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捷專訪:解讀政府工作報告的特點

http://vod.xinhuanet.com/qiushi1/vod_qs.html?vid=412543

    編者按:3月5日上午9時,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開幕會,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報告回顧了“十三五”開局之年取得的成就,並部署了2017年九大工作任務。從樓市去庫存到嚴查假脫貧,從政府如何花錢到企業如何創新,從取消手機長途費到提高醫保補貼,報告既談到政府不能“新官不理舊賬”,也提出“不讓科研人員再為瑣事分心”,總理説了啥?真招、實招、硬招都有哪些?人民網邀請全國政協委員、求是雜誌社社長李捷為您解讀。

 

訪談實錄:

    主持人:各位網友好,這裡是人民網兩會特別報道,我是劉曦。今天我們非常榮幸邀請到了全國政協委員、求是雜誌社社長李捷作客人民網,歡迎李社長。

    李捷嘉賓:各位網友,我非常榮幸有這麼一個機會跟大家交流,大家好!

    主持人:李社長我們今天訪談的主題是“政府工作報告的特點”,首先想問您,您今年在兩會召開過程當中,您聽了政府工作報告之後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李捷嘉賓:我是在現場作為政協委員,我們是在二層,當場聆聽了。聆聽了以後最突出的感覺就是“兩個心”,一個是信心滿滿,再一個是民心關切。

    先説第一個心信心滿滿,為什麼説信心滿滿呢?除了李克強總理在講政府工作報告表現出來的神態之外,也除了整個代表委員給予的熱烈掌聲,上下互動之外,很重要的,政府工作報告方方面面體現了一種自信,這種自信實際上恰好跟世界現在的情況有一個鮮明的對比。大家都知道從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開始,那個時候實際上是金融的亂象,然後波及到整個經濟的亂象,一直到現在回天無力,所以一直是處在一個下行疲軟的不確定的狀態。由此,大家都知道經濟是基礎,由此影響到了一系列的東西,所以現在出現了國家治理,或者三大治理都出了問題,世界性的。第一是國家治理出了問題,西方社會這麼大的鴻溝難以填平,這兩年又是大選之年,現在讓大家看笑話了。本來是堂堂正正的一些精英在那競選,但是精英已經不再是精英了,精英的神聖光環沒有了,很多東西出現了匪夷所思的一些東西。

    那麼在國家治理、社會的巨大裂痕背後是什麼呢?政黨治理出現問題了,你看最明顯的就是美國的共和、民主兩黨,要説過去的話,他們執政能力有多強啊!但是現在整個面對那麼複雜的,現在不説國際上,現在他面對這麼複雜的國內情況誰都拿不出完美的方案出來,包括現在,説到要重振美國、重圓美國的第一夢,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更重要的是看行動,而不是看言語。現在觀眾還有網友都成熟了,不像原來能夠忽悠,更多的要看行動,觀其言、看其行,拿不出行動來,所以政黨治理出現了亂象。與此同時更放大來看,全球治理出了問題了,很多原來可以的國際協調機制現在不靈了,現在失靈了,又沒有新的替代品,怎麼辦?在這樣的情況下,所以整個世界我們可以看到,在這三大治理出了亂子以後,人們開始不自信了。西方也不再説他的西方民主神話了,不再説他其他的神話了,反過來一種批判的精神出現了,批判的理性的精神出現了。實際上現在的改革是全球性的改革,不是一國的改革。那麼根據現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率先推動了改革,十八大以後,國家治理上、社會治理上,我們率先的全面深化改革提出來了,而且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一步決勝階段,“十三五”開局也良好,整個經濟增長6.7,然後整個的國內生産總值也是到了新高,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法不自信,肯定是要自信的。

    與此同時我們的執政黨治理,六中全會剛開完了以後,我們是以合格的打鐵還得自身硬,總書記十八大結束以後,向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結果兌現了,四年多,過去説反腐敗的問題成為一個焦點,是一個難點,現在反腐敗的問題有解,不是沒有解,在全黨上下,在推進“四個全面”的過程中確實形成了一個核心,就是習近平總書記,他不是吹出來的,也是喊口號喊出來的,是真正幹出來的,現在世界大家都懵了,拿不出方案來,總書記到日內瓦的聯合國總部,共建人類命運體這個理念提出來了,一系列的行動方案出來了,而且現在寫入到聯合國的文件裏面去。所以我説為什麼會信心滿滿,背後是這麼一個答案,大家從國際比較裏看的,是面對這三大治理難題,國家治理、政黨治理、全球治理三大難題我們都有解,所以信心滿滿。

    再一個就是民心關切。你看這次其實代表、委員鼓掌最熱烈的還是所有的東西還都是跟老百姓日常的民生直接有關的,你看教育問題、醫療問題、治霾的問題,讓藍天更多。

    主持人: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現場聆聽總理做政府工作報告時小小的故事。

    李捷嘉賓:比如講到手機長途漫遊費,一講到這個地方,大家一下子沒想到,這麼點小事咱們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居然講到,所以大家當時的掌聲,我印象裏當時並沒有停頓,可能總理本身也沒有想到那個地方會有掌聲,他沒有停頓下來還繼續念,結果大家一下就鼓起掌來了,但是你仔細一想,這背後是民生,一點小事政府工作報告都體現出來了,可見民生裏有大文章。

    主持人:可見民生之關切非常重要。而且據説總理説到全面取消國內手機長途和漫遊費的時候是掌聲持續時間最長的,您當時是不是也是鼓掌了。

    李捷嘉賓:我們肯定是鼓掌,這個跟我們太相關了,跟我們自己跟我們自己的家庭都太相關了。

    主持人: 大家都是油然而生的。

    李捷嘉賓:應該説這種要求、這種訴求早就憋在心裏多長時間了。

    主持人:總理説到這點是出乎大家意料的,其實又在情理之中的。

    李捷嘉賓:對。要説到感受,這“兩個心”是最大的感受,我相信網友們也會贊成這樣的感受。

    主持人:沒錯,首先是信心滿滿,然後是民心關切,兩個“心”,能不能再和我們網友分享一下您怎麼去解讀政府工作報告中的一些特點或者亮點?

    李捷嘉賓:這個亮點要解讀起來很多,我是把它概括成了五個方面,都是四個字。

    第一個突出特點,穩中求進。這個是由現在的國際國內的形勢決定的,在國際的亂象之下,在國內現在問題很多,而且都是硬骨頭,原來我們是先易後難,整個改革策略都是先易後難,現在留下的都是難的,都是長期不得解決的體制機制性障礙,都是長期難以協調的突破的一些利益固化的藩籬。凡是涉及到中國的事情就是這樣,你説難在哪?往往都是體制機制,一個是跟利益相關,這兩個東西加在一起以後就是難上加難。再加上現在受全球的影響,再加上我們進入的經濟發展新常態,所以兩位數增長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都是一位數的中高速的發展,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戰略這很重要,這就像總書記確定的治國理政的總的方略,就是穩中求進的總基調,所以必須首先要穩,在這種亂象之中首先要穩,不能自亂陣腳,要一步一步從頂層設計一直到具體施工,一步一步扎紮實實地來做,就是總書記講的踏石留印、抓鐵有痕,一個一個來攻關來做,但是首先要把該出臺的東西出臺出來,所以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但是一個一個的抓落實,要穩。

    但是穩不是根本目的,穩是一個基本狀態、一個基本要求,根本目的還是要進,像總書記説的再難的難關我們也得闖過去,就是一種壯士斷腕的決心。所以這個進也不是隨便進,也不是全面的推進,要在穩的基礎上,而且還要找關鍵的環節關鍵的部位推進,關鍵的部位關鍵環節在哪?這就是第二個特點就是改革創新。

    中國現在發展還是硬道理,而發展最大的動力靠改革,改革怎麼辦?就是抓住兩個基本的東西,就是總書記經常講的,一個迎難而上,哪有問題才要往哪改革,所以叫做以問題為導向,但是問題為導向不等於循規蹈矩,如果要解決老的問題、新的問題,現在仔細想很多問題是新老問題疊加在一起,比如房市的問題,之所以亂,很重要的一點是住者有其居、有其所的問題沒有解決,這是一個老問題。所以,總書記反覆強調,這回政府工作報告裏也特別強調,要回歸住房的屬性,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但是也有新問題,畢竟你有房地産市場,而且這個市場應該説是解決住房問題的其中一個重要的手段、重要渠道,你還不能把房市簡單的用行政命令取消了,或者怎麼樣,你得用市場的手段,況且我們已經進入了市場經濟的新階段,就是要讓市場成為資源配置的決定性因素,同時更好地發揮政府的宏觀調控作用和政策導向作用。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新舊問題疊加,疊加以後怎麼辦?不能回歸到老的套路上,怎麼辦?就得創新。所以創新現在應該説要想推進改革就必須要創新,所有的道路都是這樣,就是要敢闖新路。

    所以,現在我覺得我們有個路徑的依賴,改革開放30多年了,已經習慣了改革開放這30多年趟出的路徑,這就是新的解放思想的方向,我們必須得把這個路徑依賴打破才能求生存,這就是第二個。

    那麼路徑的依賴要打破得有一個基本的遵循、基本的導向,這個導向是什麼呢?兩個詞,第一個詞就是品質,第二個詞就是效益,過去我們要告別在以前的這種粗放型的增長,要告別這個時代,那怎麼辦呢?首先品質要強,所以現在我們是大而不強的問題是最大的問題,我們是製造大國不是製造強國,為什麼呢?品質不行,包括日用品,大家都在問,為什麼會出現很多人到國外去買東西,而且買的不是高端産品,都是日用品,連中成藥都需要到日本去買,這就是日用的必需品,但是為什麼呢?我們有,不是沒有,但是我們品質不過關,安全不過關,或者是不太人性化,不太好使。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那就要提質。另一個就是增效,增效就是要效益過去我們的投入大量的投入主要是鋪攤子,至於效益是其次的問題,只要把攤子鋪出來就可以了,我們現在的發展不是這樣的,我們一方面該鋪的攤子還得鋪,就是有些地方需要重點建設的,比如高鐵的發展還得要,但是哪個地方怎麼投入,投入的方式是什麼,我們得考慮效益,就是不考慮效益的投入,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主持人:其實就是剛剛您説到的要創新的改革。

    李捷嘉賓:對,所以我們的投資下去以後,要麼就是提高品質,要麼就是要找新的動能、新的動力,把這個創新力給推動起來,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這是第四個特點,我覺得就是關注健康、幸福。應該説我們現在大家都講衛生醫療的改革,我覺得實際上自從總書記在去年的全國健康衛生大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以後,已經揭開了一個新時代,在這個時代我們第一位的是健康,健康中國,這個人的健康不是靠吃藥吃出來的,也不是靠過度的檢查檢查出來的,那不叫健康,健康首先是有一種積極的鍛鍊的生活方式。所以其實我們體育要回歸應有的,除了競技體育以外,大量的應該是健身的活動。另外,我們心理要健康,現在大家工作壓力非常大,但是要找釋放心理壓力、減壓的健康方式。另外,生活的方式要健康,不要去抽煙、酗酒,更不要吸毒等等的,然後有一種比較健康的生活方式。健康起來,如果大家健康起來以後就可以減去很多的醫療的事情、醫療的麻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就是又邁進了一步,過去我們是以治療為主,然後治療的基礎上大家知道了要預防,病從口入,但是光預防也不行,還得要健康。所以,我覺得這回政府工作報告在健康中國這方面應該説是往前走了一大步,有很多實招。

    再一個就是幸福,老百姓的民生,像教育、醫療,包括學前教育等等,現在不但入學難,而且入托也難了,大家都重視教育了,結果學區房猛漲,成為一個關注的話題了。所以我們就要解決這些問題,怎麼樣讓上幼兒園成為每個市民應該享受的,每個市民的孩子應該享受的一種待遇。

    主持人:就是教育公平什麼時候能夠更好的普及到。

    李捷嘉賓:對,講到民生我們現在非常重要的一點,不要把民生看成僅僅是老百姓的生活,解決老百姓的生計,而是要看到應該是一種社會建設,你看西方都出了問題了,西方其實都是圍繞著教育、醫療、社會福利、養老保險出現了問題了,出現問題以後,結果過去説的所謂的中産階級現在生活水準下降了,結果社會出現了鴻溝,而這個鴻溝最後就表現在選舉上了,所以影響到了整個國家治理,我們不會走西方的老路,但是西方的前車之鑒我們也高度的警覺,所以民生不是為了民生,民生是為了社會治理,是透過民生解決老百姓的基本問題,衣食住行的基本問題,包括脫貧的問題,這本身就是對國家治理能力、社會治理能力的考驗。

    所以,我想為什麼總書記那麼關注這件事情呢?道理恐怕也是在這個地方,這次兩會期間還有一個很得人心的事情,就是召開了少數民族代表的茶話會,這個讓人感到心暖暖的,這個除了民族團結以外,很重要的要提高少數民族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再一個第五個特點就是守牢底線。按照總書記的要求,不能再發生這種顛覆性、全局性的失誤,從現在來講我們的底線恐怕主要是來源兩個方面,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也高度關注,一個就是金融風險,要防止股市出現斷崖式的大起大落,這個不行。另外是匯市,匯市的升降是正常的,但是要在合理的區間裏,等等的,就是金融風險一定要高度警惕、高度防範的,特別是現在整個世界的金融都不穩定,所以我們一定要守牢住這個底線,不能讓國有資産,還有包括國民創造的財富在一日之間蒸發掉,這是不行的。

    第二個底線就是防止房地産的泡沫化,房地産本來也是一個正常的産業,但是過度的炒就會出現泡沫,出現泡沫以後跟金融風險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房地産的泡沫我們也要高度的警惕,把這兩個底線守住了,我們整個穩中求進的戰略部署就可以得到全面的實現。

    主持人:其實像您剛剛説到的政府工作報告的特點,就是首先我們要保障民眾的菜籃子,其次要守住他們的金袋子、錢袋子,一切都是為人民群眾出發的。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從哪些方面體現了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的要求,體現了中國共産黨治國理政的方略?

    李捷嘉賓:我覺得可以從五個方面來體現:第一,這次的政府工作報告突出了黨中央的權威,突出了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也就是説,我們的政府工作也是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進行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政府工作報告講到指導思想的時候反覆強調,要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確保四個意識、確保政令暢通,講到我們取得成就的時候也突出了這一點,應該説這是把六中全會全面從嚴治黨根本性的經驗在這個地方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第二,政府工作報告突出了“五位一體”的總體佈局和“四個全面”的戰略佈局,五位一體的總體佈局包括經濟建設、經濟改革,政治建設、政治改革,文化建設、文化改革,社會建設、社會改革、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文明的體制改革,這五大建設是一個規律,我們整個方方面面是關係到全局的,什麼叫做全局?這就是全局,所以這五個方面在政府工作報告每個方面體現的都非常完整,沒有一個缺項漏項的,這些我一一的都對了一下。

    再一個是“四個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這四個方面也完整的體現到裏面去了。在這個方面都很均衡,體現了“十三五”規劃提出來的這些要求。

    第三方面我覺得政府工作報告就突出了新的發展理念,首先是突出了創新。第二突出了協調,協調發展,這次幾大戰略,包括咱們作出的京津冀一體化的戰略、長江經濟帶的發展戰略、“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戰略。另外,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包括西部開發、中部的發展,這些都照顧到了,協調發展都照顧到了,特別包括軍民融合,這也是關係到未來我們的科技和國防實力的,特別是總書記這次在參加解放軍代表團會議的時候特別強調了軍民融合的問題。然後再加上我們的綠色發展,而且把綠色的指標現在是硬約束了,包括治霾在做政府工作報告時,連續幾年都強調的非常多,而且有些話是很嚴厲的。還有包括開放發展,儘管現在世界上逆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在這麼不利的情況下,我們是把經濟全球化這個大旗,公正基礎上的貿易自由這個大旗我們舉起來了,這個本來是西方舉的旗子,但是西方人突然發現對他不利了,他現在不想舉了,但是實際上這是世界的潮流。就像孫中山講的,時代潮流、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既然是時代的潮流,我們要舉起這個大旗,我覺得現在的開放實際上是佔領世界的制高點,乃至於世界未來的制高點,至少是50年開外,整個世界未來的制高點就靠這個開放的理念,是非常重要的一點,當然我們也得把自己國內的事情做好。最後一個是共用,共用體現的很清楚了,共用核心的問題就是以人民為中心,我們所有的發展,發展是硬道理,但是發展最後是體現在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造福也是硬道理。

    主持人:就是發展的目的是什麼,它為了什麼。

    李捷嘉賓:對,如果僅僅是為了窮兵黷武、稱霸世界,那就走偏了,這個發展跟老百姓的日子沒有關係,我們不是,總書記在世界上明顯昭示了,我們絕對不會走西方國強必霸的老路,我們還是和平發展,大家共同來合作共贏,我們是要雙贏、共贏、多贏,而不是只對我有利,對別人不利,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最後發展的硬道理落實在以人民為中心,讓人民有更多的獲得感、收穫感是硬道理,這個基點上我覺得是非常得人心之舉,這是新的發展理念。

    第四,跟全面從嚴治黨的要求相一致,體現了人民政府為人民的理念,這裡對廉潔政府強調了很多,對幹部慵政、怠政、懶政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不敢為的情況也提出了嚴厲批評,與此同時鼓勵很多的幹部創業幹實事,要有容錯機制,既有糾錯機制又有問責機制,但是還要有容錯機制。我覺得我們現在黨中央治國理政這塊是越來越成熟。

    主持人:越來越人性化了。

    李捷嘉賓:對,考慮到方方面面,很得人心。

    第五,體現了政府工作報告始終抓住了一個大邏輯,就是適應、把握和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這個大邏輯,這個大邏輯我個人的學習體會,我覺得總書記提出這個是非常正確的判斷,而且這個大邏輯恐怕要貫穿我們這“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也就是説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要靠抓住這個大邏輯,同時要建成現代化的強國也要靠這個大邏輯,就是把握經濟發展的新常態,我們越是往後發展,越要不把GDP的增速看作是至關重要的,它是重要的指標,但是它不是最重要的,而我們要把由大做強,在品質效益上,在這些方面和人民的幸福感、健康度、收穫感,這是最重要的,我們如果把這方面做好了以後,我們國家一方面強大了,一方面又是國泰民安的社會,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跟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PK一下,到底誰的制度更優越。

    主持人:到底哪一個國家人民群眾的獲得感、收穫感是最多的。

    李捷嘉賓: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這一次應該説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和去年一樣,都是打響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攻堅戰的動員令和集合號,我相信只要這麼穩步做的話,我們今年這個目標GDP增長6.5,同時爭取通過工作得到更好的結果,我覺得這個目標最後是能夠實現的。

    主持人:剛剛李社長其實也強調了,您在回答第一個問題的時候説,解讀政府工作報告哪些特點其中強調了一個穩中求進,這也是政府工作報告當中一直在強調的貫徹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去保持這個戰略的定義,您怎麼看待這個總基調,以及政府工作報告是從哪些方面體現的這個原則?

    李捷嘉賓:這個總基調剛才我已經講了,穩中求進為什麼要穩,為什麼還得在關鍵的地方進,我已經講到了這一方面。其實從另一方面來説,這是總書記講這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針,基本的方略。從另一個角度來説,我覺得這也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的智慧,這個智慧在哪呢?就是它很好的把尊重客觀規律和事在人為結合起來。中國從古代社會開始,一直都是重視這個,就是講求道,道法自然,但是道法自然很多人做了消極的解釋,那就不對了,老子講的道法自然實際上跟後來做了消極解釋的,特別是魏晉南北朝玄學做的無所事事、無所作為,一切隨其自然,這種比較消極的哲學不太一樣。它這裡還有順勢而為的意思,道法自然要順勢而為,但是還得要事在人為。所以人還是要作為的,但是作為是要在尊重客觀規律的基礎上來走。我們現在已經發展到新的階段,就是改革開放30多年了,到了現在是一個新的發展階段了。其實中國的發展很有意思,共和國的發展基本上就是30年上下是一個大的階段,你看新中國曲折的探索,到了三中全會之前,差不多就是30年,然後就改革開放,我們就穩步的前進,然後快速的增長,創造了奇跡,但是我們現在進入了塊頭很大,但是要再往前走,你想再保持那麼大的塊頭,那麼複雜的經濟體,你想再人為的提速那非亂了不可。反過來,你這麼大的體量,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麼大的總量,然後你內部的關係又那麼複雜,然後我們資源的制約、人口的制約等等這些方面的制約,很多制約都是強的,是硬約束,包括環境,過去誰擔心藍天白雲,都覺得是老天爺自然的,現在不行了,稍不注意藍天白雲就沒有了。所以現在進入了這個階段,這是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就更加要求我們首先要尊重客觀規律,一切都是按照客觀規定來走,然後在這個基礎上,但是我們要順勢而為,事在人為,具體的去作為,然後爭取更好的結果。

    我覺得這次我們對目標的表述很新奇,世界上也為之一振,沒有一個國家這麼表述的,要麼是表述一個絕對值,我們一定要達到多少多少,或者是一個區間值,沒有這樣的,我們給出一個值,同時還爭取一個好的結果,這個本身其實就是一個智慧,就是這種設計本身就體現了穩中求進總的方針。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這次政府工作報告非常大的亮點,這確實是我們中國獨有的智慧。

    主持人:中國傳統文化濃縮出來的獨有的智慧。

    李捷嘉賓:對,這就跟中醫和西醫的道理一樣,你看中醫玄,但是有它的哲理在裏頭,中醫上升到一定的時候就變成了一種哲學了,當然咱們説的跟庸醫不一樣,現在中醫也有一些庸醫,這個不一樣。我們講的是科學嚴謹的中醫學的大師大家那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哲學,但是西醫不一樣,它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們不否認西醫的貢獻,但是在哲理上很多東西是比較機械的,帶有點機械唯物論的色彩,那我們是一種辯證的,這個是非常突出的。

    第二個政府工作報告貫穿穩中求進這個總基調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體現了我們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上。

    主持人:怎麼具體的體現?

    李捷嘉賓: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我在聽了很多委員的發言以後,我也有強烈的感受,也就搞明白了。首先強調積極的財政政策,而且這個積極的財政政策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它強調的是要更加積極有效,它強調的是有效性。這一點就是穩中求進要進的方面,就是更加有效。

    主持人:就是要有它的效益。

    李捷嘉賓:要有它的效益,要有它的效能,而且新驅動要尋找新的業態、新的動能、新的産業,包括我們服務業的佔比,還要繼續擴大,而且服務業現在我們很多都是中低端的。現在還要高端的服務業大發展,還包括産業裏面的,實體經濟裏面的服務業也要大大的發展,而這些方面,高端的服務業,包括高端的旅遊在內的高端服務業,也包括金融的服務等等,這些要大大的發展。另外一個是為實體經濟、為産業服務的服務業也要大大發展,這恰恰是我們跟西方發達國家的差距,所以強調它的有效性,這就説明我們投資的導向和財政導向都要強調它的有效性。

    主持人:強調有效性是不是跟過去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是有區別的?

    李捷嘉賓:對,比以前更加強調,往前進了一步,更加強調它的有效性。

    貨幣政策這次特別強調保持穩健、中性,過去都是必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次又特別強調要穩健中性,我們的理解就是不要大起大落,要中性一些,而且很多東西要符合規律,不要去人為的導向,這樣一導了以後有的時候就容易適得其反,或者向量化寬鬆這方面倒,一倒了以後就容易引起貨幣貶值、物價上漲,或者是往緊縮這方面倒,過緊了以後又影響實體經濟的發展,特別是影響民營經濟的發展,又會讓一些黑錢莊等等、高利貸這些就有市場了。

    主持人:就是尊重它的規律。

    李捷嘉賓:對,我理解在中性體現的就是要尊重規律,該緊的時候緊一點,該松的時候松一點,表現了它的靈活性,中性了以後就有靈活性了,就會應對很多預想不到的金融風險,我覺得這些方面都是體現裏穩中求進的總基調,但是這方面我們還可以舉出很多例子,時間關係我就不更多的舉了。

    主持人:我們繼續下一個問題,習總書記去年在哲學社會科學座談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也是令廣大的社會科學工作者深受鼓舞,您能不能談一談如何推動社會科學更好地發展?

    李捷嘉賓:這方面我們確實很有感慨,而且有一種親切感。為什麼有親切感呢?來源兩個方面,一個是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講話,去年5月17日發表的,到現在馬上就一年了,而且我當時是在現場聆聽了總書記的講話,當時的一個感覺就是非常解渴,第二個非常內行。講的都是我們哲學社會科學多少年大家覺得一些瓶頸性的障礙。

    主持人:對症下藥了。

    李捷嘉賓:對症下藥了。第三個非常的振奮,就覺得我們哲學社會科學有希望了,所以很多人都講真正的春天再一次又到來了。改革開放那個時候,思想大解放,從左的思想禁錮底下解放出來,那是一次新的春天,那這個是新的春天又再一次到來了,就是怎麼樣更好的為時代服務,同時建構一個跟我們國家的綜合國力和世界的地位、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強大的哲學社會科學,他特別講到了跟國運相比,國運強哲學社會科學就必須要強,如果哲學社會科學衰國運也不可能強盛持久,他提到這麼高的角度來談這個問題。我們一方面感覺到很高、很光榮,另一方面也感覺到擔子很重。再一個親切感,這麼多年,一直在這個行當裏轉來轉去的做工作,也確實很有感慨。我覺得要推動它更好發展,這個題目是一個大的課題,我在政協裏面是社會科學界的,有兩個組都社科界的專家學者,當然都是不同行當的,大家討論的時候結合本界別發言的時候,都不約而同的談到哲學社會科學怎麼發展的問題。

    主持人:那現在發展面臨的一些阻力是什麼?

    李捷嘉賓:現在阻力有幾個比較大:第一,大家對自己的理論不自信的問題。總書記講話裏也講到了,本來我們這個理論是一個很好的理論,而且它的根基非常牢固,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但是恰恰有一些人認為馬克思主義在現在不靈了,覺得只有西方的西學能夠解決中國的問題,這是一個很大的困惑。這也是現在大家怎麼樣能夠擺脫這種不自信的困擾,然後樹立起我們的自信,你沒有自信什麼也幹不成,所以總書記在三個自信之外特別強調文化自信,而且把它作為最基礎、最深刻,也是最厚重的自信。這個其實是説到了點子上,這個文化自信可以體現在方方面面,一個體現在哲學社會科學,就是對自己本根的東西不自信,這是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第二個比較突出的問題,我覺得就是科研體制、科研機制的改革。現在有很多東西要解放生産力,解放哲學社會科學科研方面的生産力的問題,怎麼能夠回歸到科研的本意上來。

    主持人:是不是搞科研的人越來越少了。

    李捷嘉賓:現在搞科研的人應該説不少,但是大家都被什麼這個工程那個項目所困擾,但是其實哲學社會科學確實都需要沉下心來靜下氣來做一些事情,現在大家都很浮躁,都奔著評職稱、評博導,奔著能夠評這個工程的獎,那個工程的獎,奔著成為這個人才那個人才去,因為有很多量化的指標,都奔著這個去了,變得大家都成了學界的匆匆過客,但是現在是很需要大家沉心靜氣研究一些基礎性的問題。總書記這次在這個座談會上也提出了一些基礎性的問題,其實都很值得好好研究的,恰恰這些最基礎的問題沒有人能夠給出令人信服的解答。我覺得這個不賴廣大的哲學科學工作者,包括大學的教授,科研院所裏的研究員,這是我們體制機制上的問題,這是一個大的問題,這個總書記也談到了。

    第三個很重要的問題,我覺得就是我們的科研評價體系,這個指揮棒出了問題,這裡面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它的傾向就是以西方,你在西方發達國家發表論文作為一個評價體系,作為一個指標。你想有的學科可以到西方的哲學社會科學期刊去發表,但是哲學社會科學有些東西就是本國的問題,有的東西就有本國特色,這種東西你到西方去發,人家不會給你發,西方那些國家覺得這些問題不會引起他的興趣。還有一種是意識形態屬性比較強的,比如説黨史,政治學等等的,這些東西本身有一個強烈的立場,你站在你的立場上講的話他能認同嗎,他不認同他不可能給你發,我們要客觀承認這些,所以這些評價標準不能以在西方的學術期刊上發表文章作為標誌,但是遺憾的是我們現在就以這個為導向,特別是大學裏更是這樣。

    還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是評價體系,因為我們知道哲學社會科學最大的功能是服務社會,要強調它的實踐性,我們不能過分的強調它的實用性,因為哲學社會科學有很多東西實用倒不實用,跟技術類的還不太一樣,它不是那麼實用,但是它確實有很大的應用價值,對於這類的東西,我們現在學科評價體系裏面沒有,基本上還是把哲學社會科學作為一種書齋裏的學問來評價,評價你在核心期刊裏發了多少論文,出了多少本書專著,很少有人看你這一個思想在實際運用中起了多大的作用。當然這個東西考核起來相對要困難,但是我覺得應該我們要朝這個方向探索,而不要因為以這個困難為託詞,然後按兵不動,固守原來那一套,那不行。所以這個科學評價體系也有一個與時俱進的問題。

    最後一個大的問題,我們現在應該説國家不是不重視,其實現在國家的社科基金,各種各樣資助的項目非常多,從國家社科基金來説,就是高度重視的,每年現在增加的比例也是超出原來我們的想像。現在十幾億、二十億這麼大量的數,再加上大學裏也有很多的科研基金,科研院所裏也有很多,然後政府裏資助智庫的發展也有很多的經費,再加上一些企業也贊助一些應用類、對策類的科研研究,經費不少。但是我們現在的經費一個是缺乏系統的整合,低水準的重復太多,這其實造成了資金大量的浪費。再一個就是我們整個的資助重點,我是覺得有點問題,重點是放在資助項目上,而不是資助一些人上。其實最有活力的,最有創造力的是科研工作者。照理説我覺得經費是資助到一些人上,就是看這些人第一個創新度怎麼樣,第二個看他的學術功底紮實不紮實,學風紮實不紮實,第三看這個人的道德水準怎麼樣,有沒有剽竊等等的劣跡,如果他是扎紮實實做事的人,我覺得其實就是可以直接資助他,我每年給你固定的資助多少額度,像這樣的人你資助他,給他創造條件,他成立一個工作室或者工作站,我就不相信這些人不出成果,他不會無所事事的。

    李捷嘉賓:過去我們講道德文章,知識分子,特別是搞哲學社會科學的一定有社會責任感的,他一定會效忠於自己的黨、自己的祖國,這點他是有這種天地良心的,否則他出不了道德文章,你只要給他關懷、給他關切,他一定會出成果的。所以在這些方面,現在中央這個方針是非常對的,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但是同時不能拘泥于馬克思,馬克思主義還是管用的,沒有過時,但是不能拘泥于它,所以一定要以現實的問題為導向,而且還要以人民為中心,老百姓關心什麼,社會關心什麼,黨和國家實踐中關心什麼,成為我們的課題。用這個指揮棒來指揮我們。再一個運用好我們的中華傳統文化。如果把這個東西處理好,把馬克思主義的本根抓住了,把中華傳統文化這個魂抓住了,然後再把現實問題為導向,人民為中心抓住了,在這個基礎上,比如西方合理的東西我們就吸收過來他不合理的東西我們做一些分析,也不是簡單的批一通拋棄就完了,而是找到他一些合理的東西為我所用,這是完全可以構造成我們自己的。然後體制機制上的創新,我覺得其實關鍵的問題就是出思想。其實剛才咱們講了,經濟和社會的投入追求什麼?就是兩個詞,一個是品質,一個是效益。不出好産品不行,沒有效益也不行。把兩者結合起來,好産品不愁沒有好的銷路,一定會有好的銷路,工匠精神就是這樣。我覺得改革也是這樣,這個體制機制改革一定是要圍繞著出思想。

    其實我們現在看世界上,你看西方,剛才我們講到了三個方面,三個大治理都出現亂象,而最根本的是什麼?西方的思想庫枯竭了。它原來可不枯竭,你看西方從資産階級革命,其實要説起來資本主義、資産階級是靠什麼起家的?靠兩個武器,一個是資本的武器,一個是靠思想的武器。靠資本的武器他把整個的國內統一成一個大市場,靠資本的武器把整個的世界統一成一個大的市場。但是與此同時,資産階級怎麼革命的?資産階級大革命怎麼起來的?文藝復興運動,思想啟蒙運動,而且他建國了以後還靠思想立國,形成了西方整個龐大的哲學社會科學的體系,為他的統治來服務。他既是學術的,也是從他的判斷標準他認為是科學的,同時他又為他的意識形態為他的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服務的。所以你看一直到上個世紀,上個世紀上半葉,二三十年代經濟大危機,那個時候西方實際很恐慌的,但認為不行的,但是凱恩斯主義拿出來了,西方的思想庫裏有凱恩斯主義,羅斯福新政一齣來把這個化解了,他是實行了50多年,後來到了上個世紀的七八十年代,出現了少有的通貨膨脹和經濟蕭條並存,就是用凱恩斯主義兩邊沒法解了,如果簡單説一邊應該是化淤,一邊應該止血,但是他同時解無解了,在這種情況下,新自由主義為基礎的供應學派出來了,而大家都知道新自由主義的鼻祖是哈耶克,哈耶克跟凱恩斯是同時代的,可以説他思想庫裏同時存在兩個東西供他選擇,但是你看現在這次金融危機以後,沒有了,你看十年了,不是説西方的學者不努力,拼命的在研究!思想庫也在拼命的研究!各種智庫也在拼命的研究!但是到現在為止拿不出一個像樣的治病藥方,思想枯竭了!

    我們中國剛才講了信心滿滿,為什麼?我們思想沒枯竭啊,不但沒有枯竭,現在你看黨中央的理論創新是在加速的發展,而且出現了一個質的飛躍,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和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它是加速發展,而且出現了一個質的飛躍,朝著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朝著四個自信的方向在不斷完善、蓬勃發展,我們思想庫沒有枯竭。但是你説我們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自己要捫心自問一下,我們在黨的十八大以來理論創新里到底做了多少貢獻,説到這個事情我自己都感到汗顏,沒有盡到一個應有的責任,我們思想沒有跟上黨中央的理論創新,我們不能滿足這個現狀,我們一定要通過體制機制的改革,要激活思想、激活人的思想,激活了人的思想才有創造力,我們整個哲學社會科學才會有希望。咱們現在都議論沒有大家,其實大家主要是靠思想,除了精湛的學問以外最重要的還是思想,沒有思想光是書齋裏的學問是不行的。

    另外,我們所有的東西,包括資金的激勵機制,學術評價體系等等,一定都要圍繞著學以致用,理論聯繫實際,中華的傳統叫做學以致用,要按照這個來。

    主持人:學以致用不做蠢蟲。

    李捷嘉賓:對,哲學社會科學不能變成象牙塔,不能變化自説自話,我們現在看看我們學術期刊不少,我們頂級學術期刊發表的文章也不少,但是這些東西別説老百姓看不看得懂了,他肯定是看不懂,就是我們的黨政領導幹部和不是研究這個行當的專家,有幾個能看得懂的,這種關在象牙塔裏孤芳自賞的狀態再也不能維繫下去了,一定是面對著我們的生活才有它的思想活力、創造力。

    主持人:李社長非常深入的分析了哲學社會科學目前面臨的一些問題,以及您也提出了一些可以改變的方式和措施。還有一個問題,我也是特別想問,怎麼樣才能讓我們這個思想變得創新,然後我們能夠有這樣一個思想性的提高呢?

    李捷嘉賓:這方面首先導向要正確,這個導向我覺得是兩個方面:一個是政治導向,一個是學術導向,一定要正確。這裡核心的東西,你要知道,養育我們的是誰?人要有感恩之心,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肩負著社會責任和歷史責任,他更要有一種感恩之心,沒有感恩之心的人是不行的。所以我們要知道,生我養我者父母,但是養育我們的是人民,是這個黨和國家,我們要為這個時代服務,這是我們的義務,這個政治導向要正確。學術導向也得正確,就是説除了剛才説的要報效祖國、要有社會責任感以外,很重要的一點我們要知道我們研究的學問要落實到實際去幹的,小平同志當年就講過,不幹半點馬克思主義都沒有,所以他是強烈的實踐的哲學,所以我們必須要為實踐來服務,為現在的中心工作和老百姓的所思所想服務,所以這點是非常重要的,要有一個正確的政治導向和學術導向。在這個基礎上我覺得要解放思想,第二就是不要自畫禁區,一定要解放思想。

    我説解放思想是什麼呢?解放思想就有一個著力點,我們回顧一下,改革開放以來我們著力點在哪?我們經常講四項基本原則,很多人就把四項基本原則理解偏了,就是一個靜止孤立的理解四項基本原則,其實我們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時候,我們恰恰激活了這方面的思想創造力,激活了他的活力,比如我們要堅持社會主義。你看現在我們對什麼是社會主義,怎麼建設社會主義,我們有多少新的認識啊!如果我們只拘泥于改革開放之前的那個傳統理論,我們改革開放有今天嗎?黨和國家的事業發展有今天嗎?老百姓的生活有今天嗎?沒有的。其實恰恰是我們一方面堅持了社會主義最本質的東西,但是另一方面我們是大膽的往前闖,連市場經濟這种老祖宗從來沒有設想過的事兒我們照樣提出來了,而且西方都質疑,哪有社會主義能跟市場經濟結合起來的,只有資本主義才有市場,不可能的。結果我們就幹成了。堅持黨的領導也是,我們現在自身黨的建設方面的改革,也在穩步的推進。

    特別是十八大以來,一方面全面從嚴治黨,另一方面,你看這些規矩、制度、改革,一直到紀檢的全覆蓋、巡視的全覆蓋,還有這次監察委員會制度的設計,這不都是國家政治體制的重大改革嗎。所以在這些方面我們可以舉出很多例子,我們解放思想不是去搞雕蟲小技,其實恰恰就是在最重要的問題上、最根本的問題上我們要解放思想,一方面馬克思主義要堅持,黨的領導要堅持,社會主義制度要堅持,但是另一方面還要大膽的往前走,敢於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敢於講前人沒有講過的話,這個恰恰是解放思想的正道。

    再一個我覺得我們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我們要敢於作為,不要滿足於過自己的小生活、小天地就行了,現在很多人我覺得還是小我或者中我的境界,其實還要把格局放大一點,融入到整個世界和中國這個大格局裏,把小我跟大我真正的融合在一起,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三觀的問題,説小一點其實就是我們的研究到底為什麼人的問題,我覺得這個都是很重要的。其實這個總書記講話裏面都涉及到了。只不過我們要不斷的去重溫,重溫以後能夠體會到很多。所以我説他非常在行,都講到點上了。

    主持人:都講到了從業者的心聲了。其實我們也知道目前輿論傳播的格局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的,您覺得主流媒體應該如何去創造一些新的手段、新的方法,既堅持我們的陣地不動搖,但是又能夠很好的傳播主流的聲音呢?

    李捷嘉賓:這點我覺得也是總書記高度關注的,他提出來融合發展,而且現在要深度的融合發展,尤其是去年2•19講話,講到要儘快結束相加的階段進入到相融的階段,這個是講到了根本上,其實在這方面,像咱們人民日報和人民網是走在了時代的前列,是很不錯的,我也來參觀過,我也感到很振奮,從咱們的中央大廚房到全媒體中心,到融媒體的發展,包括融媒體開展很多的,我覺得真是形成了八仙過海各顯其能的狀態。説一千道一萬,我覺得根本的就是三個東西,我們除了導向這些不説以外,就是從現在媒體格局上上來説就是解決三個東西:第一儘快融入到“網”這個時代,網際網路的時代,我們要看到融入不融入是跟不跟得上時代潮流的大的問題,一個根本性的問題,也是生死存亡的問題,跟不上就什麼都談不上了,跟得上就海闊天空,進入到一個新的境界。所以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網”的意識和思維,現在必須是網際網路的時代,網際網路的思維。我們經常講孕育著一場新的科技革命,我覺得這個科技革命裏最值得關注的還是幾個東西,第一個就是網際網路,第二就是人工智慧,第三我覺得就是人的潛能的挖掘,其實網際網路跟人工智慧背後孕育的新的業態和動能在哪?人的潛能的挖掘,現在這個時代,真正網際網路時代、人工智慧時代就是在挖掘人的無限潛能的時代,你只要能想到的,這個時代沒有做不到的。而且這個做不到,從想到到做到時間間隔有的時候甚至一年都長了,很短的時間就能做到,變成現實,讓人刮目相看,這個很重要。

    這就關聯的第二個問題,除了要有網際網路的意識以外,第二個很重要的意識就是人的意識,在網路時代不要忽略人,我們做媒體的有的時候容易忽略人,其實最後這個工作要靠人來做,最後落腳還是落在人上。

    主持人:網際網路是一種方式,但是最終的決定權一定是人,也是服務於人,網際網路也是被人所運用的。

    李捷嘉賓:包括媒體的主流,包括現在兩會,在一線採訪的這些,你看都是咱們新聞媒體人,這都是人,你離了人,你説你技術再強離了人怎麼幹啊?幹不了,新聞不可能自己長上腿,還是要靠人,但是人傳播的遠不遠、強不強,影響力大不大,公信度高不高,這個跟技術手段有關係的。而且我們想一想,這裡面最有活力的是什麼?還是年輕人,我現在老講一句話:“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希望在80後、90後”,我始終堅持這個。包括咱們主流媒體的希望也在80後、90後,要靠這些人,這些人最有活力,最有夢想,才最有創造力,沒有夢想就沒有創造力。這點非常重要。剛才我聽你們楊振武社長跟我介紹也是,咱們很多工作都是靠年輕人來做,而且激發年輕人的活力,這個對我啟發非常大。而且受眾也是人,我説我們不要簡單的理解這個受就是被動的受,其實它是有自主選擇的受,他接受什麼不接受什麼,信什麼不信什麼,他是有自主選擇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各種海量的資訊鋪天蓋地來的時候,那我們這個媒體人怎麼辦,其實他不是被動的,不是我們説什麼他就是一個聽客,他是有自主選擇權的,他不信你根本不選擇你,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就是兩個東西,第一個要講究效果,所以現在為什麼要用網路直播?視頻的直播?而且要講故事,這個道理就在這個地方。

    第二個我覺得要打動人的心扉,這就又落到人上了。真正打動人的心扉的是兩個,一個是靠情感,再一個靠思想。一個是曉之以理,一個是動之以情,其實思想和情感加在一起是最能夠征服人,感動人心的。

    李捷嘉賓:包括媒體的主流,包括現在兩會,在一線採訪的這些,你看都是咱們新聞媒體人,這都是人,你離了人,你説你技術再強離了人怎麼幹啊?幹不了,新聞不可能自己長上腿,還是要靠人,但是人傳播的遠不遠、強不強,影響力大不大,公信度高不高,這個跟技術手段有關係的。而且我們想一想,這裡面最有活力的是什麼?還是年輕人,我現在老講一句話:“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希望在80後、90後”,我始終堅持這個。包括咱們主流媒體的希望也在80後、90後,要靠這些人,這些人最有活力,最有夢想,才最有創造力,沒有夢想就沒有創造力。這點非常重要。剛才我聽你們楊振武社長跟我介紹也是,咱們很多工作都是靠年輕人來做,而且激發年輕人的活力,這個對我啟發非常大。而且受眾也是人,我説我們不要簡單的理解這個受就是被動的受,其實它是有自主選擇的受,他接受什麼不接受什麼,信什麼不信什麼,他是有自主選擇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各種海量的資訊鋪天蓋地來的時候,那我們這個媒體人怎麼辦,其實他不是被動的,不是我們説什麼他就是一個聽客,他是有自主選擇權的,他不信你根本不選擇你,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就是兩個東西,第一個要講究效果,所以現在為什麼要用網路直播?視頻的直播?而且要講故事,這個道理就在這個地方。

    第二個我覺得要打動人的心扉,這就又落到人上了。真正打動人的心扉的是兩個,一個是靠情感,再一個靠思想。一個是曉之以理,一個是動之以情,其實思想和情感加在一起是最能夠征服人,感動人心的。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謝李社長在人民網演播室和我們一起分享了您在今年對於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的一些解讀,以及您剛剛説到的主流媒體如何更好的發展,傳播主流的聲音,最後謝謝李社長作客人民網,也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下期節目再見。

標 簽:
( 網站編輯:張利英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