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農村産業融合發展路徑

2018年10月11日 14:39:45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單麗卿

  20世紀90年代,日本學者今村奈良臣提出了“第六産業”的概念,強調在第一産業的基礎上,向第二和第三産業延伸。第六産業,即“1+2+3”,後期又提出“1*2*3”,更加強調三個産業之間的融合與協同發展。第六産業的發展思路,核心是通過農産品的深加工以及農村服務業的發展,提高農業的附加值,從而增加農民的收入。倡導發展第六産業成為日本農村發展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

  日本第六産業的發展思路強調了農業的基礎性地位,農村産業佈局的主導思路是拓展和延伸農業産業鏈,使農業成為一項綜合産業。國務院辦公廳發佈的《推進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拓展農業多種功能,大力發展農業新型業態,在地方層面也涌現出很多具有創新性的探索和實踐。産業融合主要體現在兩個維度:縱向和橫向。縱向融合,也叫縱向一體化,主要將農業從生産拓展到加工和銷售領域,實現産前、産中、産後三大部門的一體化經營。在我國中西部地區的農業産業扶貧實踐中已經體現了類似的發展思路,比如政府鼓勵農民專業合作社開展農産品加工、參與打造區域公共品牌,旨在打通生産、加工與流通環節。橫向融合,或者叫橫向一體化,則重在農業與其他産業之間的深度融合,比如農旅結合、康養産業。

  當然,規劃農村産業佈局必須充分考慮到區位、自然條件以及其他各項資源稟賦。日本在第六産業化的過程中,結合長期的農産品本地化政策導向,強調“地産地消”的原則。而中國國內農産品消費市場更加廣闊,並且地區差異顯著,應該鼓勵多樣化、地方化的探索。

  城鄉融合:充分發揮農村生態優勢

  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本質上就是要推動城鄉融合發展,構建一種新型城鄉關係。在産業融合發展的背景下,農村不再被簡單地定義為城市的糧倉或者菜籃子,應該看到農村在培育新型業態方面的潛力。尤其是對於一些山區農村來説,如何發揮和利用生態優勢成為産業融合發展的關鍵。

  在城鎮化發展的早期階段,城鄉關係主要表現為城市對農村資源的汲取,比如對農村勞動力的吸納、城市區域向農村的擴張。但是,城市主導的發展邏輯也會導致農村“空心化”或者“過疏化”,城鄉差別也會引發一些社會層面的問題,並最終制約整體的發展進程。日本和南韓在城鎮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時候,都開始推動城鄉關係的調整,重視鄉村發展問題。當前,推動農村産業融合發展是基於對新時期城鄉關係的重新認識。因此,除了強調城鄉資源配置和公共服務均等化的維度之外,更應該看到城鄉發展在要素上的互補與協作的可能性。城市為農村提供了廣闊的消費市場,而農村産業發展也需要外部的資本、技術和人才的輸入,鄉村振興並不是單純依靠城市的反哺,更重要的是建立彼此之間的協作機制,打破城鄉邊界。

  現階段城市消費所呈現的一些新特徵也為農村産業融合發展提供了新的契機。從各地的實踐來看,農村的三種新型業態呈現出了巨大的發展活力。

  一是依託農業的觀光、採摘體驗遊。隨著城市生活水準的不斷改善,居民對農産品的安全與品質提出更高的要求。這就推動了農業朝生態化、農莊化的方向發展,並催生出一些主打農事體驗的新業態。觀光、採摘農業拓寬了農産品的銷路,也極大地提升了其附加值。

  二是以自然觀光、度假為主的民宿産業。城市居民的休閒旅遊需求不斷提升,越來越注重升級型、個性化的旅遊産品。生態環境良好、靠近城市的村莊成為理想的短途旅遊目的地。例如,浙江的鄉村民宿就呈現出了良好的發展態勢,一些村莊利用自身資源,結合外部資本,打造出了個性化、特色化的旅遊度假産品。

  三是依託氣候、生態條件的康養産業。在人口老齡化的背景下,養老産業呈現出巨大的潛力。農村的青山綠水成為最大的資源,能夠滿足城市老人養生和休閒的需求。一些海拔相對較高的山區農村,可利用自身氣候條件的優勢,打造季節性養老服務。相比于走高端、個性化路線的民宿,季節性養老提供一種更加平價的體驗,普通村民更有可能成為經營和服務的主體。

  上述三類農村新業態之間也呈現相互融合的趨勢,農業和生態資源是産業融合的基礎條件。農村産業佈局和發展需要緊盯城市市場的新需求,將城市人的鄉愁轉化為農村産業發展的新機遇,這也是青山綠水轉變為金山銀山的重要突破口。

  經濟社會融合:夯實産業發展的社會基礎

  鄉村振興為農村産業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戰略機遇,與此同時,融合發展也對人才、資本等要素提出了新的要求。各地在農村産業發展方面做了多樣化的嘗試,也打造了不少成功的樣本。以浙江文成縣為例,當地涌現出了主打民族文化的讓川村、文旅融合的武陽村等案例。發展態勢良好的村莊往往存在一個共性的因素:村莊內部比較團結,村委發揮重要作用。並且,與同類村莊相比,走在發展前列的也往往不是資源稟賦最好的。這就意味著農村的産業融合發展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技術或者經濟問題,各種社會因素也起到關鍵作用。但是,在農村産業發展的實踐中,社會建設仍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因此,在推進農村産業融合發展的進程中,必須重視社會建設問題,夯實産業發展的社會基礎。社會建設助力産業融合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幫助凝聚發展共識,促進要素集聚。當前農村正處於産業發展的機遇期,但要將機遇轉換成發展的現實,仍然面臨著一些問題與困境。農村的産業融合發展不應局限于農村內部的資源,而是需要培育新型業態,引入外部的技術、人才和資金等發展要素。但是,一方面外部資源進入農村可能遭遇到一些阻礙,另一方面又要警惕資本對社會的侵蝕問題。社會建設的作用在於,強化農村內部的團結,建立與凝聚農民對於村莊産業和未來總體發展的共識,進而增強村莊集體行動的能力。當發展機遇出現的時候,更有可能以集體的方式與資本進行協商和議價,既降低了資本進入的交易成本,也有助於雙方形成更加對等和公平的合作。舉例來説,涉及土地流轉的問題,企業單獨跟農戶打交道往往面臨著更高的風險和不確定性,通過村集體仲介則能夠達成更穩定的協議。

  第二,構建利益分享機制,增強産業發展的可持續性。可持續性一直是農村産業發展面臨的重要問題,有的項目剛展現出發展潛力,就因不同利益主體之間的矛盾而折戟。資本在投入初期承擔了風險,會要求相應的回報;而農民也同樣要求分享發展的收益,在項目效益顯現之後,可能會産生農民撕毀最初的土地流轉協議、要求增加租金等問題。類似現象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結果會讓雙方都遭遇損失。從社會建設的視角來看,解決方案的關鍵在於構建一種利益分享機制,使得各個發展主體之間的關係得到調整。當前,政府大力發展各類經濟性的仲介組織,應該將這樣的思路拓展到社會領域,不斷強化農民的內部團結,同時引入社會性仲介組織促進農村産業發展進程中的利益調整,從而構建一種合作共贏的局面。

  (本文係杭州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課題“西部農村的貧困治理問題研究”(2018RCZX04)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杭州師範大學政治與社會學院)

 

標簽 - 農村産業,産業融合,融合發展,發展要素,發展主體
網站編輯 - 師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