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護理,摸索中起步

2018年07月11日 10:03:14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龔仕建 魏同奐

  開欄的話

  進入老齡社會,登門入戶的護理服務成為許多家庭的需要。而“網際網路+醫療”的興起,護理資源下沉的改革,給滿足這一需求帶來曙光。部分省市已開始嘗試護士多點執業、共用護理服務等。相關探索,現狀如何?應該如何規範管理?

  本版即日起推出“關注護士到府”系列報道。本期,記者走訪服務使用者、服務提供者、平台方和主管部門,聚焦陜西西安市共用護理的探索情況。

  輸液地點,從醫院挪到家裏,一個電話,就能讓護士到府服務……依託共用經濟的浪潮,共用護理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這一新型服務被人們稱為“共用護士”,讓醫院和家庭的場景切換成為可能。

  單車可以共用,房可以共用,但是當閒置資源由物變成人的服務時,人們是否能夠接受?日前,記者在西安調查時發現,“共用護士”平台很多,用戶也不少。對於這一共用浪潮,人們大多持寬容、期待的態度。

  市民

  費用多一些

  效果還不錯

  “註冊完成後,可以根據定位,看到距離自己最近的護士資訊,包括就職醫院、從業時間等。不同的護士,會提供不同的服務項目。界面上,會顯示護士的空閒時間,供用戶進行預約。操作起來挺簡單的。”近日,預約了“共用護士”到府服務的西安市民李女士介紹。

  除了自主選擇護士進行預約之外,用戶還可以首先選擇需要的服務,再通過“共用護士”平台發佈訂單,由護士搶單。在確認訂單前的最後一欄,要求患者上傳就醫證明照片,其中包括病歷、診斷證明、藥品處方、藥品照片等。

  “共用護士”的收費情況如何?李女士這次叫“共用護士”,花了168元,比平時在醫院輸液的花費,要多出一截。但是,考慮到打車往返還需要近30元,加上排隊所耗費的時間、精力,這麼算下來,李女士覺得“共用護士”的收費還算合理,可以接受。

  “起初不放心,怕不夠專業。但接受服務後,感覺效果不錯。”李女士説,“我這個病,藥物比較簡單。要是遇到容易引起過敏的藥物,出於安全考慮,她們也不會給你提供輸液服務的。”

  護士

  患者挺需要

  困惑也不少

  要想成為一名“共用護士”,需要上傳自己的護士執業證、身份證等相關資訊。經過後台審核後,才可以上崗。

  去年底,護士小孔在同事的介紹下,註冊成為一名“共用護士”。“本來只是好奇,想註冊了看看。讀了新聞報道,才知道已經有不少人在從事‘共用護士’了。”

  “對於‘共用護士’,西安市內的需求量還是挺大的。比如,現在不少人在做試管嬰兒,要連續打一個月的黃體酮。在醫院和家裏來回奔波一個月,很多人都受不了。‘共用護士’到府服務,就能解決這一問題。”小孔表示,這種模式對患者來説,減少了奔波的麻煩,改善了在治療過程中的體驗;對護士來説,所執行的工作風險相對較小,醫患關係也相對融洽,還可以利用自己的閒暇時間來增加收入。

  談到問題,小孔直言,雖然在搶單之前,應用後台會審核用戶上傳的病歷、醫藥資訊等,從而判斷患者的情況是否適合護士到府服務,但現階段,還缺乏相關的監管。另外,自己作為女性,從事到府服務也有些擔憂。為了安全起見,自己每次到府,都會提前給家人發送定位。再者,如果醫院臨時要求加班,她當然還得以醫院為主,這就難免影響到已和她約好的平台上的患者。

  護士註冊成為“共用護士”,醫院是否知情?小孔表示,“不敢把這個事情放到明面上來。”據了解,醫院雖沒有明令禁止,但護理部的管理人員跟護士都打過招呼,“因為在註冊‘共用護士’時,要提供挂靠醫院的資訊。醫院擔心,護士到府服務時發生醫患糾紛的話,院方恐怕要擔責。”

  採訪中,一些業內人士也表達了擔憂:一方面,目前從事到府服務的“共用護士”多為年輕女性,人身安全方面,由誰來保障、負責?另一方面,由於大多數“共用護士”是私人註冊,其挂靠的醫院並未直接參與,若出現醫療糾紛,又由誰來負責?此外,到府護士若因自己所在的醫院臨時加班而取消訂單,消費者的權益又該如何維護?凡此種種,皆有待明確的規範。

  管理部門

  市場很巨大

  管理需規範

  當前,老齡化形勢嚴峻,社會對新形式的養老和醫療有極大需求。

  在此背景下,國務院辦公廳在今年4月出台了《關於促進“網際網路+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其中提到要健全“網際網路+醫療健康”服務體系,鼓勵醫療機構應用網際網路等信息技術拓展醫療服務空間和內容;完善醫師多點執業政策,鼓勵執業醫師開展“網際網路+醫療健康”服務。

  1月,陜西省發佈了《陜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支援社會力量提供多層次多樣化醫療服務實施方案的通知》,提到要推動多元化專業化服務發展,鼓勵社會辦醫療機構創新就醫流程,為患者提供遠端會診、導醫陪護、家庭病房等個性化服務。

  “‘共用護士’是需要規範和引導的。”西安市衛計委醫政處副處長蘇星表示,“共用護士”的確為老百姓帶來了便利。目前,西安市已有不少醫護人員註冊成為“共用護士”,用戶數量也不少。儘管“共用護士”作為一種新興事物,有著廣闊的發展前景和巨大的市場需求,但到目前為止,國家層面對於“共用護士”還沒有明確的規範。

  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理部主任辛霞表示,在國家沒有出台相關政策與法規之前,醫院基本上對“共用護士”採取觀望態度。相較于國外已經成熟的“到府醫護”體系,國內目前的“共用護士”服務在資費方式、執行內容、責任判定等方面,都沒有具體的規定與要求。此外,很多平台運營者的醫療專業程度也難以確定,他們對風險的預估難免有失準確。這些因素,使得“共用護士”這一新事物在破土而出、蓄力發展的同時,也埋下不少隱患與風險。

  “金牌護士”是一款“共用護士”APP,CEO丁少磊在採訪中表達了作為運營方的建議:希望政府可以為運營方發放相關資格牌照,從而規範具有線下醫療機構支撐的遠端醫療。此外,他認為“共用護士”服務可以在政府的監督下,在行業協會的指導下,由企業參與,儘快出台統一的規範,讓運營方有標準可依。從企業自身生存、盈利的角度,丁少磊還談到,希望獲得政府指導,同醫院形成醫聯體,在患者出院後,可以由平台來做延伸服務。

  “共用護士”的發展前景怎樣?業內人士認為,僅憑市場巨大的需求,不能決定其最終的走向。平台和個人,也不應該認為存在市場需求就可以暢行無阻。只有實現了規範化、合法化,“共用護士”才能走得更好,走得更遠。

標簽 - 護理服務,共用護士,醫療糾紛,患者
網站編輯 - 師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