涇渭由來兩清濁

——給中國對世界的貢獻算算賬

2018年10月10日 08:30:52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鐘軒理

  中國發展給世界帶來了什麼?這個問題原本不難回答,但近來美國一些奇談怪論甚囂塵上,儼然成了“標準答案”。例如,美國有種説法認為,中國崛起是在搞“經濟侵略”,是在實施“地緣政治擴張”,是在“破壞國際規則”。類似論調在美國由來已久,只不過是一股暗流,如今卻堂而皇之地成為美國官方的説辭。9月17日,美國領導人居然在其聲明中指責中國“對美國經濟的長期健康和繁榮構成嚴峻威脅”。更有甚者,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在演講中妄稱,中國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在過去的25年裏‘我們重建了中國’”。真是天大的笑話!既然如此,就不能不在世人面前認真評評理、算算賬了。這個賬怎麼算呢?首先,可以從推動世界發展的角度,算一算中國做出多少貢獻;其次,可以從促進世界和平的角度,看一看中國做了哪些事;第三,可以從維護國際秩序的角度,評一評中國究竟有沒有破壞國際規則。

  一、中國是全球發展的推動者,而不是在搞“經濟侵略”

  美國指責中國在世界上搞“經濟侵略”,還説自己就是受害者,認為中國“採用了一系列與自由和公平貿易相悖的政策手段……為北京奠定了製造業的基礎,但卻以犧牲其競爭對手,特別是美利堅合眾國的利益為代價”,“中國的這些行為造成了與美國的貿易逆差”,並且口口聲聲“敦促中國改變這些不公平的做法”,為此甚至不惜挑起貿易戰。那現在世界上的損益賬該怎麼算?這得好好説道説道。

  美國認為對華貨物貿易存在鉅額逆差是“吃虧”,受到了“經濟侵略”,還説“吃虧”金額為“2000億美元”。貿易賬不能這樣算。要看到,貿易是相互的,各取所需,你情我願,中國從未強買強賣,也不刻意追求順差。美國對中國有巨大的市場需求,有買又有賣。根據聯合國統計,2017年美國對華貨物出口1298.9億美元,較2001年的191.8億美元增長577%,遠遠高於同期美國對全球112%的出口增幅。這還是在美國嚴格限制對華出口商品種類,有些科技含量都不讓賣的情況下做到的。如果美國肯賣高科技産品的話,還會有這麼大逆差嗎?比方説,美國的福特級航母賣不賣?一艘按150億美元算,賣給中國4艘,馬上就能填上600億美元的逆差。即便不説航母這麼高端的,哪怕美國稍許放寬對華出口限制,貨物貿易逆差也不是現在這個狀態。據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2017年4月的報告分析,美國若將對華出口管制放鬆至對巴西的水準,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可縮減24%;如果放鬆至對法國的水準,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可縮減35%。可見,問題不出在“中國不買”,而出在“美國不賣”。

  何況,還得考慮服務貿易。美國方面統計,2007—2017年,美國對華服務出口額由131.4億美元擴大到576.3億美元,增長了3.4倍,而同期美國對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服務出口額增長1.8倍,美國對華服務貿易年度順差擴大30倍至402億美元。

  實際上,算中美貿易的損益賬,只考慮中美兩國過於片面,因為它是過去幾十年來經濟全球化的一部分,不能脫離全球視角。幾十年來,美國本土的加工、組裝等製造環節向全球轉移,自身保留設計、行銷等服務環節。中國成了全球産業轉移的最大承接地,很多貨物出口都是美國等國家在華生産並“買回去”的。在産品價值鏈中,跨國企業拿到的是大頭,中國企業拿到的是小頭,只是一點加工費、辛苦錢,全算作中國“賺了”顯然不公平。

  中國的發展不但不是“經濟侵略”,反而是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2013年以來,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持續保持在30%左右,始終居世界第一位,2017年更高達34.6%,約為美國的兩倍。中國的發展還給世界帶來更大的市場。2001年到2017年,中國貨物進口平均增速達13.5%,是世界平均數的兩倍;同期中國服務貿易進口平均增速16.7%,是世界平均數的2.7倍。2011年到2017年,中國進口貨物和服務總額佔全球的份額由8.4%增至10.1%,提高1.7個百分點,而同期美國則下降了0.5個百分點。

  在世界上,中國也是就業機會的重要創造者。目前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建設境外經貿合作區80多個,為當地增加了24.4萬個就業崗位。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安永事務所指出,2005年到2016年,中國在非洲創造的就業崗位超過13萬個,是美國創造崗位的3倍多。此外,據國際勞工組織發佈的《中國與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經貿關係報告》,1990年到2016年,中國為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創造了180萬個就業崗位。

  美國國內有説法稱,中國“搶走”了美國人的飯碗,依據是美國有一些工廠轉移到了中國,這是片面的、站不住腳的。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7年發佈的報告指出,中美經貿關係支援了約26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另外,美國波爾州立大學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相比1979年時美國製造業崗位數的巔峰,當前美國的確失去了約700萬個製造業崗位,但其中88%的原因在於工業自動化水準的提高減少了對勞動力的需求,與中國沒有關係。美國企業在哪設廠,從根本上説是由資本的逐利性決定的,不是誰想拉就能拉來的。

  中國的發展不僅沒有“侵略”別人,反而為世界擴大了市場、創造了就業、貢獻了智慧,促進了世界發展,是對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和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強有力的支援。中國的發展,拓展了佔世界總人口80%以上的廣大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肯亞執政黨總書記圖朱感慨地説:“中國的成就在人類歷史上沒有先例,它給非洲人民帶來希望,讓他們感到光明就在隧道的盡頭。”

  中國的發展絕非美國某些政客所言“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而是十多億中國人民辛辛苦苦幹出來的。即便説到對華投資,無論是流量還是存量,美國也不是最多的,更遑論“重建了中國”。據有關統計數據,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華外國投資中,美資只佔到大約7%—10%。相反,美國從對華投資中賺了個盆滿缽滿。

  二、中國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而不是在搞“地緣擴張”

  美國還指責中國搞“地緣政治擴張”,利用所謂的“債務陷阱外交”來擴大影響力。這真是荒謬之極。

  美國副總統在演講中煞有介事地稱,“可以問問斯里蘭卡。它承擔了鉅額債務,讓中國的國有企業建立了一個商業價值令人質疑的港口……它可能很快就會成為中國不斷壯大的藍水海軍的一個前沿軍事基地”。聽聽斯里蘭卡駐華大使卡魯納塞納·科迪圖瓦庫是怎麼反駁的:“如果誰説中國政府給錢把斯里蘭卡拖入‘債務陷阱’,我不同意,這絕對是錯誤的結論”,漢班托塔港的安全事務完全由斯里蘭卡軍方負責,“中國從來沒有向我們提出過任何要求,我們從來也沒有向中國提供過什麼”。實際上,美國二戰後一直將地緣政治作為外交的指導思想,把世界看作玩瓜分地盤遊戲的“大棋局”。在此思維下,美國的眼中只有盟友或對手;基本手段無非是結盟、接觸、遏制、干預乃至戰爭。從北約東擴到印太戰略,無不是美國搞地緣政治擴張的産物。

  當前,不穩定和不確定性正在成為世界和平主要威脅。衡量造成威脅還是促進世界和平,要看是在製造矛盾還是在維護穩定。被美國抹黑為“地緣政治擴張”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已有103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署了118份“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協議,“一帶一路”倡議及其核心理念被納入聯合國、二十國集團、亞太經合組織、上合組織等重要國際機製成果文件。“一帶一路”實際上是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超越零和思維的“大合唱”,是根本不同於地緣政治擴張的國際合作理念。

  在當今世界,中國堅定發揮著和平與安全的維護者作用,以自身發展繁榮維護和平穩定。中國倡導並一貫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是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部隊最多的國家,截至2017年上半年,已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3.5萬餘人次,先後參加了24項聯合國維和行動,被國際社會譽為“維和行動的關鍵因素和關鍵力量”。中國從來沒有為了石油或是資源發動過戰爭,從不使用“邪惡國家”、“失敗國家”、“糞坑國家”這種除了製造矛盾外無助於解決任何問題的詞語攻擊別的國家。

  從內部看,中國是世界主要經濟體中社會治安最好的國家之一,美國蓋洛普公司《2018年全球法律與秩序》調查顯示,中國位居全球最安全旅行目的地前十名之列,並且是前十名中唯一的主要經濟體。而美國社會治安形勢十分糟糕。據權威機構統計,2014年到2017年,美國因槍擊案死傷人數以5%左右的增速逐年上升,2017當年死傷人數達61813人,其中死亡15637人,每天有170人因槍擊傷亡。

  作為“世界警察”的美國,本應以維護和平為最大責任,但所作所為卻一直是在打著“維護和平”的幌子發動戰爭。二戰後,美國已發動或參與世界上30多場戰爭,幾乎每兩年新增一場。美國的好戰成性給世界乃至其本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2003年到2012年,以莫須有理由發動的伊拉克戰爭,直接或間接導致65.5萬伊拉克人死亡,2765名美國士兵陣亡,2萬多名美國士兵傷殘。美國插手的敘利亞戰亂,導致大量民眾流離失所。截至2018年8月,在聯合國難民署登記註冊的敘利亞難民達560萬人,由此形成的難民危機深刻影響世界。美國2001年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已造成超過30萬人傷亡,至今仍是一個“流血的傷口”。

  包括經濟安全在內的新要素已成為世界和平的重要組成部分,降低貿易壁壘才能提高合作水準,從而維護經濟穩定。不斷擴大開放的中國,從未主動挑起貿易爭端,並充分履行入世承諾。中國還加大對發展中成員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成員援助力度,促進縮小南北發展差距。截至2018年3月,已對36個建交且已完成換文手續的最不發達國家97%稅目産品實施零關稅。今年以來,中國再次向全球宣佈擴大開放措施,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在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方面,全領域深度加快開放進程。

  反觀打著“對等開放”旗號的美國,濫用“國家安全”名義,組建了包括情報部門等多部門成員在內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不斷拓展“國家安全”的涵蓋範圍,使“國家安全”成為美國任意阻礙外國企業進入美國的工具。僅在2017年“外國投資委員會”就以“國家安全”名義限制外國公司進入美國市場20多起,其中半數以上為中國公司。中美都是世貿組織成員,經貿上出現一些問題理應在世貿組織框架內解決。但美方卻拋開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根據自己的國內法蠻橫地處理對外貿易摩擦,完全背離了世貿組織的基本原則,違反了美國承諾的關稅減讓和最惠國待遇義務。美國總統在聲明中居然恫嚇中國,“如果中國針對我們的農民或其他行業採取報復性行為,我們將立即展開階段三,對額外大約267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好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

  三、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而不是在攪局

  美國常常指責中國“不遵守國際秩序”,詆毀中國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中國的許多作為都被扣上“破壞國際規則”的帽子,是“修正主義國家”,甚至被説成另起爐灶、另搞一套。

  事實是,中國直接參與了二戰後國際秩序的構建,是聯合國的創始成員國。中國代表董必武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中國自1971年恢復在聯合國及其所屬一切機構的合法席位以來,一直在不斷“加群”,當前中國已加入400多項多邊條約,參加了所有聯合國專門機構和大約90%政府間國際組織,全面融入當代國際秩序。《國際組織年鑒2017—2018》數據表明,中國對國際組織的參與率正在快速接近參與率最高的法、德等國水準,並且增速在主要經濟體中是最快的。多項研究認為, 中國已經高度融入了國際組織體系, 並且是國際秩序的堅定維護者、積極建設者。

  在全球治理中,越來越多的國家希望中國發揮更大作用。近年來,中國提出了共商共建共用的“一帶一路”倡議,創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恰恰是對現有國際秩序的有益補充和完善。中國還相繼舉辦了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等重大主場外交活動,重申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理念,歡迎世界各國搭乘中國發展的高速列車,受到國際社會廣泛歡迎。中國的“朋友圈”正在不斷壯大。

  反觀二戰後成為國際秩序主導者的美國,而今卻在不斷破壞國際秩序,不斷“退群”、威脅“退群”,甚至“廢群”。例如,美國已經退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移民協議、伊核協議等。美國主導的西方七國集團(G7)曾經在全球治理中發揮過重要作用。然而,如今它最受世界關注的焦點竟是其內部分歧。此外,美國還要在西方內部早已形成秩序的汽車、鋼鐵等領域搞“推倒重來”,使歐盟、日本都感到震驚。事實證明,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而美國是國際秩序的攪局者。

  當今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奉行單邊主義、固執零和思維,是沒有前途的。中國人民不是嚇大的,從來不怕鬼、不信邪。不管世界如何變化,中國將堅定不移地與國際社會一道,致力於構建新型國際關係,致力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不要人誇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

標簽 -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藍水海軍,伊核,主場,經濟侵略
網站編輯 - 張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