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企業不再“抱著水缸喊渴”

  在爐火純青的技藝錘鍊中,高級技工們不僅可實現自我價值,更為奔騰向前的創新時代注入動力

  我們擁有世界上數量最多、素質較高的勞動力,但不少企業卻“抱著水缸喊渴”,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缺技工,更缺高級技工,“設備易得、技工難求”。“大力發展技工教育,著力培養具有創新能力的後備産業工人和高技能人才”,日前,人社部召開會議,要求貫徹落實《技工教育“十三五”規劃》。在剛剛閉幕的兩會上,有政協委員指出,“全國高級技工缺口近1000萬人”。如何補齊高素質技能人才隊伍的短板、打造更多“大國工匠”,成為經濟轉型升級必須面對的課題。

  國以才立,業以才興。縱觀世界工業發展史,但凡工業強國,都是技師技工大國。無論通過新技術改造傳統産業,還是實現從“中國製造”到“中國智造”的跨越,高級技工都不可或缺。企業的痛點正是改革的發力點,培養高級技工也需要來一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也是為什麼,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突出強調弘揚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完善激勵機制,為“中國工匠”的涌現埋下伏筆。

  這樣一個對比耐人尋味:讀技校花費少、好就業,但是“選高校、棄技校”仍是不少家長的共同選擇。這説明,在人們的價值排序中,技工教育仍然是相較于學歷教育的次優選擇。在高校招生的篩選機制下,那些高分考生大都被高校“收割”,考不上大學的學子,退而求其次,才不得不選擇讀技校。事實上,通過技工教育同樣可以成人成才,同樣可以獲得體面生活與人生成功。在德國等發達國家,職業教育頗有魅力,被視為經濟發展的秘密武器;工業製造幾乎佔據德國經濟的半壁江山,高級技工能夠更好分享國家發展的機會。可以説,培養高級技工,需要讓高級技工有更多的回報、更高的認可、更好的預期。

  職業院校,用人單位,政府部門……在高級技工的成長鏈條上,每一個環節都承擔著相應責任。伴隨中國經濟的轉型,早在很多年前,培養高級技工的呼聲就不絕於耳,到今天為什麼還處於總體不足的狀態?一項調研表明,從校門到廠門,技校畢業生不可能一下子成長為熟練技工、高級技工;培養一名高級技工,往往需要歷經幾年乃至十幾年的淬煉,企業需要耐心更需要投入。問題是,高級技工如果展翅高飛、另擇良枝怎麼辦?一些發達國家為留住高級技工,實行終身雇傭制,有的還推行學徒制。我們未必要完全克隆別國做法,但為增加培養力度、減少企業顧慮,政府部門應該承擔更多責任,並在人才培養和使用的全鏈條進行機制改革。

  兩年前,央視紀錄片《大國工匠》熱播,那些在車間裏的傳承和鑽研、專注和堅守,讓不少網友驚嘆,“原來還有這樣一群人的存在”。火箭“心臟”的焊接人高鳳林,他在0.16毫米寬度的焊點上,創造出神奇的“火花藝術”;中國商飛上海飛機製造有限公司高級技師胡雙錢,從業30多年,加工過數十萬個飛機零件,從沒出現過一個次品……每一個技藝精湛的工匠背後,都有常人難以想像的付出,比如忍受著“鐵屑飛下來燙到臉上就燙到一個泡”的痛苦。一部紀錄片説明,高級技工的獲得感,不僅應該體現為物質待遇,更應該體現在社會尊重上。少一些“好聽點叫工匠,客氣點叫藍領”的偏見和戲謔,高級技工才能獲得更多的社會尊重,社會也才能涌現出更多大國工匠、激發出更多工匠精神。

  “技可進乎道,藝可通乎神。”在爐火純青的技藝錘鍊中,高級技工們不僅可實現自我價值,更為奔騰向前的創新時代注入動力。拆掉技工培養的隔離墻,打破高級技工成長的天花板,當高級技工在自主創新中發揮更多創造力,駛上快車道的中國製造,就能不斷升級為中國智造,在世界舞臺上佔有一席之地。

標 簽:
  • 高級技工,高分考生,高校招生,人民時評,技工教育
( 網站編輯:張盼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