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內政治文化的破與立

  從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開始,習近平同志在多個重要會議上都著重強調了黨內政治文化建設問題。如何正確認識和把握這一重大命題?如何有效涵養黨內政治文化?堅持破立結合是一個有效抓手。

  全面從嚴治黨需要在政治文化上正本清源

  有什麼樣的政治文化,就有什麼樣的政治生活、政治生態。習近平同志指出:“黨內政治生活、政治生態、政治文化是相輔相成的,政治文化是政治生活的靈魂,對政治生態具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一段時間以來,黨記憶體在這樣那樣的問題,從根本上講是政治文化出了問題。只有在政治文化上正本清源,才有良好政治生態,才能實現幹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提出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正本清源之舉,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共産黨執政規律認識的不斷深化、對黨的建設規律認識的不斷深化。

  全面從嚴治黨,治標任何時候都不能鬆勁,必須猛藥去疴、重典治亂,但歸根到底要治本。只有正心修身、涵養優秀政治文化,才能守住為政之本。政治文化尤其是作為其內核的政治價值和政治倫理,對人産生的是內在約束力,形成的是“不想腐”的內生效應。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最終要回到文化的意義上,以理想、信念、價值、操守、倫理等文化的力量砥礪廣大黨員、幹部的先進性、純潔性,激發全黨的凝聚力、創造力、戰鬥力。從這個意義上説,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是思想建黨的一項核心任務。

  黨內政治文化廣博深厚,如何系統建設?從黨記憶體在的問題和我們黨所肩負的使命看,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應注重破立結合。一方面,不破除那些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不剷除那些頑癥痼疾的病灶,不挖出那些深入骨髓的矛盾和問題,不揭出皮袍下面藏著的“小”來,就不足以動搖一些人庸俗腐朽思想的根基,不足以觸動他們接受先進、純潔的政治文化。另一方面,作為一個在13億多人口大國長期執政的大黨,要帶領人民同心共築中國夢,必須確保這支隊伍的先進性、純潔性,旗幟鮮明地倡導先進純潔的政治文化,旗幟鮮明地確立正確的價值觀和倫理準則。如此,方能為廣大黨員、幹部樹立鮮明的價值標桿,不斷培厚良好政治生態的土壤。

  有重點的“破”才能劃出底線

  從現實情況看,黨內政治文化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突出問題,亟待我們全力以赴地“破”。

  特權意識。一些黨員、幹部的特權思想、特權意識比較嚴重。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習近平同志對此提出過嚴厲批評,強調我們共産黨人決不能搞封建社會那種“封妻蔭子”“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腐敗之道。特權意識説到底是一種封建腐朽的政治文化,以為當官就會有特殊待遇,就能在資源配置中撈到好處、攫取各種私利,所謂“當官不發財,請我都不來”。世界上一些大黨老黨之所以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特權意識是一個重要原因。

  官僚習氣。習近平同志對官僚主義有生動的畫像,主要是脫離實際、脫離群眾,高高在上、漠視現實,唯我獨尊、自我膨脹。有的調研坐著車子轉、隔著玻璃看,有的當“三拍幹部”,有的官氣十足、獨斷專行,老子天下第一,老虎屁股摸不得。儘管在反“四風”的大勢下,一些人表面上有所收斂,但官本位思想仍然很嚴重,骨子裏官氣重、官僚味濃;枝去掉了,但根還在。只有在這些政治文化病根上動手術,才能讓領導幹部少些官僚習氣、多些公僕情懷。

  家長心態。習近平同志指出:“有的領導幹部喜歡當家長式的人物,希望別人都唯命是從,認為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就是好幹部,而對別人、對群眾怎麼樣可以不聞不問,弄得黨內生活很不正常。”一些地方和部門的“一把手”喜歡搞家長制、一言堂,想問題剛愎自用,做決策獨斷專行,辦事情一個人説了算。當了“一把手”就想“一把抓”,不容許別人插足。別人提意見,就認為是挑戰自己的權威;指導工作,沒摸清情況就指手畫腳;為群眾辦事,不聽群眾意見,喜歡為民做主。其思想根源就在於封建腐朽的等級觀念、家長心態。

  圈子文化。習近平同志一針見血地指出:“有的幹部信奉拉幫結派的‘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關係、找門路,分析某某是誰的人,某某是誰提拔的,該同誰搞搞關係、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誰的大腿。”這種圈子文化的結果就是搞山頭主義、拉幫結派、團團夥夥、任人唯親、排斥異己。它派生出三種不良文化心態:其一是依附心理,有的人習慣拜碼頭、找靠山,搞人身依附,把對組織的感恩變成對個人的感恩,把黨的幹部變成某個人的“家臣”。其二是阿諛心態,面對上級擺不正心態,喜歡阿諛奉承、逢迎拍馬、拉拉扯扯、吹吹拍拍、奴顏婢膝。其三是江湖習氣,不問原則、不講是非,以所謂“俠義”為上,以擺平搞定為準,唯“老大”馬首是瞻。

  好人主義。習近平同志強調:“決不允許出現底下問題成串、為官麻木不仁的現象!不能事不關己、高高挂起,更不能明哲保身。自己做了好人,但把黨和人民事業放到什麼位置上了?如果一個地方腐敗問題嚴重,有關責任人裝糊塗、當好人,那就不是黨和人民需要的好人!你在消極腐敗現象面前當好人,在黨和人民面前就當不成好人,二者不可兼得。”現在,有的人搞官場術,當“不倒翁”,講私情不講黨性、講關係不講原則,一味充當好人,信奉你好我好大家好,對什麼人都説好,對什麼事都説不錯,工作中只栽花、不插刺,決不得罪人,拿制度、原則、規矩作交易,搞投桃報李。這種好人主義,是不良政治文化的一個典型表現。

  厚黑心理。習近平同志對“兩面人”的問題作出過深刻揭示:有的修身不真修、信仰不真信,很會偽裝,喜歡表演作秀,表裏不一、欺上瞞下,説一套、做一套,臺上一套、台下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手腕高得很;有的公開場合要黨員、幹部堅定理想信念,背地裏自己不敬蒼生敬鬼神,篤信風水、迷信“大師”;有的口頭上表態堅定不移反腐敗,背地裏對涉及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不追問、不報告;有的張口“廉潔”、閉口“清正”,私底下卻瘋狂斂財。這種口是心非的“兩面人”,慣常運用的就是厚黑心理,其政治文化根源就是庸俗腐朽的厚黑學。

  潛規則思維。習近平同志批評有的地方和部門明規則名存實亡、潛規則大行其道,強調要立明規則,破潛規則,在黨內形成弘揚正氣的大氣候。黨內出現的形形色色的潛規則,根源於潛規則思維。有的人把規則當手電筒,照別人不照自己;把制度當畫墻上挂,不敬畏制度、不遵守制度,信奉只有潛規則才能行得通,總想找關係、走後門。於是,有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拉票賄選的,有搞行賄受賄、權錢色交易的,有各管一攤、互不干涉的,有官官相護、包庇縱容的。凡此種種,消解了黨內規則、規矩、制度、紀律,扭曲了黨內政治生態。

  以上這些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對一些黨員、幹部産生著深層次的、潛在的影響。一旦外在的約束有所鬆懈,它們就可能在一些人的內心萌動,重新瘋長出野草來。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只有結合具體實際和表現形態,有針對性地“破”、系統地“破”,才能為全面的“立”奠定基礎。

  有鮮明的“立”才能樹起標桿

  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根本的是堅定文化自信。習近平同志指出:“在5000多年文明發展中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黨和人民偉大鬥爭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先進純潔的黨內政治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集中體現。為什麼中華文明能經受住無數危機和災難,即使在近代遭遇西方文化的劇烈衝擊仍能浴火重生,生生不息、綿延至今,成為世界上唯一沒有中斷的文明?為什麼中國共産黨在20世紀登上歷史舞臺後,就使中國革命的面貌煥然一新,進而指引一個古老的東方大國涅槃重生、走向復興?為什麼社會主義中國能夠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搞建設、用幾十年時間走完西方發達國家上百年的路,走近世界舞台中央?這三個重大問題,需要黨員、幹部深入思考和回答。回答了這三個問題,我們就有更堅定的文化自信。有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底蘊和滋養,我們的信仰信念就能夠深沉而執著。

  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關鍵是倡導和弘揚共産黨人價值觀。共産黨人價值觀是黨內政治文化的核心。我們所強調的“立”,就是要深入提煉、概括、總結中國共産黨人在革命、建設、改革進程中形成的價值觀,為廣大黨員、幹部樹立鮮明的價值標桿。應當看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中有相當多的價值理念為廣大黨員、幹部所尊信,成為廣大黨員、幹部行為的先導。諸如天下為公、為政以德、以民為本、清正廉潔、居安思危、知行合一、實事求是、公道正派、艱苦奮鬥、改革創新、光明磊落等等,都深刻影響著廣大黨員、幹部的思想和行為,成為我們提煉共産黨人價值觀的重要源泉。

  同時也應看到,價值觀必須簡潔明瞭、易記易懂。比如管仲把“禮義廉恥”概括為“國之四維”,儒家把“仁義禮智信”概括為做人的基本道德,後來又把“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概括為八德。這些言簡意賅的“元概念”,對中國人的觀念和行為産生了深遠影響,至今仍為人們所記誦踐行。提煉共産黨人的價值觀,也應高度概括提煉若干“元概念”。這就要求我們對影響廣大黨員、幹部的價值觀念進行歸納、總結和提煉。只有進行科學的、高度的提煉,共産黨人價值觀才易於為廣大黨員、幹部接受,才能對接黨員、幹部的思想和行為實際,以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方式,讓廣大黨員、幹部內化於心、外化于行。

  價值觀的高度凝練不易,價值觀的涵養和踐行更不易。文化的發展往往需要積十幾年甚至數十年之功,才會真正産生不可逆轉的影響力,逐漸內化為人們的血脈和基因。只要我們以共産黨人價值觀為核心,堅持不懈、久久為功,大力推進黨內政治文化建設,黨內政治生態的土壤就會得到持續改良,我們黨就能永葆先進性純潔性,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

標 簽:
  • 政治文化,黨內,破立結合,政治生態,思想建黨
( 網站編輯:葉祎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