日後肯定是個好地方。“總書記説這個辦法好,能吸引老百姓,也有啟發意義”。

  當年的“閩寧村”,如今已發展成閩寧鎮,這個由總書記親自提議福建和寧夏共同建設的生態移民點,已經從當年的“幹沙灘”變成了今天的“金沙灘”。老謝一家就換了4次房:從地窨子到土坯房到磚瓦房,再到有小庭院的水泥平房。

  説起這兩年的變化,老謝扶了扶眼鏡:“變化可大了,心氣更足了,腰包更鼓了!兩個兒子都在銀川買了房子和車子,小兒子跑出租,大兒子幹工程。有空的時候,他們總會帶著孩子來看我。今年過年,我希望過個環保年。日子好了,咱更要珍惜!”

  劉福有——“總書記招呼我們‘拉拉話’”

  【2017年6月21日,總書記來到山西忻州市岢嵐縣趙家洼村,前往特困戶劉福有、曹六仁、王三女家中看望。在劉福有家,他仔細察看生活設施,詢問家庭人員構成及基本情況,同主人一起算收入支出賬。得知劉福有和妻子、母親一家3口都有病在身,總書記要求有關負責同志高度重視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

  臨近春節,地處呂梁山區的岢嵐縣陽坪鄉趙家洼村,銀裝素裹。踩著咯吱作響的積雪進村,破舊的貧困村已經不見了,復墾後的土地上,是層層疊疊的油松,以及套種的油用牡丹、柴胡等中藥材。

  “以前都是在電視裏看見總書記到老百姓家,做夢也沒想到還能來我們家,坐在我家炕頭上跟我們嘮家常。”雖然已經過去了半年多,劉福有還是很興奮。

  “總書記和我握了4次手。在我家的大門口就和我握手,進到家裏坐在炕上握著我的手問生活怎麼樣,從家裏出來在院子里拉著我的手看我養的雞和牛,最後總書記出大門時還握了我的手叮囑我好好幹。”劉福有記得特別清楚。

  那天,看到劉福有的老母親王花仁臥病在床,總書記關切地問候“你好”,年歲已高的王花仁一開始沒有認出總書記。劉福有一旁介紹,王花仁老人眼睛頓時一亮,連忙問好,屋裏一片笑聲。

  “坐在炕頭上,總書記招呼我們坐在他身邊,説‘來,咱們拉拉話’。隨後,他一邊翻看我家的扶貧手冊,一邊問我家裏幾口人、收入多少、都種些啥,問得特別細,聽説我種黑豆,總書記還説把黑豆壓扁,做成錢錢(指銅錢形狀——編者注),再和小米一起煮很好吃,他在陜西就吃錢錢飯。”劉福有説,“就好像親戚拉家常一樣。”

  如今,根據縣裏的易地扶貧搬遷政策,老兩口一分錢沒花在縣城住上了兩室一廳82平方米的樓房,還用上了煤氣灶,配上了淋浴器。

  客廳墻上,總書記坐在炕頭上的大幅照片挂在顯眼處。“看到這個照片,心裏暖暖和和。”劉福有説,“以前的土坯房,住了40多年,夏天漏雨,冬天挨凍,跟現在是天壤之別啊!”

  劉福有如今在社區當保潔員,一個月有1000多元收入,老兩口和老母親每年還有2萬多元的補助。

  問老兩口有啥心願?他們異口同聲:“千想萬想,就想總書記再來一回,想請他嘗嘗咱做的‘錢錢飯’!”

  (人民日報記者汪曉東、張煒、朱磊、顏珂、吳勇、周亞軍、禹麗敏、吳姍)

標簽 - 總書記,增收,情懷,閩寧村,錢錢飯
網站編輯 - 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