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國家發展築牢人才之基

2017年08月10日 08:03:54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記者 江琳

    國際科技論文收錄量和被引用量連續多年列世界第二位、第四位;鐵基超導、量子通信、載人航太等關鍵領域取得一批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重大突破;諾貝爾獎獲得者屠呦呦等一批頂尖人才不斷涌現……一路快馬加鞭,一路砥礪奮進,我國一些領域已逐步從世界科技的“跟跑者”躍升為“並跑者”“領跑者”。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人才工作,強調把人才作為支撐發展的第一資源。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推進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堅持黨管人才原則,大興識才愛才敬才用才之風,不斷奏出人才發展與偉大事業同頻共振的華美樂章。

    人才工作列首位,下好人才“先手棋”

    拿到了外國人永居證,北京神州泰嶽軟體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加拿大籍華人王國華很是激動,“這為我節省了好多精力!我再也不用為每年重復辦簽證而‘勞心費神’了。”

    解決王國華“煩惱”的,是2016年出臺的“北京人才20條”。這20項政策,為外籍人才提供了永久居留、口岸簽證、長期居留許可等出入境便利,可謂給外籍人才開通了永居“直通車”。

    “尚賢者,政之本也。”不獨北京,近年來,隨著人才優先發展戰略深入實施,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理念已在全國形成共識,各地區各單位樹立起強烈的人才意識,將人才工作列為“一號課題”專題研究,尋覓人才求賢若渴,發現人才如獲至寶,舉薦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盡其能,在經濟轉型、産業升級、創新發展中下好人才“先手棋”。

    提前謀劃,搶佔先機。近年來,各地區各部門注重人才工作的前瞻性,促進人才發展與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江蘇在制定全省“十三五”人才發展規劃之初,就推動産業主管部門同步編制産業發展規劃和産業人才發展專項規劃;福建重點培養引進金融保險、電子商務、高端製造、醫療衛生、城市規劃、現代農業等重點領域和戰略性新興産業急需緊缺人才;青海突出“高精尖缺”導向,依託鹽湖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等重點産業,兼顧生態環保、民生發展等領域需要,強力實施“高端創新人才千人計劃”。

    勠力同心,支援國家重大人才戰略。各地各部門深入組織實施國家“萬人計劃”,截至目前,共為2521名戰略科學家、創新型人才、青年拔尖人才等提供特殊支援。一分耕耘,一分收穫。2016年公佈的國家科技獎中,首批“萬人計劃”專家中有17人獲自然科學二等獎,2人獲技術發明一等獎,11人獲技術發明二等獎,2人獲科技進步一等獎,17人獲得科技進步二等獎。

    加大投入,不斷優化人才結構。據最新統計,截至2015年底,人力資本投資佔國內生産總值的比例達15.8%,比2012年上升1.6個百分點,超出2020年規劃目標0.8個百分點。全國高技能人才4136.5萬人,公有制經濟領域專業技術人才3478.3萬人,企業經營管理人才598.7萬人,非公有制組織中的專業技術人才佔全國的比重超過50%。

    人盡其才,百事俱舉。5年來,人才優先發展的引領作用不斷凸顯,特別是在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一帶一路”建設、“中國製造2025”、脫貧攻堅等重大國家戰略中,人才“紅利”不斷築牢跨越發展的基石。據統計,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貢獻率已攀升至35%,人才貢獻率達到32.5%。

    向用人主體放權、為人才鬆綁,改革讓“不可能”變為現實

    一直以來,一些事業單位“研有餘力”的專業技術人員對到企業中創新、到社會上創業不乏想法,但患得患失、顧慮重重,擔心“離崗即無崗”,丟掉“鐵飯碗”,一定程度也影響了科研成果的快速轉化。

    為人才鬆綁,啃下硬骨頭。“3年內保留人事關係”“離崗創業期間取得的業績、成果等,可以作為其職稱評審的重要依據”……今年3月印發的《關於支援和鼓勵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創新創業的指導意見》,擊碎禁錮已久的人才體制內外壁壘,強勢盤活了人才流動的棋局。《指導意見》讓許多事業單位人才走出兩難困境,徹底放下思想包袱,曾經“不可能”正變為現實。

    人才工作如棋局,機制活則滿盤皆活。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著力破除體制機制障礙,向用人主體放權、為人才鬆綁,充分釋放人才創新創造活力。2016年2月中共中央印發《關於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高屋建瓴地擘畫出我國人才體制機制改革的宏大藍圖。《指導意見》的出臺則是為這一藍圖做了新的注腳。

    過去5年,可以説是人才體制機制改革不斷破冰的5年。從中央到地方,改革舉措多線齊發,政策創新亮點迭出——

    “放管服”改革不斷深化。截至目前,人才領域共取消433項國務院部門設置的職業資格,外國人永久居留身份證受益範圍向地方和部委人才項目擴展。

    啃硬骨頭,充分釋放人才的才華和能力。深化科研經費管理和院士遴選制度改革,改進完善人才出入境和海外引進人才管理;打破人才流動“玻璃門”,北京、上海、河北、河南、新疆等地鼓勵允許科研人員在職或離崗創業;江蘇、湖北、青海等地創新事業單位特設崗位管理制度,明確引進急需高端人才不受編制總量和結構比例限制。

    創新人才評價機制。中辦國辦印發的《關於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全面改革職稱制度,推動高校、科研院所和國有企業自主開展職稱評審。浙江等地廣泛開展企業、行業技能人才自主評價,衡量各方面人才再不是“一把尺子”,人才評價不再唯學歷、唯職稱、唯論文;2017年起,包括雲南、貴州、甘肅在內的許多地方在專業技術人員申報評審職稱時,不再把職稱外語和電腦應用能力作為申報和參評的必備條件。

    加大人才激勵力度。2016年,國務院印發的《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干規定》,實施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探索股權期權分紅激勵具體辦法,讓人才合理合法享有創新收益。上海、河北等地先後出臺關於進一步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配套文件;湖南等地積極探索市場配置人才資源的規律和方法,鼓勵人才以專利、技術、知識等參與市場分配;安徽等地推行股權期權激勵,讓人才在創新成果運用中有份額、有股權。

    打造創新人才“試驗田”。中關村、珠三角設立了人才管理改革試驗區;北京、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

    改革釋放出的各項紅利,持續激活人才創新創業的一池春水——

    國家“千人計劃”專家袁亮,正著手將自己早前研發的“機器人輪椅”從論文裏“撿”出來,投放市場開發轉化;不到24歲的重慶理髮師聶鳳因在世界職業技能大賽中獲得美發項目冠軍,直接申報取得了高級職稱,把自己直接“剪”成了副教授;上海理工大學乙太赫茲技術作為無形資産佔股90%成立太赫茲研究院,其中80%股份將授予研發團隊……5年來的改革實踐生動詮釋著一個道理:人才猶如燧石,激發力度越大,放射出的火花就越閃亮。

    “海歸”成潮,中國正在成為全球人才新“磁場”

    2015年,手捧國家科學技術獎證書,首批國家“千人計劃”專家、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潘建偉再次為自己做的抉擇而欣喜。2008年,受祖國人才政策感召,潘建偉毅然放棄了在德國海德堡大學的教職工作回到祖國,開展量子通信領域研究,其領銜的“多光子糾纏及干涉度量”項目榮獲我國自然科學領域最高獎項——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潘建偉團隊,使中國用了不到10年的時間,在量子通信領域,由一個不起眼的國家發展成為現在的世界勁旅,將領先於歐洲和北美。”《自然》雜誌如此評價。

    當下的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目標,我們也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渴求人才。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不斷加大國家“千人計劃”推進力度,共引進4320名自然科學、工程技術、經濟管理、文化藝術等領域海外高層次人才,佔國家“千人計劃”實施以來引進人才總數的60%。

    以國家“千人計劃”為引領,5年來,各地各部門實施各具特色的人才引進計劃,引進了一大批海外高層次人才。浙江開展“省級千人計劃”,江蘇實施“雙創計劃”,廣東推行“珠江人才計劃”,重慶啟動“百人計劃”……這些引才計劃與教育部“長江學者計劃”、中科院“百人計劃”等部委引才計劃一起,形成多層次、多渠道、相互銜接的引才格局。

    有“路線圖”,更有“施工圖”。《關於加強新形勢下引進外國人才工作的意見》對一個時期引才引智工作作出了全面部署;《國家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參考目錄》中包含了“前沿科學和重點技術方向”“全球知名專家”“國內引才平臺”等類別,為精準引進急需緊缺創新型人才提供依據。

    重引才,更重留才。有關部門設立“人才類簽證”,加快推進外國人永久居留服務管理制度改革,對外國人來華放寬條件、簡化程式,永久居留身份證數量持續上升,其中2016年就辦理1000多人,同比增長近一倍。此外,各地區各單位在政策體制、發展平臺、工作績效、服務保障等方面也不斷優化人才發展的生態環境。

    “魚無定止,淵深則歸;鳥無定棲,林茂則赴”。極具吸引力的引才格局不僅讓國內人才感到自豪,更讓海外人才心嚮往之。截至2016年底,我國留學回國人員總數達265.11萬人,其中,70%均為黨的十八大以來回國的,形成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留學人才“歸國潮”。眼下,“走,到中國去”“回到祖國去”正成為新的風尚,中國的全球人才“磁場效應”不斷增強。眼下,各方面人才為實現偉大事業而齊心勠力的恢宏畫卷不斷展現……

標簽 - 黨管人才,體制機制,改革
網站編輯 - 錢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