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理論新視野】促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重大舉措

趙付科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11日下午經投票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其中,將增加“監察委員會”的相關內容。設立“監察委員會”是國家監察體制的重大改革,也是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重大舉措,體現了依規治黨與依法治國、紀檢與監察的有機統一。

【十九大·理論新視野】促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重大舉措

趙付科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11日下午經投票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其中,將增加“監察委員會”的相關內容。設立“監察委員會”是國家監察體制的重大改革,也是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重大舉措,體現了依規治黨與依法治國、紀檢與監察的有機統一。 2018-03-11 22:00:00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11日下午經投票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其中,將增加“監察委員會”的相關內容。設立“監察委員會”是國家監察體制的重大改革,也是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重大舉措,體現了依規治黨與依法治國、紀檢與監察的有機統一。

  一、監察委員會是中國特色的反腐敗工作機構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堅持反腐敗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定不移“打虎”“拍蠅”“獵狐”,不敢腐的目標初步實現,不能腐的籠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壩正在構築,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並鞏固發展。但是,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決不能歇歇腳、鬆口氣,必須要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奪取反腐敗鬥爭的壓倒性勝利。為此,必須要加強反腐敗工作機構的建設,提升反腐敗工作機構的權威性,而組建監察委員會無疑是重大舉措。監察委員會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監察部(廳、局),而是與政府、司法機關平行的一個獨立的國家機關,由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依法産生,並與紀委合署辦公,依法獨立行使監察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同時,監察委員會還大大擴大了監察對象。過去國家反腐敗監督過程有一個大的“空白地”,黨員幹部受黨規黨紀監督,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受行政監察法監督,除此以外,還有廣闊的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地帶,過去的監督是失控的。通過監察法的設立,利用監察法的授權,將對這個空白地帶的公職人員進行監督、調查和處置。這樣,監察委員會的監察對象實現了對黨員身份的國家公職人員和非黨員身份的國家公職人員的全覆蓋。監察委和紀委合署辦公,原來紀委職能達不到的地方,或者無法實施的地方,現在可以通過監察委員會以國家機關的名義依法實施。很明顯,監察委員會是中國特色的反腐敗工作機構。組建監察委員會,釋放出全面從嚴治黨一刻不停歇的強烈信號,展現了我們黨自我革命的勇氣。

  二、組建監察委員會可以增強監督合力

  各地監察委員會成立之前,我國反腐力量呈現出“九龍治水”“各自為戰”的局面,反腐職能分散在不同的反腐機構,並不存在統一的、獨立的反腐敗機構。由於監察機構分散,難以形成合力。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構建黨統一指揮、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監督體系,把黨內監督同國家機關監督、民主監督、司法監督、群眾監督、輿論監督貫通起來,增強監督合力。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重要任務,就是要把所有反腐敗的力量和資源整合在一起,形成新的反腐敗體制。組建監察委員會,各級人民政府中的監察部(廳、局)、預防犯罪局以及各級人民檢察院的反貪、反瀆和預防職務犯罪部門轉隸到各級監察委員會,成為各級監察委員會的內部職能部門,形成了統一集中、權威高效的反腐敗體制,實現了黨紀處分、政紀處分和刑事處罰的無縫對接。這樣,不僅大大提高了監察的效率和權威,同時由於監察委與紀委合署辦公,又可以保障黨的政治核心地位的確立和對國家監察工作的監督,達到了“紀檢”與“監察”的雙輪驅動。

  三、組建監察委員會可以實現黨的自我監督和人民監督的有機結合

  十九大報告指出,增強黨自我凈化能力,根本靠強化黨的自我監督和群眾監督。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通過嚴格問題線索管理流程、加強內控機制建設、規範監督聯繫制度、一案雙查、借助科技手段,創新內部監督方式等措施,集中力量解決“燈下黑”問題,移交司法機關處理的有十幾人,紀律處分的幾十人。我們黨採取的這一系列反腐敗措施,其實就是黨的自我監督。離開了共産黨的自我監督,就無法徹底剷除腐敗。打鐵必須自身硬。只有解決好自我監督問題,才能更好發揮監察委員會的監督功能。但是,監督者如果只有自我監督還不夠,還必須與外部監督結合起來。組建各級監察委員會,並使之與各級紀委合署辦公,就很好地解決了監督者自我監督和外部監督相結合的問題。國家監察委員會成員由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或者任命,人民代表大會可以質詢、罷免、監督監察委員會成員。監察委員會由人大産生,對人大負責,接受人大監督,這是把黨的監督和人民的監督有機結合在一起的重要方式。作為合署辦公機構,紀委接受上級黨委、上級紀委的黨內監督,監察委員會接受人民代表大會的監督,本質上它是一個權責一致、接受監督制約的機構。監察機關辦理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案件,應當與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執法部門互相配合,互相制約,這有利於把監察委員會的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讓權力在陽光下運作,防止其濫用權力。

  (作者:山東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

標簽 - 監察委員會,憲法,從嚴治黨,依法治國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評論 登錄新浪微網志 @求是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