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改革“點火器”發動創新引擎

——十八大以來我國推進科技體制改革述評

2017年09月14日 08:16:05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記者 楊舒

  【沿著總書記指引的方向奮力前行·科技體制改革這五年】

  科技興則民族興,科技強則國家強,要結合實際堅持運用我國科技事業發展經驗,積極回應經濟社會發展對科技發展提出的新要求,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增強科技創新活力,集中力量推進科技創新,真正把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落到實處。

  ——摘自2013年7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考察工作時的講話

  這是一場關乎創新型國家建設的深刻變革。

  2017年5月,同濟大學物理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王佔山團隊自主研發的“高性能鐳射薄膜器件及裝置”6項發明專利作價3800萬元實現授權轉讓,學校將所得收益的85%歸於科研團隊。“科技創富”讓創新者更有底氣,這成為近年來我國深化科技體制改革一個生動的案例。

  黨的十八大以來,從量的積累,到質的飛躍;從點的突破,到系統能力的提升,科技體制改革深化發展、上下聯動、蹄疾步穩,其涉及範圍之廣、出臺方案之多、觸及利益之深、推進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五年來,一個個科研“痛點”被打通,中華大地處處涌動著勃勃的創新動能。

  改革全面落實進入“轉段”關鍵節點

  如果把科技創新比作我國發展的新引擎,那麼改革就是必不可少的“點火器”。

  “科技體制改革已經不再是‘盯著科技話科技’。”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黨委書記林新認為,過去,科技體制改革側重於科技服務於經濟社會的發展,而當前,科技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作用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它必須與經濟、社會領域改革和政府職能轉變等方面的改革統籌考慮、同步發力。

  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中特別強調,要深化科技體制改革。2015年3月下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若干意見》,明確了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戰略藍圖”;當年9月,中辦、國辦印發《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針對改革難點,提出了10個方面、32項改革舉措、143項具體任務;2016年,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專辟一章對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作出部署。

  一幅措施有力、脈絡清晰、操作有序的“施工圖”壯闊鋪展,體制機制變革落地生根。

  “目前,科技體制改革主體架構已基本確立,改革工作的重心已經從規劃部署轉到全面落實,到了‘轉段’的關鍵節點。”科技部部長萬鋼表示,5年來,作為全面深化改革“四梁八柱”性質的改革之一,科技體制改革的範圍從科研領域擴展至經濟、社會等各相關領域。

  據科技部統計,截至2017年4月,《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要完成的100多項改革任務,83項任務已完成,總體完成率達58%,60項任務已取得階段性成果。

  政策“紅包”密集落地激發人才活力

  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

  創新驅動,實質是人才驅動。

  從“不低於獎勵總額的20%”提升至“不低於50%”、廣東科研人員最低可獲得60%、湖北九成可歸科研人員……近年來,科研人員從科技成果轉化中可獲得獎勵的份額不斷攀升。撐起發展新天地,做好創新同路人,這只是5年來各地科技管理部門最大限度激發創新人才活力的一個縮影。

  多年來,我國一直存在著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産力轉化不暢的痼疾,“就像接力賽一樣,第一棒跑到了,下一棒沒有人接,或者接了不知道往哪兒跑。”習近平總書記對難點直言不諱。

  2015年8月,《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修訂實施,下放科技成果轉化處置權,2016年2月,國務院頒布《實施〈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干規定》,細化相關制度安排,同年4月,國辦印發實施《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方案》,打通政策落實“最後一公里”。這環環相扣、層層遞進的“三部曲”,形成了我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制度體系,鋪就科研成果轉化的快車道。

  據科技部統計,2016年,全國技術合同成交額首次突破萬億元,科技進步貢獻率猛增至56.2%,發明專利申請量居世界第一。

  過去,兼職兼薪這件事,在科研院所與高校規定中是被明令禁止的,幾乎沒人敢觸碰這條“紅線”。這樣一種現象出現了——科研人員抱著成果在體制內清貧度日,而中小企業的科技需求也難以被滿足。

  是時候打破僵局了。2016年11月出臺的《關於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見》,提出加強科技成果産權對科研人員的長期激勵,允許科研人員和教師依法依規適度兼職兼薪。制度的革新帶來創新的活力,科研人員既有了受尊重的“面子”,又有了得實惠的“裏子”。

  落實“放管服”為科學家鬆綁解套

  要除弊糾頑,機制上先鬆綁。

  “天女散花”“九龍治水”……曾經,每年過百項、涉及上千億元資金的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分別由各部門掌握安排,科研人員只好多頭申報、疲於應付。2015年1月,國務院印發《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啃”起了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硬骨頭”。

  經過3年改革,目前我國已經初步建成公開統一的國家科技管理平臺,由31個部門組成的國家科技計劃管理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已成為決策的重要平臺。原有分散的100多項科技計劃已優化整合了89項,形成了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等構成的5類科技計劃基本格局。新的科技項目實行産學研用一體化組織實施,凝練形成59個重點研發專項。

  據科技部副部長黃衛透露,2016年立項實施1300個科研項目,涉及中央財政資金320多億元。與改革前相比,項目數量減少約50%,平均資助強度增加約54%,“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已取得決定性進展”。

  曾經,編制項目預算對合肥工業大學數學系教授檀結慶來説,是個大難題。“預算要求提前幾年就把科研項目的各項開支列出來,在實際運作中發生了變化,再調整就很困難。”此外,“買個試管都要填一堆單子”、“報銷就是一場噩夢”……科研項目資金管理“過細過死”是長期困擾科研人員的痼疾。

  2014年,《關於改進加強中央財政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的若干意見》發佈,下放預算調整許可權、簡化預算編制,條條指向“痛點”;2016年8月,中辦、國辦印發《關於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科研項目資金從此“打醬油的錢可以買醋”;今年7月,《國家科技重大專項(民口)資金管理辦法》重新修訂,給予科學家更多經費自主權。

  在新一輪全球增長面前,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科技體制改革這一不斷完善的“點火器”,必將發動創新的強大引擎,牽引中國這艘巨輪向著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的目標不斷前行。

 

標簽 - 點火器,創新人才,科研人員,改革任務,痛點
網站編輯 - 錢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