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齊科技創新的社會短板

2018年06月13日 09:30:30
來源: 學習時報 作者: 趙晶

  近期中興通訊被美國商務部制裁的消息激發了全民對於中國科技創新的普遍關注。最終結局無論如何,但無疑高度凝聚了新的社會共識:在有關國計民生的關鍵技術和關鍵環節上,中國必須堅定不移地進行自主創新,借此建立起獨特的資源優勢。事實上,堅持自主創新也是我們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邁向中國製造2025的應有之義。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積累的社會財富,不斷提升的科技和教育水準,以及高科技産業的發展已經為接下來的創新奠定了物質和文化基礎。全面地看,創新是一個包含基礎研究、工程開發、商業實踐、社會接納等四個過程的長鏈條。這個鏈條緊密地嵌入在社會中,所以創新實際上是特定時期特定社會條件的一種反映。今天我們討論創新問題,既要關注技術層面和經濟層面的要素,又要關注包括觀念、網路、制度和政策等社會層面的要素,補齊創新的社會短板。

  重塑尊重知識與理性交流的社會觀念

  對於基礎研究而言,最不可或缺的是傑出人才。他們對於事業的極端熱忱是推動科學發展的核心要素。要激發和保護這種熱忱,在財務回報上給予傾斜是必要但不充分的,更為根本的是為他們提供價值感和尊嚴。要塑造這種價值感和尊嚴,我們必須反思彌散在日常生活中的基礎性社會觀念。今天尤為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性的反智主義傾向。當知識不再被尊重,邏輯和思維被扭曲和偏激性地解讀時,科學家的正常對話無法展開,他們的成就感會受到很大影響。科學本身從不假定自己擁有真理,而是在不斷的批判和對話中迫近那些自然和社會的基本規律。這一過程需要相互尊重與理性交流的社會氛圍,通俗的説,是日常語言中頗為平凡的逢事“講理”。

  塑造尊重知識和理性交流的社會觀念,首先需要形成一個開放對話的公共輿論空間。在今天的社會,不同的主體因為其行為、動機和理解上的差異,很自然地會形成不同的話語和表達。良好的公共輿論空間允許各方在合理合法的範圍內公開討論,差異性不應該被看作矛盾,而應該被看作形成共識的必要過程。放下偏見進行討論,即使沒能達成共識,也可以産生出足夠的善意。其次,政府和社會應該通過更多的有意義的儀式、符號和故事來確認和宣揚科學家的工作。今天中國最具有符號意義的科學家袁隆平的例子就充分説明瞭這一點,他的工作被人們欣賞和討論,這意味著社會對於科學工作價值的認可,他的故事激發了無數人願意為基礎研究作出奉獻。

  利用異質性社會網路的資訊優勢

  工程開發是對基礎研究的利用和再發展,這需要將科學發現和技術可行性結合起來。在這一環節中,最大限度地利用社會網路所帶來的資訊優勢非常重要。不同於基礎研究,工程開發者的研究對象中包含著現實的人力、財力和物力約束。最有效地整合這些資源需要綜合多方面的資訊,而這些資訊則經常來自人與人形成的社會網路。除了資訊功能之外,社會網路也擁有信任功能,即人們通常出於信任,願意與自己熟識的人進行互動並産生更多的協作和交易的機會。但需要注意的是,信任功能和資訊功能經常是此消彼長的關係,當雙方的互動增多,信任提升時,兩個人所擁有的資訊就會越來越相似。如果創新開發者永遠只和同一群人互動,雖然他們更容易彼此相信,但他們能帶給彼此的有差異性的資訊會越來越少。組織被約束在自己的小世界裏,難以迸發出新的創新方式。

  突破社會網路對於企業和人的束縛,需要企業管理者和組織成員主動跨出當前網路的範圍,尋找機會拓展異質性網路。異質性網路的建立要求個人尋找與自己差異較大的個體,並與之産生互動。在不同觀念和行為方式的衝突和調整中,企業組織能夠發現更多的可能性,更有效率的資源組合方式,從而促成創新的萌發。建立起異質性社會網路之後,弱連帶是經常被忽視的但又有巨大潛在價值的資源。因為弱連帶的雙方互動頻率較低,産生的信任較少,人們通常認為這種社會關係並非是可以“使用”的資源。但也正是因為這種低互動的特徵,造成了雙方擁有了很多異質性的知識和經驗,從而提供給人們巨大的資訊優勢。

  塑造“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制度環境完成了工程開發的創新成果,通常需要進入市場實現其經濟價值。此時企業的創新不僅包括産品的創新,也包括商業模式的創新。商業模式本質上是企業運用內部資源和流程來呈現其産品,並通過實現客戶的獨特需求,為自己獲得收益。這個過程都是建立在制度環境基礎上的。對於制度環境的塑造,我們的政府和社會應該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原則。

  “有所為”首先強調我們要充分認識到市場在實現創新成果上的某些局限性,並利用有效的政策進行調整。市場機制在航空航太、教育、通信、醫療等部門的創新經常是無效的,因為其公共品的屬性,企業無法承擔如此長週期高風險的投資。公共政策上,需要理順政府—企業—學校—科研機構四方的關係,扶植關鍵技術的持續投入。“有所為”還體現在對於創新産品市場規則的確立上。資訊的高速流動加上中國企業傑出的學習能力,創新的産品和商業模式極容易被模倣,並將企業引向所謂“超競爭”。如果沒有形成有序的市場規則,進行創新的企業很可能無法獲得應得的回報,從長期看,這將非常不利於激勵創新。

  在塑造制度環境時,“有所不為”同樣非常重要。創新過程通常意味著對原有經濟和技術慣例的背離,一些最成功的創新甚至是“顛覆性創新”;制度環境則反映了常規化的行為過程,它本身就會對經濟的創造性和靈活性産生約束,所以這兩種力量之間存在著張力。特別需要我們反思的是人們似乎對於“制度”産生了某種迷思,認為制度是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理性工具。但對於創新而言,過度冗雜的制度可能會窒息企業的活力。一個良好的制度環境,應該避免這種過度制度化的傾向。

  用好政策,促成社會對創新的接納

  從基礎研究到工程開發,再到創新成果在市場上得以實現,創新的過程還沒有結束。因為創新不僅是一种經濟進步的力量,還是一種社會再組織的力量。比如打車軟體的出現,對原有的計程車市場的公司和人員造成了非常直接的壓力,甚至引發了較大的衝突和爭議。創新對於原有社會秩序的衝擊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網際網路技術和人工智慧的發展,在增強組織柔性和個性化的同時,必然地會帶來對所替代職業的衝擊。今天無人駕駛技術在很多國家遇到的困難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大量的駕駛員如果被直接替代,他們將如何找到新的職業,重新融入經濟秩序中。如果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因為失業帶來的社會問題將直接改變公眾對於創新的接納。

  如果能夠制定有效的政策並付諸實踐,我們能夠在很大程度上緩解創新對於社會原有組織秩序的衝擊。首先,我們應該探索一種能夠容納更多就業的新的組織形式。向服務業轉型已經在一些發達國家獲得證明是一種可行的方式。但由於科技進展速度的加快,單一的手段可能不足以應對即將到來的挑戰。其次,通過教育和培訓積累面向未來的人才是一個基礎但重要的手段,尤其是在終身職業很可能不復存在的情況下,政策指引下的教育體系需要培養出能夠快速學習和適應新環境的人才。最後,通過對政策的正確運用,對因為他人創新而進入調整期的企業和個人提供務實的社會支援,形式既包括社會保障等維持性要素,也包括教育和培訓等發展性要素。總而言之,在確保創新能夠為社會總體上帶來福祉時,確保受損的社會成員能夠獲得新的社會機會。

 

標簽 - 制度,基礎研究,制度環境,有所為
網站編輯 - 師榕